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娇娘种田记顶点小说 > 第8章绣活
    田恬摸了摸她的发顶,惹她直往田恬身上靠,这两天的日子太好过了,小春花吃着甜甜的水果糖,觉得自个像是在做梦一样。

    这边李大婶连连惊叹,夸道:“孩子啊!你这绣活做的比婶子好多了!我绣这么一张帕子也就换个一二文钱,你这条帕子少说也能四五文钱!”

    小春花很捧场地抬头笑眯眯道:“甜甜姐姐真厉害!”手上动作也不停,不过很快就又低头忙活了。

    “那真是太好了!我正愁不知道怎么帮忙呢,绣活我还是能做上一点的,就是做的慢了点,要不嫌弃,婶子您下回可以多带些帕子回来,我帮着您绣!”

    田恬笑着说,而后继续从小箩筐里边找帕子和绣线,结果李大婶却欢喜道:“孩子你绣没绣过扇子?就那种团扇子!若是绣的好看,这个价钱可不低!”

    田恬想想,又道:“没绣过,但我猜想应该也差不多,就构图可能得排一下,适合团扇上的图形就成!”

    李大婶惊喜道:“诶!是是是!就是这个!我看你这蝴蝶颜色也搭配的好!可见你眼光好!婶子就搭不来你这样的!”

    李大婶说完后又急道:“孩子你等等,我去给你找那布料,我从前想接过这活儿,就是怕做不好,迟迟不敢绣!如今倒可以让你试一试!不成也没事儿的!”

    田恬笑着点头应好。

    李大婶放下手中的东西,就又跑到身后的木板床旁边的小柜子里翻东西里。

    田恬不好多看,便收回视线,正巧瞧见小丫头正专心致志地开始打络子,看着她熟练的手法就知道她肯定常常打。

    “小春花啊,你这打一个络子能得多少钱啊?”田恬有点好奇道。

    “打十个才得一文钱呢!但是我打的快!一天下来可以拿这个数!”小春花伸出她的一只小手,比出一个ok的手势。

    “三文钱?”田恬笑道。

    小春花含着糖果点点头,笑眯眯地模样很讨喜。

    “真厉害!”田恬又夸了一句,她看她打的络子也不是很容易的那种,一个就需要挺久的,一天打三十个也挺费劲儿的。

    小春花只笑呀笑,田恬看着也跟着笑,这丫头真挺讨人喜欢的。

    “孩子啊,来,给你看看,你尽管往上边绣就成!不怕事儿啊!”

    李大婶拿着一个圆绣框过来,里边是有点通透的白色布料,看着像是丝绸?一看就不便宜,估计是贵吧,所以李大婶才不敢往上随意绣,怕糟蹋了好布料。

    田恬觉得有点压力山大,但不是不可以一试,于是笑着接过来:“诶!我尽管试试!”

    李大婶也点头道:“你放宽心绣就成!”她其实是相信这孩子的!

    田恬点点头,低头凝神开始琢磨要绣什么绣物。如今正入冬,冬天有什么东西呢?团扇又是姑娘家用来把玩的小玩意儿,也是图个好看,不然大冬天的拿什么团扇?

    最终决定的是绣一个梅花枝丫,从圆绣框的右上方透出来,再绣几朵含苞待放的红梅,意境就很不错了!

    田恬满意地点点头,开始寻找绣线,枝丫和红梅的线。

    等选好线再将一股一股的绣线分线,接着开始穿针。

    李大婶悄悄留意着,看着她这有条不紊地准备工作,光看着就够赏心悦目的,心里连连感叹,只是可惜这么一个好姑娘偏生莫名其妙来到他们这遭难,当真造孽哟。

    李大婶连连叹道,见田恬专心,倒也不打扰她了。

    三人专心做着,李奶奶从外边捡了一些菜叶子回来,见状笑呵呵地也没打扰,悄悄到天井处放下挎篮把菜叶子洗干净。

    他们虽住在城边上,可旁边田地还是稀缺,没法种菜。而日日买菜花销大,家里天井处种的也不多,所以李奶奶会去早市过后,去那边捡一些别人不要的菜叶子。

    田恬他们专心干活入神,一时倒也没发现,李大婶见婆婆回来,心里大惊,怒骂那俩粗心大意的父子,居然忘记关门了,于是连忙度步过去落下门闩。

    李奶奶瞧见,一副恍然大悟,她说她进来时怎么像是忘记什么了,原来是门没有锁上,嘴上嘀咕两句:“这俩缺心眼儿...”

    李大婶听见婆婆这嘀咕的模样也是笑,然后低声道:“娘您没事儿就歇息着吧,那些一会儿我来弄!”

    李奶奶摇摇头,小心看一眼那边的田恬和小孙女儿模糊的身影,道:“没事儿,你忙你的,我老婆子还能动,不碍事儿,去吧去吧...”

    老婆子知道自个老了不大中用,但也不愿意拖累儿子一家,所以尽可能的帮忙做点什么,怎么也劝不动。

    李大婶答应,然后过去一并坐下接着忙活。还是缺银子啊,有银子就不用这般了,老人家老了还日日去落脸子去捡东西。

    李大婶想着手下动作就愈发快了起来,没办法,这世道容不得她多想什么,即便大闺女没了,也容不得她过多伤心,因为她还得活着,哭闹伤心伤身费气力,她还得存着些力气赚钱,养活剩下的俩孩子和年迈的婆婆呢。

    田恬这边专心绣着红梅枝丫,每一个走向都很重要,绣不好就显得死板了。而且绣到红梅处还得换线,若是先绣枝丫再绣红梅也很突兀,得融合着绣才自然。

    专心做事情时间过的总是很快,田恬活动筋骨才看向四周。

    李大婶还在低头绣着手帕,小春花也全神贯注地打着络子。

    倒是李奶奶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

    田恬总算明白李家为什么这么贫苦但卫生却是做的十分好。

    那边年迈李奶奶佝偻的身子,估计眼睛也不大好,但还是拿着一块破布头,沾湿着擦拭着承重的木柱子。

    田恬还看她眯着眼睛拿起扁担细细看着,然后才用布头擦拭。

    嘶...

    这老人家的爱干净程度让她都觉得自愧不如。

    田恬连连感慨,又低头看一眼她手上的小圆绣框,梅花枝丫才绣了不到三份之一,她也明白自个的缺点,虽然不少人夸她绣的好,其实她的动作很磨蹭。

    对比李婶子,她的速度就要慢好多了。

    嘛~不过东西可以慢慢来,饭却是不可以不吃的,更何况这边还有孩子跟老人家,更是饿不得,会得胃病的。

    不管他们因为条件一天吃几顿,但田恬在还是想让他们吃上一日三餐,正常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