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三十七章 九剑门,凌若渊!
    但双脚刚一着地,月牙儿立即发现右腿一软,竟然站立不住。他慌忙将手中平将点地,勉强支撑自己身体。

    月牙儿强行稳住心脉,暗提内力,想将腿上的冰魂针逼出来。

    月牙儿内功纯正浑厚。瞬息冰魂针就从昆仑穴中破穴而出。

    但破穴而出的冰魂针,并没有消停,而是围绕着月牙儿,飞速旋转起来。

    月牙儿此时,已经动弹不得。他心中哀叹,自己竟然也有一天会成为刀俎下的鱼肉。他只能强行挥舞平将,吃力地抵挡见缝插针的冰魂针。

    但这冰魂针,果然是见缝插针。很快月牙儿的身上,就出现一个个血点。一个个血点扩散开去,如同雪地里的梅花。

    这雪地里的红梅,却是那么触目惊心。月牙儿的精力,逐渐在这一个个殷红的梅花中,消散了去。

    浮台之下,众人坐不住了。

    这哪里是比武,根本就是寻仇!

    峨眉派几大长老焦急地站起来,向台上张望。但太乙论道,除非一方主动认输,否则外人不能相帮。因此峨眉派的人,只能干着急。

    不但干着急,甚至要双眼冒出火来。

    因为他们看到的,竟是冰魂针,要取了月牙儿的性命。

    冰魂针发出清亮的嗡鸣。而针尖,就悬在离月牙儿百会穴,半寸之处。

    月牙儿有些发懵。不过是揭了个短,怎么就惹上了杀身之祸呢?

    而方锦宜死死地盯着月牙儿,双目透着刀锋般的冰冷。她低声道:“月牙儿,这冰魂针随我心念而动。若是今天你折在我手中,你可记恨我?”

    月牙儿虽然小命被人拿捏在手中,却仍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无所谓表情。他甚至宽慰起方锦宜:“不妨事,不妨事。这太乙论道,生死不论。即使我是个短命的,也是自己学艺不精。断不会有人,记恨方掌门的心胸狭隘,睚眦必报。”

    方锦宜听到月牙儿死到临头,还在调侃自己,不由得大怒:“如果你不想今日命丧于此,就讨个饶,认个错。你再告诉天下人,刚才那些坏了我名声的事情,都是你瞎编的。”

    月牙儿一副吃惊的样子道:“说出去的话,怎可以收回?行走江湖,但求一个逍遥痛快,哪有受制于人的道理?再者,家母最讨厌满嘴谎言,贪生怕死之辈。如果今日这两条我都犯了,家母一定弄死我……”

    方锦宜脸色一寒,一手掐诀,咬着牙道:“那就休怪我狠心!”

    说罢,冰魂针突然蓝光大盛,狠狠向月牙儿百会穴扎去。

    月牙儿虽满口不在乎,但也不是冲动无畏之辈。他之所以敢拂方锦宜的逆鳞,并不是因为豪气干云,轻言生死。而是因为他有十足的把握。

    两把平将双刺,是上古宝物。平将的杀伤力虽然可圈可点,但却有一个非常值得信赖的本事。

    那就是,保命。

    月牙儿虽与方锦宜调侃,其实早已暗暗调动内力,催动平将在自己周围形成不可见的光幕。这光幕,任是十根冰魂针,也是攻不进去的。

    但,天意总爱弄人。

    计划是美好的,变化是猝不及防的。

    平将的光幕,竟然没有起到作用。

    因为,冰魂针,突然凭空消失了!

    方锦宜和月牙儿都愣在原地。

    这凭空消失的冰魂针,其实并不是消失。

    而是碎成了两段。

    两段冰魂针,幽蓝光芒不再,死气沉沉地落到浮台上。

    而击碎冰魂针的,竟是一把剑。

    剑,是一把长剑。

    长剑虽模样古朴,寒光闪闪,但也无甚夺目之处。

    真正夺目的,是这持剑之人。

    凌若渊!

    这个身量不高,穿着淡紫衣衫,头发有些蓬松的小女孩,手持一把长得与她的身高不太相配的长剑,一本正经地挡在月牙儿前面。

    凌若渊收回长剑,自言自语道:“若不是我的大部分身家,都铸成了七把短剑,这把绝世好剑,也不至于只有剑尖部分是靠谱的。幸好幸好,这破针细小,用剑尖刚好可以击碎。”

    凌若渊口中的绝世好剑,是她自己所铸。因为记恨师叔聂轻寒将烬潋、嫣珏两把宝剑赠给了秦松和钟懿,凌若渊故意给自己手中这把长剑取了个霸气的名字:‘绝世好剑’。

    但凌若渊的自言自语还没有说完,浮台之下,就传来了聂轻寒的叫骂声:“凌若渊!你给我滚下来!”

    凌若渊听到师叔责骂自己,有些害怕。但她突然想起来了自己跳上浮台的初衷,于是不服气地大叫起来:“师叔,这个小气的女人,想要杀了月哥哥,我怎能坐视不理?平日里,你不是教导我们,要扶危济困吗?”

    被凌若渊称为小气女人的方锦宜,愤怒得有些失了方寸。她厉声道:“死丫头,你可知这太乙浮台,从古至今,从来没有出现过三人同台的。你此刻出手相救,是坏了规矩!”

    凌若渊一愣,随即吐吐舌头,向着月牙儿指了指:“那让他下去,不就不是三个人了吗?”

    月牙儿气得有些想笑:“小姑娘,你的相救之恩,我感念于心。但你此时上台,确实于理不合。况且你不是方锦宜的对手。你还是快些下台去吧。”

    凌若渊见月牙儿轻视自己,有些气恼:“刚才我还赞扬你是个好看又仗义之人。结果你竟是这般迂腐。姓方的坏女人差点扎死你,你居然还跟我说什么于理不合?”

    被称为坏女人的方锦宜,刚想发作,突然听到台下的聂轻寒,气急败坏地道:“凌若渊!你若再不下来,我就罚你再抄三年经文!”

    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凌若渊,仿佛被人点了死穴,突然就泄了气。她垂头丧气地将长剑一收,就要跳下浮台。

    哪知,方锦宜突然将她拦住。

    方锦宜彼时,足足高了凌若渊一个头去。她居高临下地望着凌若渊,神情有些阴森地道:“上了太乙浮台之人,从来没有不战而退的。你现在下去,也是坏了规矩!”

    聂轻寒心中一沉。她明白方锦宜心思歹毒,是想将凌若渊留在浮台之上,教训于她。于是聂轻寒朗声道:“我九剑门孽徒,学艺不精,品性不端,不敢污了太乙论道的名声。我九剑门这就带走孽徒,严加管教,以谢天下。”

    说完,聂轻寒上前一步,就想跃上浮台,抓走凌若渊。

    哪知,凌若渊却仍不消停,火上浇油起来:“师叔!我哪有学艺不精?哪有品性不端?这坏女人手中的几根绣花针,哪里是我的对手?”

    “几根绣花针?”方锦宜一把抓住凌若渊的胳膊,咬着牙道:“那我们比划比划?”

    月牙儿一看方锦宜动怒,连忙上前,也拉住凌若渊的胳膊,仿佛想把凌若渊从方锦宜的手中抢出来。他陪着笑脸道:“方掌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是我未过门的媳妇,让您见笑了。她是个头脑简单之人,见我受伤,自然着急上火,才顶撞于您。您且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就让她下台去吧。”

    方锦宜还没答话,凌若渊瞪大了眼睛,尖声尖气地对着月牙儿大叫起来:“我是你未过门的媳妇?你好不要脸!”

    月牙儿讪笑道:“当然是未过门的媳妇。我这就让家母,去九剑门提亲!”

    凌若渊一把甩开月牙儿的手,涨红了脸:“你休要信口雌黄,占本姑娘的便宜!看你瘸了一条腿的份上,我姑且不与你计较。你且下台去。不要影响本姑娘与这方掌门比划。”

    凌若渊说罢,方锦宜冷笑一声,紧紧地钳住凌若渊的胳膊,将她拖到太乙浮台中心,一个抱拳,高声道:“凌霄针方锦宜领教!”

    凌若渊从未见过如此正式的挑战,蓦然觉得兴奋异常。她也有板有眼地学起样来:“九剑门,凌若渊!”

    眼见木已成舟,月牙儿只能瘸着腿,跳下浮台,对着这头脑简单的凌若渊,长吁短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