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三十八章 我们决一死战!
    不管浮台之下,有人如何慌张,有人如何愤懑,有人如何抱着看一场鸡蛋碰石头的好戏,这些人,在凌若渊看来,都不过是浮云一片。

    因为凌若渊压根没有打算去看这浮台之下的众生百态。

    她故意挑了个背对着师叔聂轻寒的角度站定,就是为了,不会被师叔罚她抄经文的威胁,影响了心情

    此刻,凌若渊正兴致勃勃地望着方锦宜。仿佛即将开始的,并不是生死的较量,只不过她无数冒险中的一个小场面。

    看到凌若渊莫名其妙的兴奋,方锦宜有些鄙夷地轻哧一声。她从袖中,缓缓摸出一根隐隐泛着红光的银针。

    结果此举,立即引来了凌若渊的强烈反对:“方掌门,你拿个火魄针,就想糊弄于我吗?赶紧把你那个嘚瑟的冰魂针放出来,跟我决一死战!”

    但凌若渊决一死战的愿望,并没有被实现。

    方锦宜斜着眼睛,瞟着凌若渊。世上总有些咋咋呼呼的人,嗓门越大,越是在虚张声势,掩饰败絮其中的真相。总有些不自量力的人,只有惨痛的教训,才能让其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不过是一文不名。

    这个一文不名的人,在方锦宜看来,就是挡车的螳螂。

    这种螳螂,一根火魄针足矣。

    于是方锦宜冷哼一声,一挥手,随随便便将火魄针甩将出去,打算让那螳螂吃点苦头。

    但这火红的一针过去,螳螂似乎并没有吃到苦头。

    不但没有吃到苦头,反而更加咋咋呼呼,虚张声势了。

    螳螂正噘着嘴,不满地抱怨:“我说方掌门,你扔个小破针过来,是几个意思?”

    方锦宜低头一看,那小破针,竟然被凌若渊的绝世好剑剑尖,扎穿了针体。小破针就被绝世好剑扎在剑尖上,被凌若渊举到面前,一脸嫌弃地看来看去。

    方锦宜心中一惊,这火魄针细小,竟能被绝世好剑扎穿。这绝世好剑剑尖,显然尖利非常。

    只有宝剑材质越精良,才能铸得越尖细。

    这绝世好剑,看来并非凡品。

    不但绝世好剑并非凡品,这凌若渊的视力,也应该是极好的。

    此时凌若渊正翻着她的大眼睛,嘟嘟囔囔道:“方掌门,你真不是个爽快的人。你这么一根根地扔过来,真是浪费时间。你不如将你那袖子里的针统统扔过来,我们决一死战!”

    听到凌若渊再次要决一死战的要求,方锦宜眉头一皱,竟产生了某种满足凌若渊心愿的念头。她狠狠地往衣袖中一伸手,摸出一根冰魂针,甩手就向凌若渊打去。

    刚打出冰魂针,方锦宜就生出了一丝后悔。凌若渊虽狂妄讨厌,但毕竟是个江湖后辈。自己用牛刀来杀鸡,免不了有恃强凌弱之嫌。

    这冰魂针,是凌霄阁的不传之密。冰魂针之所以能随心念而动,并且百折不回,不见血不罢休,是因为,这冰魂针的打造方法,颇为费劲。

    不但费劲,简直就是残酷。

    冰魂针的打造,需要用主人的骨头为引。

    因此为了这一百根冰魂针,方锦宜曾经自断一指。

    所以冰魂针,得之不易,方锦宜轻易不会使用。除非遇到劲敌,或者保命之时,方锦宜才会使用冰魂针。

    但此刻,为了教训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渣渣,就浪费一根冰魂针,方锦宜感到一阵肉痛。

    更关键的是,冰魂针,仿佛真的是被浪费了。

    冰魂针蓝光一闪,竟然就不知所踪。

    方锦宜和冰魂针之间的感应,也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方锦宜一愣,定睛去寻,才发现,冰魂针竟然也被凌若渊,扎在了绝世好剑的剑尖之上。

    绝世好剑尖之上,并排扎着一红一篮两根银针,活像个羊肉串。

    而凌若渊举着羊肉串,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方掌门,你的银针呢?快些扔过来呀?我等得腿都酸了!”

    方锦宜心中大惊。自己接任凌霄阁掌门数年,在江湖之中难逢敌手。而这冰魂针,更是无人不忌惮。

    而此刻冰魂针如同泥牛入海,在凌若渊身上没有讨到半分便宜,怎么不叫方锦宜惊心?

    方锦宜是方家独女,自幼没有兄弟姐妹提携。孤独的童年和家族的重责,让方锦宜养成了个孤僻的性子。她志向高远,颇有抱负,一心想要光大凌霄阁。但巨大的压力,让方锦宜这些年,越发极端。成功和荣耀,变成了她唯一的追求。为了这唯一的追求,她可以不惜一切,甚至不择手段。

    方锦宜见连废两针,便心知这绝世好剑不是俗物。她很快稳住心神,暗咐这凌若渊也无甚古怪,无非是自持一把锋利些的宝剑罢了。

    于是方锦宜暗暗从袖中摸出三根冰魂针。她一声清啸,便高高跃起,转眼就围着凌若渊转了一圈。而她手中的三根冰魂针,从不同方向向凌若渊射去。

    凌若渊的绝世好剑再锋利,也难以在同一时间,刺穿三根冰魂针。因此方锦宜此举,是抱着致凌若渊于死地的心。

    当方锦宜翩然落地,看到的一幕,却令她头晕目眩。

    那就是,凌若渊的羊肉串,从两根针,变成了五根针。

    三根不同方向射出的冰魂针,还是不偏不倚地,被穿在了绝世好剑上。

    方锦宜突然心中明澈。这凌若渊的古怪之处,并非在于宝剑的锋利,而是她的诡异速度。

    她在极短的时间内,出剑、刺剑,一气呵成,干净利落。

    方锦宜反而心中安定下来。知己知彼,才有破解之道。

    凌若渊的速度总有极限。只要有够多的凌霄针,她总有顾此失彼的时候。

    于是方锦宜一咬牙,十指一伸,便摸出十根冰魂针。

    仿佛只是一阵清风吹过。

    十根冰魂针,已经风驰电掣般飞将出去。

    这阵清风,仿佛将凌若渊的紫色衣裙吹得翻飞起来。

    只见凌若渊在原地翻腾起来,她的衣裙飘动,很是好看。

    清风过后,十根冰魂针,还是一根不落,稳稳地扎在了绝世好剑上。

    凌若渊将绝世好剑往地上怼了怼,自言自语道:“扎了这么多针,都快没地方了。”

    红红蓝蓝的银针,被怼到了浮台之上,了无生气。

    方锦宜双脚一软,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

    这个十六、七岁的半大孩子,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这个怪物的速度是否有极限,尚不可知。

    但方锦宜的冰魂针,确是有限珍贵之物。

    待冰魂针用尽,又该如何?

    难道再断一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