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四十三章 有舟,有酒,有横笛。
    这串笑声,从彭泽湖边的一尾小船上传出来。

    这尾小船,虽然不大,却是很精美。船身雕楼画栋,四周挂着水绿色的青纱。青纱在晨风中飘飘扬扬,颇有闲情。

    这时,船头的青纱被挽起,一个小姑娘,踏着笑声,款款走了出来。

    她边走边说:“从嘉哥哥,恭喜你得一知音。”

    端木华定睛向那小姑娘望去,震惊不已。

    这个小姑娘,约莫十来岁,容貌却是摄人心魄。

    古来北方有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而这个小姑娘,说她有倾国的姿容,也不为过。

    她同样一身水绿色宫装,小小年纪,却梳着端秀的宫鬓。她的眉目绝美,眼波流转。什么肤白胜雪,面若桃李之类的言辞,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美貌。更奇的是,她的举手投足间,哪有顽童的天真烂漫,反而处处彰显大家闺秀的温婉端庄。

    小姑娘对着端木华一笑,声音如清泉击石:“这位姐姐,你甚知从嘉哥哥的心。他最喜欢的,便是有舟,有酒,有横笛了。”

    端木华只愣愣地盯着小姑娘,也不答话。

    倒是戴天走到端木华身后,低声对她道:“美则美矣,却过于老成,有刻意隐忍之嫌。你至于看得这么痴迷嘛?”

    端木华一惊,仿佛清醒过来。她扭过头,瞪了戴天一眼,便走上前去,对着小姑娘一福道:“金陵小周,广陵端木,被并称双陵二乔。如今,我才知道,这二人,如何相提并论?”

    戴天一愣,失声道:“你说,她是金陵小周?”

    小姑娘也是一惊。但她很快又恢复了雍容的气度:“原来是端木姐姐,奴家也很是倾慕姐姐呢。我与姐姐一见如故,姐姐就随从嘉哥哥,唤我敏儿吧[28]。”

    端木华似乎对这个据说一见如故的敏儿,很是喜欢。她走上前去,伸出手来,想要摸摸敏儿的头。

    但敏儿头一偏,灵巧地躲了过去。她神色一变,似乎有些不高兴。但这不高兴的神色,仅仅一闪而过,又被深深地埋藏在了敏儿端庄的微笑之中。她气质如兰地道:“端木姐姐,我已经是个大人了。”

    端木华哑然失笑:“你是个大人了,就不让摸头啦?”

    敏儿正色道:“这是自然。我的头,过去只有从嘉哥哥摸过呢。”

    说完,敏儿抬起一双水灵灵的凤眼,望着从嘉公子。她的目光如水,温婉得仿佛要溢出来一般。

    但从嘉公子却并没有留意到敏儿的注视。他甚至没有看敏儿一眼,只是冷冷地问道:“你姐姐呢?”

    不等敏儿回答,只听到她的身后,传来一声轻言细语:“我在这里。”

    这阵轻言细语,仿佛春风化雨,又仿佛触之暖玉,让所听之人,心中莫名地温暖宁静。

    只见小船之中,又走出个美人来。

    这个美人,一身白衣,正是韶华之年。她的眉眼和气度,都与敏儿出奇的相似。

    不同的是,这个白衣美人的温婉,显得更加自然而然。

    不但温婉,这个白衣美人,似乎有些柔弱,甚至有点病态。

    她正扶着船舷,想要走下甲板,却走得歪歪斜斜,差点要摔倒了。

    从嘉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扶住白衣美人。从嘉眉头微皱,嗔怪道:“你身体不好,也不小心些。总是让我这么担心,可怎生是好?”

    听到从嘉的责怪,白衣美人不怒反喜。她抬起头来,含情脉脉地望着从嘉,沉浸在宠溺之中。

    而从嘉的目光,也愈发温柔。

    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好不情意绵绵,你侬我侬。

    而站在一旁的敏儿,一声冷哼,狠狠一跺脚,竟然转身跑远了。

    刚才还款款而行的敏儿,此时却跑得飞快。仿佛大家闺秀的端庄,一时间被她抛到了脑后。

    戴天一声轻笑:“难怪这个敏儿少年老成。她分明是烂漫之时,却要违背天性,矫揉造作出个恬静之态。原来,她是在刻意模仿自己的姐姐。”

    端木华皱皱眉:“古有西施心病而蹙眉,被谓之为美。男人喜欢温婉女子,不过是对女人柔弱的病态追求。”

    戴天有些不服气,争辩道:“不是每个男人都喜欢柔弱病态之美。比如若渊前辈,刚强率性,爱恨分明,让人倾慕。”

    端木华转过头来,定定地望着戴天。良久,她才问道:“你,你倾慕凌若渊?”

    戴天一滞,有些慌乱。他极快地反驳道:“当然不是。怎么,怎么可能呢?”

    端木华心中一痛,竟然难以自持。但她很快勉强挤出个笑容,装出个轻松的表情,却依旧说不出话来。

    这时从嘉公子,扶着白衣美人,走了过来。从嘉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这是内子阿宪[29]。我夫妻二人,情谊深重,让两位见笑了。”

    戴天奇道:“你俩是夫妻?那你的妻妹敏儿,怎会唤你从嘉哥哥?”

    从嘉神情一寒,不无厌恶地道:“敏儿这丫头,甚是任性妄为。她认定的事情,难以转圜。”

    阿宪有些尴尬地打起圆场:“两位远道而来,就不要在此闲聊。妾身刚温了青梅酒,还请二位到画舫中一叙。外子从嘉,可是钓的一手好鱼。如果不是运气太差,今日便可尝到桂花酿焖鲥鱼。这可是妾身的拿手好菜呢。”

    这阿宪的温言细语,沁人心脾。而这夫妻二人,一个钓鱼,一个烹成美食的和美安逸之态更是令人动容。

    端木华心中羡慕,脱口而出:“甚好,甚好。”

    说完,端木华将戴天一拉,就要随着从嘉夫妻二人,登上画舫。

    戴天大急,一手扣住端木华,沉声道:“趟这浑水作甚?你难道看不出,这从嘉公子,并非凡夫俗子吗?”

    端木华却不以为然:“这夫妻二人伉俪情深,令人羡慕,我自然有心亲近。即使达官贵人之中,也有磊落可交之辈。”

    说罢,端木华便施施然踏上画舫甲板。

    而戴天无可奈何,只能跟在端木华身后,趟了这浑水。

    .

    .

    [28]敏儿:南唐小周后,名嘉敏。

    [29]阿宪:南唐大周后,姓周名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