笔趣阁 > 农门娇娘种田记顶点小说 > 第12章绣成
    方便面调料包里有香酱包,里边是有油脂的,粉末调味包也有增加香味鲜味的的成分,还带着盐分,所以滋味是足够了。

    面片是白面加了粗粮面粉做的,所以口感虽然比不上白面但是填饱肚子足够了,李家一家子吃的十分满足,田恬也不会嫌弃,因为对于李家来说这样的晚饭已经是种奢侈。

    田恬下午从李大婶口中得知他们一家的日常开销后就知道,他们一家其实日子过的紧巴巴的,都刚刚好而已。

    能为了她超出预算添了细粮,当真足够对她上心了。

    田恬觉得自个得努力才是,帮助这一家子过上好日子。

    至少三餐不用愁,能吃饱穿暖,生病不怕看不起大夫就成。

    决心伴随着食物进了肚子,冷冷的空气中吃着热乎乎的食物,简直不要太幸福。

    一家子吃饱喝足后,李大婶抢先收拾东西去洗了。

    田恬就上楼把那些方便面袋子还有她的一次性内裤拿出来,想了想,忍着脸上爆红的羞耻感,将一次性内裤塞到方便面袋子里边,再一层一层的用方便面袋子装起来,最后才带到楼下扔进火堆里,见被火焰吞噬掉,这才放下心来。

    这会儿李大婶把热水烧上,笑道:“这俩日怕是又要降温了,我烧点热水,大家都擦擦身子,也舒坦点。”

    田恬正好想洗洗,就是不好意思问,这会儿倒是及时雨,所以连连点头道好。

    这里条件不允许,洗澡怕是不能的,就只是装小半桶兑好的热水,李大婶帮忙提上楼上,田恬就着这个擦洗一下身子。

    如今看着似乎要变天,衣裳总觉得不好干,衣裳也就不能常常换了。也得亏没干啥衣裳都不脏,冬天也没有出汗,还算能忍。

    田恬擦洗完,李家一家子也是如此,一人一锅热水兑点冷水,全家擦洗一下,还换了衣裳,小春花昨日就没换。

    洗漱过后,温度已经降下好几度,愈发冷的慌。

    李奶奶已经睡着了。

    田恬和李大叔李大婶道晚安,接着就跟小春花还有李天昊上楼睡觉。

    加上她带来的这床棉被,夜里突袭的寒潮总算没有伤到俩孩子,田恬夜里把小春花搂紧,再把李天昊也拉过来些,替他们把被子盖好。不然生病了可怎么办?

    于是俩孩子迷迷糊糊的倒是没有清醒,暖暖的一觉睡到了天亮。

    李天昊醒来的时候还有点迷糊,但坐起来蒙了一会儿后,突然看向左侧只露出个发顶的田恬,想起昨夜里的动静,他抿了抿嘴,又松开,轻轻道了声谢,也没有人能听见。

    起身后又礼尚往来地替田恬和小春花盖好被子,这才下楼忙活去了。

    田恬一觉醒来,楼上又只剩下自己一人,不过当真是冷啊。

    哆哆嗦嗦地穿好衣服,拿上洗漱用品接着就下楼了。

    “婶子早上好!”

    李大婶这会儿正忙活着,吊锅里传来食物的香味,听见田恬起床,也笑着招呼道:“早啊,你起啦!”

    “嗯,起了的,叔和小天还有奶奶春花又出去了?”

    “是啊,估摸着差不多也就回了。”

    李大婶今日穿了件厚实一点的外套,不过也打着补丁。

    田恬看着吊锅里边依旧煮着一锅南瓜,旁边贴着一圈饼子。

    “这天倒是冷的慌,晚些时候再冷些,木炭又是一笔费用。”

    李大婶搓搓手,看着天井上方有点雾蒙蒙的天空叹道。

    “没事儿,我抓紧些绣,多做一些绣活儿,多少也有点银钱贴补一下。”田恬刷着牙含糊道,牙膏只有这些,也不知道够她用多久,她得想法子赚钱才是。

    如今她唯一能下功夫的就是绣活儿。

    这是她还算拿手的技能点之一。

    李大婶只是点头笑,接着招呼田恬洗漱后就先吃点东西。

    田恬忙应好。

    不多久时,李家一家子也回来了,吃点粗粮锅贴,再喝点热热乎乎的南瓜汤,田恬照旧往里边添了点红糖。

    红糖养身子,多少对他们有点好处。

    若不是李大婶早起做好早饭,田恬还想吃方便面呢。

    简单吃过早饭,李家一家子就各忙活各的去了。

    田恬也接着和李大婶还有小春花做手工,三人围着火堆的余温坐着。

    比较暖和。

    李奶奶依旧摸索着擦洗东西,劝也劝不动,老人家就是歇息不下来。

    田恬抓紧着要将手中的团扇绣品绣好,一时间小屋子里十分安静。

    临近中午时,田恬的红梅枝丫也已经绣好了。

    李大婶拿在手里连连惊叹,道:“乖乖,可了不得!真好看!跟人活了似的!比咱们城边上的梅花都好看!”

    田恬正担心这边没有梅花呢,听见李大婶这么说也就放心了。

    小春花也哇哇叫,夸道:“田恬姐姐最厉害了!”

    田恬只是笑。

    李大婶道:“赶明儿我就将家里这些个绣活络子带上,去店里问问这团扇的价钱!”

    田恬哪有不答应的,忙道:“诶,婶子您看着办就成。”

    李大婶正欢喜着,不停地打量着圆绣框上的绣物,真真好看。

    这时突然外边响起敲门声,将屋子里的几人都惊一跳。

    李奶奶在那边擦东西,就先说话,颤颤巍巍问道:“是谁啊?”

    外边传来一个妇人的声音,有些拘束,觍着脸道:“李家奶奶,是我,吴老二家的。”

    李奶奶跟反应迟钝似的,慢悠悠回头看一眼田恬这边,然后拉长音:“哦...”的一声。

    李家大婶朝李奶奶使眼色,让她先别开门,接着让小春花带着田恬先上楼,田恬连忙轻手轻脚和小春花上楼去。

    李奶奶这才慢腾腾地开门,门外吸着冷气直跺脚衣着单薄的妇人见状赶紧搓手觍着脸笑,又挽了挽额边的碎发,道:“李家奶奶,李嫂嫂在不在呀?我是来找李嫂嫂说说话的。”

    李奶奶点点头,笑呵呵道:“在呢,在呢,正做活儿呢。”

    话落就让出位置,让这位妇人进门。

    这边李大婶也才发现有人进门似的,招呼道:“哟!吴家嫂嫂来啦?快坐快坐,这天可冷的慌。”

    吴二嫂这次拘束地点点头,笑着度步过来了。

    楼上田恬已经从小春花口中得知,她说这位婶子铁定是过来借钱或是借粮食的。如今这年头日子不好过,所以倒也是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