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娇娘种田记顶点小说 > 第7章整理
    南瓜汤甜甜的,热乎乎的,喝下去叫人整个人都活了起来。

    小面包松松软软的可口。

    李家一家子何曾像昨夜跟今早一样吃过这些好东西!

    特别是小春花,最喜欢这甜滋滋的南瓜汤了,连碗里都刮的干净。在她心里小小地叹着,要是天天能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就好啦!

    一家子吃饱喝足,就该为生活忙碌了。

    李大成带着李天昊出门打小工赚银钱去,林嫣是李大婶的名字,她则是带着小春花和李奶奶在家忙活手工活。

    田恬吃过早饭则是先上楼整理东西。

    她想要算算账,好规划!

    上楼后直奔木制粮仓上边的行李箱,然后打开开始翻找整理。

    首先是主食。十斤真空装的大米有两包。泡面本来是八袋一大包的有十大包,昨天吃了一包还有九包,八九七十二,就还有七十二包各种口味的方便粉啊面啊。还有一大包通心粉,这种东西看起来不多,但是泡起来的份量很惊人的!

    然后是调味料。田恬一共买了两包500g的盐。两包500g的红糖块。两包500g的姜粉。两罐350g的辣椒酱,一罐500g的猪油膏,一瓶350g的猪骨浓汤宝,一瓶350g的菜籽油。

    接着是零零散散的东西。火腿肠十根装的有三包,鸡肉,玉米,麻辣,三种口味。午餐肉就带了五盒,昨天就吃了两盒还剩下三盒。酸奶带了袋装的250g的,一共十包。

    最后行李箱的上隔层就是衣物类的东西。

    两套汉服,身上穿着一套,三套常服,目前下边洗了一套。

    内衣裤十套,袜子长袜短袜各五双,一次性内裤三十条。(全部包括身上穿的!)

    然后是洗漱包里的一只350g的大牙膏,两只牙刷,一个漱口杯,两支洗面奶,还有爽肤水,乳液,润肤霜,润唇膏,两大块洗衣皂。洗发水和沐浴露都是带小包装的,洗发水二十小包,等于两条,沐浴露五十包,等于五条。

    另外还有一个化妆包,装着一些底妆美妆的化妆品。

    继续的是医药包,里边有两瓶消毒水,一瓶碘伏,一包棉签,一卷纱布,一卷绷带,一瓶酒精,一瓶西瓜霜喷雾,一盒消炎药,一盒退烧药,一盒感冒药,一盒治腹痛腹泻的药,一盒胃药,一盒创可贴,一盒铁打损伤的药贴,两小盒红盒子风油精膏,一小瓶眼药水。

    最后是一个针线包!里边有一盒各种大小针眼儿的针,还十卷不同颜色的线!

    大行李箱里的东西就整理完毕啦!

    田恬心思比较缜密,所以准备的也毕竟齐全,更因为缺乏安全感,外加轻微被害妄想症,所以总会准备各种各样的东西,以备不时之需!结果证明她的决定是对的!

    若是粗心大意,没心没肝的话,遇上这种事情,身上也没个东西防备着,得多害怕啊!

    接下的是双肩背包里的东西。

    她之前是将耐吃的主食类的放行李箱里拖着,剩下方便吃的零食类的就装背包里边。除去零零散散的各种饼干、小蛋糕、坚果、糖果、果脯、肉脯,浓稠酸奶、巧克力、麦片,就是一大包的冲泡奶茶最占位置了。

    身为现代少女!怎么能离得开奶茶呢?所以田恬带了不少这种冲泡的独立包装奶茶粉。还是各种口味的都有。

    最后的是双肩背包上的拉链小隔层里边装着一些小工具。什么防水手表,笔记本和笔啊,什么水果刀、指甲刀啊,什么打火机啊,什么挖耳勺啊等小东西。

    东西整合整合就都在这了。

    田恬十分满意,好在她有防范于未然的意识,目前她的食物份量足够他们吃上一段时间,但并不能保证长时间,所以得抓紧时间想办法赚钱,就是她得琢磨琢磨才行。

    一边想着,一边顺手拿起一袋250g的水果糖往楼下走。

    楼下的李大婶带着小春花正坐着,脚边放着一个小箩筐,里边放着一些针线。

    小丫头耳朵灵利,听见动静立刻就转头看向楼梯,笑嘻嘻地叫:“甜甜姐姐!”

    田恬对她笑笑,“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呢?”

    小春花脆声答道:“我娘这是在绣手帕呢!我在打络子!”

    李大婶将手上的线头收一收,这才抬头笑看着田恬走来,“这年头外边乱的很,我们这些妇人家又没什么力气,搬搬抬抬做不动,也就接点活计回来做做。”

    田恬却是看见他们手上的东西就乐了,笑道:“婶子能让我试试吗?”

    她喜欢古风的东西,汉服接触后,刺绣也学过一些。

    李大婶的欢喜从眼里透出来,没想到这孩子还会这个,“当然可以!来!我给你找个素帕子,你往上边绣就成!”

    小春花忙拉了张小板凳过来,还拍了拍,道:“甜甜姐姐坐这里!”

    田恬应声过来,在小春花身边坐下,然后接过李大婶递过来的针线,道了声谢后,就开始绣了起来。

    做活的时候也顾不上说话,看着田恬专注的样子,小春花很乖没有打扰,自己打自己的络子,小手动作飞快,很是灵巧。

    李大婶看着小姑娘的手法,比自己好上的不是一星半点,不禁连连在心里惊叹,光看着她绣去了,自个手上的动作却是慢下来。

    田恬一旦投入就十分专注,每次下针走线都是稳稳的,后边还换了几次绣线的颜色。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一只彩色的蝴蝶跃然素净的白帕子上,栩栩如生。

    小春花看着看着就半开着嘴巴作惊叹状,直到田恬呼一口气,收了线,她这才惊叹出口,哇哇叫嚷着拍手道:“甜甜姐姐好厉害啊!!”

    田恬笑着看她一眼,这才想起自个刚刚带下来的糖果,被她随意放在一旁石板地上,拿起来开封后给小丫头分了几颗,示意她拧开糖纸,见她吃着糖笑眯眯的样子就觉得欢喜。

    李大婶这会也收线了,也一副惊喜万分的模样,小心道:“孩子呀!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绣的帕子啊?”

    田恬忙递过去,顺道还有几颗糖,笑道:“当然可以!婶子先吃颗糖甜甜嘴,还得麻烦您瞧瞧我这绣技能不能拿的出手,卖不卖的出钱?”

    李大婶忙把糖果还给田恬,只接过帕子,“诶哟使不得使不得,我年纪大了不爱吃这些,孩子你吃吧啊!”

    说完就细细端详起帕子。

    小春花则将她的糖果塞进她自己的外衣小兜里,像只喜滋滋藏坚果的小松鼠,怪可爱的,让田恬忍不住又抓一把糖果,给她塞进去,乐的她见牙不见眼。

    田恬不给的话小丫头自己是不会碰她的东西的,所以怪惹人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