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四十一章 必须带着我。
    独山的往事讲完,眨巴着小眼睛。

    端木华和戴天正听得兴高采烈,故事戛然而止,让两人有些不满。

    “独山长老,您再多讲些。”端木华央求道。

    “我和凌若渊的交集就只有如此。再多的,老夫也编不出来了。”独山哭丧个脸。

    “这么说来,这个凌若渊当真是个有趣的人。”端木华若有所思地道:“凌若渊曾经在太乙浮台之上,顾全祖母的颜面。难怪祖母会欣赏她。”

    “那她二人后来,为何会反目成仇?”戴天盯着独山,有些急切。

    独山一滞,叹了口气:“此事,是我凌霄阁之秘。恕老夫不能相告。”

    “连我也不能相告吗?”端木华有些诧异。

    “不能说。不能说。”独山摇着胖脑袋,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方掌门生前就说过,这个秘密,她是要带到陵墓中去的。”

    端木华瘪了瘪嘴,不服气地道:“你不告诉我,我不会去问别人嘛?”

    而戴天难掩失望之色。他向着端木华和四大长老拱拱手,朗声道:“在下叨扰许久,又幸得端木掌门义赠真言宗。在下感激涕零,难以言表。前路渺渺,就此别过。”

    说罢,戴天躬身一揖,转身就要离开。

    哪知,端木华一个闪身,拦住了戴天的去路。

    端木华望着戴天道:“感激涕零有什么用?我将真言宗送给你,可是有条件的。”

    戴天一滞,迟疑道:“什么条件?”

    “条件就是,你去追寻真言宗,必须带着我。”端木华两腮绯红,有点扭捏。

    “不可!”四大长老惊呼道。

    “不可!”戴天也很诧异。

    端木华神情一肃,有些落寞:“真言宗是祖母生前心心念念之物。她说真言宗中的秘密,关系到武林安危祸福。但偏偏这真言宗,是她良心上的一根刺。我如今追寻真言宗之谜,也是完成祖母的遗愿。”

    四大长老听了,都默然不语起来。

    戴天沉吟数息,抬起头来,温言道:“好。那我们,先去洪都[22]。”

    .

    .

    洪都。

    虽不如金陵繁华,却更有安宁之态。

    金陵隔江与北方雄狮[23]相望,如何不让城中皇室和百姓惴惴不安?

    因此,相较于金陵,洪都虽偏,却安。

    洪都的清晨,城中便商贩往来叫卖。沿街的包子、豆浆、糖饼,腾着香喷喷的热气。人们在早春的寒意中,缩着脖子,穿行在晨光热气中,显得安详惬意。

    皇室连失数城的焦虑,仿佛并未影响城中百姓的安居乐业。

    自古,权势的更迭,不过是少数人的游戏。

    对于百姓而言,一碗豆浆,一根油条,更加令人充实幸福。

    但这种幸福,在戴天看来,有些美中不足。

    “都说这洪州府之人,最为精明。今日真是见识了。”戴天坐在街边的小摊上,一边嚼着糖饼,一边抱怨。

    “不就是占了你些许便宜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一旁的端木华觉得有些好笑。

    “昨日下雨,客栈一文钱一间房。今日天晴,客房竟然就要涨价到两文钱。这房价还跟天气有关。真是够了。”戴天一脸不高兴。

    “雨天游玩的人少,天晴自然客栈生意好些。不精明,怎么叫商人呢?”端木华开导道。

    “坐地起价,这个不叫精明,而是不诚信。”戴天还是不依不饶:“就拿马车来说吧,从城里去彭泽[24],是20文钱。但是从彭泽回到城里,就是30文钱。这不是欺负人嘛?”

    “从城里去彭泽,大多数人会步行,马车自然便宜些。但是从彭泽回来,人们疲累不堪,自然不得已要乘坐马车。乘人之危,确实有失道义。”端木华也皱了皱眉。

    “反正我不高兴。”戴天又强调了一遍。

    端木华托着腮,似笑非笑地望着戴天:“不是人家精明,我看是你小气。男人这么精打细算的,也真是少见。你真是旅行居家必备之良人啊。”

    被评价为良人,戴天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不是我精打细算。我师父是个不管事的,所以大大小小的事情,自小便是由我来操持。久而久之,便成了这么个细碎的性子。”

    端木华眨眨眼睛:“你师父,为啥是个不管事的?”

    戴天的神色变得有些黯然:“我师父秦松,本是个惊才艳艳之人。他的铸剑和剑术,在九剑门同辈之中,最为出色。但师父一生,却隐居在醉月崖对面的松风崖上。他把一生的时光,都耗散在了凝望醉月崖,还有日复一日地,在冰洞中的掌灯之中。”

    端木华有些动容:“你师父,是个至情至性之人。”

    戴天的目光闪动:“我对师父的苦楚,感同身受。我也越发想知道,师父痛苦的缘由。师父含恨而终,是我莫大的遗憾。我只希望,尽我所能,弥补他的遗憾。”

    端木华点点头:“所以,你想要化解,凌若渊的仇恨?”

    “不错。”戴天沉吟道:“我相信,凌若渊的心结,与真言宗有很大关系。”

    “嗯。”端木华拍拍戴天的手,想要安慰他:“宁远派,就在彭泽。陆哲与我素有交情,定会偿你心愿。”

    戴天抬起头来,望着端木华。

    晨光正透过石板街上寥寥的热气,洒下一柱柱光斑。

    一柱金灿灿的阳光,正落在端木华的身上,给她镀上一层明晃晃的金色。

    端木华长发如瀑,此时流光溢彩。

    戴天看得有些发呆,呢喃道:“你我萍水相逢,为何,为何你要如此襄助于我?”

    端木华蓦然觉得口唇发干,心跳如鹿。她低下头,涨红了脸,扭捏道:“那日,在剑阁山庄,我远远地看见你。不知怎的,就好像前世认识你一般。”

    戴天听得有些糊涂:“前世?”

    端木华不好意思地站起身,装模作样地环顾起四周来:“去彭泽,要用马车。但昨日马车都被你骂了个遍。今日怕是找不到马车肯载我们了。”

    “你们要去彭泽?”端木华话音刚落,只听见二人身后有人搭腔道:“我刚好去彭泽,载二位一程如何?”

    .

    .

    [22]洪都:今南昌。南唐从金陵迁都至南都南昌。

    [23]:北方雄狮:指后周。当时南唐与后周隔长江相望。

    [24]彭泽:现鄱阳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