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三十九章 小气鬼。
    方锦宜只觉得一阵胆寒。

    她满以为凭着一百根冰魂针,足以让自己独步江湖,振兴凌霄阁。

    岂知,大业未成,这冰魂针,差点就要尽数折在个怪物身上。

    这个怪物,仿佛终于将自己的绝世好剑整理干净了。她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抹了把汗,有些歉意地对着方锦宜道:“这些个细碎的东西,清理起来颇费力。你不必理会我,尽管甩针便是。”

    方锦宜将袖中银针执在手中,却迟疑起来。

    只听见怪物又自言自语起来:“方掌门,你就是个不耿直的性子,等你甩个针,实在太费力了。幸亏师叔曾经说,最好的自保,就是反击。还是由我来反击,痛快些。”

    说完,怪物将手中的绝世好剑一挥,就朝方锦宜蹦过去。

    方锦宜见凌若渊的绝世好剑向自己刺来,便侧身一晃,躲了开来。

    分明是躲了开去,又好像没有躲开。

    这绝世好剑,看起来又轻又薄,实在难负盛名。而这凌若渊个头不高,举着个剑斜剌剌地刺过来,显得软绵绵,轻飘飘地,如同弱女扶风,西施病行。这么个拖拖拉拉的剑法,也难以让人恭维。

    但偏偏这么个难负盛名的长剑,难以恭维的剑法,却让方锦宜头痛。

    方锦宜头痛,是因为,自己竟然被这软绵绵的一剑,刺中了。

    凌霄针法,轻巧灵活,要求施针之人,也要有非同寻常的敏捷身手。所以方锦宜,一向以诡谲身法,闻名江湖。

    但此刻,方锦宜的诡谲身法过后,她的如红云轻笼的衣袖,竟然被刺出一个洞。

    好大个洞!

    黑黝黝,烂糟糟,仿佛一个大口,咧着嘴笑。

    这个笑,在方锦宜看来,却是触目惊心。

    奇耻大辱!

    忍无可忍!

    方锦宜刚要发作,却听到凌若渊也忍无可忍的抱怨:“方掌门,你的凌霄针拖拖拉拉,但你的躲闪倒是很快。害得我的剑竟然刺偏了。”

    方锦宜低头看了看触目惊心的大洞,对凌若渊刺偏了的结局,有些心惊。

    而凌若渊很快对自己刺偏的失误,做出了补救。

    她一跃而起,举着那把绝世好剑,又斜剌剌地刺过来。

    绝世好剑的软哒哒一刺,方锦宜随随便便一个旋转,就能避开。但方锦宜却再不敢大意。她向后一步,双袖挥出数十根火魄针,打在绝世好剑剑身上。

    果然,绝世好剑剑身一歪,眼看就比上一剑,刺得更偏。

    但凌若渊,显然不能容忍这种失误再次发生。

    只见绝世好剑,仿佛突然弯曲了一般。

    绝世好剑不但似乎弯曲,还身影发虚,发出隐隐的青光。

    而一阵青光之后,方锦宜的另一只袖子上,赫然又是一个大洞!

    只听凌若渊的抱怨声又起:“又刺偏啦!”

    接着便是绝世好剑软绵绵的横扫,和着清越的嗡鸣之声。

    之后是绝世好剑歪歪扭扭一个天外飞仙,从天而降。

    然后是绝世好剑冷不丁地一个挑灯望月,贴着平地蹿上来。

    ……

    明明剑招平平,乏善可陈。

    但偏偏每一招都不能全身而退。

    数招之后,方锦宜如梦方醒,这怪物的剑招,虽看似凌乱疲软,却胜在随心所欲的变化,和如同鬼魅般的速度。

    天下任何武功,但凡有章法,必然有破解之道。

    但如果招式都是一拍脑袋临时想出来的,这让人如何应对?

    方锦宜心中发慌,只能将袖中大把的银针,泼水一般地甩将出去。

    但这凌若渊,如同波浪中翻滚的一尾银鱼,滑溜溜,贼兮兮,上蹿下跳之后,竟然毫发无伤。

    而数招之后,方锦宜的一袭如梦似幻的大红衣裙,已经千疮百孔,七零八落了。

    方锦宜,却顾不得尴尬自己的形象。因为,绝世好剑终于不再刺偏,而是正端端地悬在,离自己眉心只有一寸的地方。

    方锦宜寒着脸,呆立在原地。

    她也弄不清楚,自己心中究竟是什么个滋味。

    本来打算,在太乙论道上,大放异彩。

    现如今,衣衫褴褛,败于人手,还败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手中。

    这让方锦宜,情何以堪,如何自持?

    她一时心乱如麻,竟在浮台之上发起呆来。

    倒是凌若渊,看见方锦宜神色悲怆,有些不忍,竟安慰起她来:“方掌门,你果真是好身手呢!昨日我与师兄比试,我的绝世好剑,刺偏了三次,就刺中了他的眉心。而今日与你对战,我整整刺偏了十五次呢!”

    听了凌若渊的安慰,方锦宜的脸上,还是无波无澜。

    凌若渊见方锦宜还是无动于衷的样子,有些着急起来。她低声道:“方掌门,我不是有意让你难堪。我不过是见你欺负月哥哥,想为月哥哥出口气罢了。”

    但方锦宜还是如同一尊石像,无悲无喜。

    凌若渊瘪了一下嘴,自言自语道:“小气鬼。”

    接着,凌若渊收回自己的绝世好剑,突然捂着自己的肚子,又蹦又跳地大叫起来:“哎哟喂,痛死我了。”

    说罢,凌若渊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根银针,又发出夸张的惊叹:“原来我是被这根银针刺中了!”

    她向着方锦宜抱了抱拳,一本正经地道:“方掌门的凌霄针,例无虚发,在下佩服得紧。在下甘拜下风。”

    说完,凌若渊如同脚底抹油,就要跳下浮台。

    哪知,她却被方锦宜一把提溜起来。

    方锦宜将凌若渊往浮台上一抛,不冷不热地道:“你用不着演戏。是我输了。”

    说罢,方锦宜一扭头,决然跳下浮台。

    一时间,浮台之下,哑然无声。

    黑马这种事情,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

    但今年这个黑马,似乎特别黑。

    黑马的一头长发,显得更加蓬松了。她正眨着大眼睛,有些尴尬地站在浮台之上,不知所措。

    这么个咋咋呼呼,毛毛躁躁的黑马,实在让天下英雄,难以心悦诚服。

    所以,就在众人哑然无声,黑马不知所措的时候,又有数人接连跳上浮台。

    “少林,法空。”

    “崆峒,吴连影。”

    “点苍,陆惊平。”

    “月华谷,詹淇。”

    ……

    跳上浮台之人,逐渐变成了成名成家之辈。

    但这些平日里耀武扬威,呼呼喝喝的大人物,在凌若渊看来,就如同走马灯一般。

    这些走马灯,跑到浮台上来,转了一圈,就又从凌若渊眼前消失了。

    凌若渊觉得这些走马灯,颇为眼花缭乱。自己甚至连他们的名字,也没有记住。

    这些走马灯,都是信心满满地来,不可置信地去。

    走马灯们,无一例外,都被凌若渊寥寥数剑,就刺了个灰头土脸,衣不蔽体。

    一时间,浮台之下,又出现了哑然无声的诡异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