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三十三章 你有本事咬我呀!
    凌若渊憋着一口闷气,戳了戳坐在旁边的秦松:“这个人长得不好看,断不能让他耀武扬威了去。师兄,你长得好看,你且上去灭了他的威风!”

    秦松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又不是选美,我去作甚?”

    这时,只听凌若渊的师叔聂轻寒,一声轻喝:“秦松,你去!”

    凌若渊大喜,激动地蹦起来,一副大快人心的表情,仿佛即将上台应战的人就是她自己。

    而秦松面目一肃,站定抱拳,朗声一呼:“弟子领命!”接着他便腾身而起,两三步跃到浮台之上。

    凌若渊虽刚与秦松置气,此时也全然忘了。她兴奋地又蹦又跳,倾尽全力,为秦松造起声势,甚至现场编了个很霸气的口号:“九剑横扫八方,秦松斩妖除魔!”

    站在浮台之上的秦松听了,颇有些尴尬。他向着武问秋一抱拳,有些歉意地道:“我的小师妹本意是为我助威,不小心得罪了武兄。还请多包涵。”

    武问秋也不答话,只是淡淡一笑。接着,他便将手中长剑一挥,向着秦松攻来。

    秦松也不犹豫,只将手中的幽蓝长剑烬潋向空中一抛。秦松同时向前高高跃起,左手一挥,正持住烬潋剑柄。

    转瞬间,烬潋出鞘,在空中拖出一道耀眼的幽蓝剑影。

    武问秋的剑势凌厉迅猛,转眼间就攻到秦松跟前。

    秦松却不徐不急,只是在空中悠悠然一个转身,左手持剑护在身侧,轻松从武问秋的长剑正前方,避到了一侧。

    武问秋见自己长剑一击不中,立即站定身形,翻身便向秦松一个横扫。

    秦松见武问秋长剑扫来,只淡然将持在左手的烬潋剑,换到右手。接着,秦松手中的烬潋剑,便一个挽花,迎着武问秋的长剑而去。

    武问秋的剑法,以刚劲力道见长。他自认为这一横扫,用了自己八成力道,若被击中,轻则伤及筋骨,重则取人性命。

    但这一扫过后,武问秋竟发现,自己的长剑,仿佛扫在了泥地里。

    不但没有伤及筋骨,还似乎被烂泥糊住,进退不得了。

    武问秋大惊,定睛看去。他才发现,秦松的幽蓝烬潋剑,经过绵密的挽花剑式,竟然如同一个漩涡般,将自己的长剑牢牢吸住了。

    武问秋心中一急,狠命想要抽回长剑。

    怎奈何,烬潋剑产生的漩涡吸力,越来越大。

    武问秋的手一痛,手中长剑竟然飞将出去。

    转瞬间,胜负已定。

    不到三招,秦松就让武问秋卸了甲。

    武问秋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不敢相信自己输得如此干净利落。

    而浮台周围的各派英雄,也有些发懵。

    直到秦松微笑着,将武问秋的长剑归还,大家才回过神来。很快,喝彩叫好声便雷动起来。

    而这雷动的喝彩声中,自然以凌若渊的尖叫声最为突出。

    她激动得抹着眼泪,连霸气的口号也不甚清晰了:“九剑,九剑……秦松,秦松斩妖除魔!”

    面对周遭的赞叹,秦松显得有些腼腆。他双手握拳,朗声道:“还请各派同道指教。”

    秦松的话音未落,只听到一声冷冷的低喝:“那便容老夫,来指教你吧!”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惊的是,本来是小鱼小虾们的较量,如今却有自称老夫的人,一本正经前来挑战。

    更惊的是,这个自称老夫的人,还是个宗师级别的人物!

    此人虽自称老夫,其实是个四十来岁的壮年人。他身材魁梧高大,肤黑皮糙,满脸横肉,面目阴狠。虽不至于眼歪嘴斜,但这副面相,也实在一言难尽。

    他的容貌,虽不能让人心生愉悦,但却真真能让人,心生畏惧。

    他的脾性,与他的容貌,竟然一般无二。睚呲必报,不择手段,便是江湖中人,对他的评价。

    他便是夜晴宫掌门,祁峥!

    祁峥一身褐色长袍,满头乱发。他缓步走上浮台,似笑非笑地盯着秦松,声如洪钟:“数年不见,小友气度依然啊。”

    秦松见上台之人竟是祁峥,也有些发懵,一时呆立在台上。

    祁峥见秦松不言语,便上前一步,循循善诱般道:“小友可还记得他郎城中的九头蛇?”

    秦松还没有答话,台下的凌若渊已经跳将起来,毫不客气地道:“丑八怪,你那张脸,是惊天地,泣鬼神。我们忘了九头蛇也不会忘了你啊!”

    祁峥转过身,看到台下的凌若渊,立即如同得见仇人,勃然大怒起来。他虬髯倒立,怒目圆睁,脸上阴气滚滚。他厉声道:“小妖女,蛇玉何在?”

    凌若渊却毫不生气,反而得意洋洋:“蛇玉?我吃啦。你有本事咬我呀!”

    祁峥本来就黑的大脸,更加黑如焦炭。他冷哼一声,却不再跟凌若渊多费口舌,反而回头对秦松说:“小子,老夫平生最恨,求而不得。因此只要老夫志在必得之物,一定奋力求索。偏偏你们几个小鬼让我吃了个暗亏。此事已是老夫心中芥蒂。今日,正好跟小友比划比划,就算让此事有个善终,如何?”

    秦松低头一沉吟,暗想在群雄眼皮子底下,这祁峥也不至于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于是他烬潋长剑一收,朗声道:“请祁前辈指教。”

    祁峥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黄牙。他低喝一声,向前抢出一步,蒲扇般的大手,就向秦松攻来。

    祁峥膀大腰圆,而秦松身材瘦高。两人站在一起,如同庞然大山上长了棵小松树。祁峥这一攻势,犹如排山倒海,仿佛转眼就要将那棵小松树吞没。

    但是小松树却异常坚挺灵活。在排山倒海的进攻之后,竟然屹立不倒。

    只见秦松并没有正面迎击祁峥的一击,而是快速向后退去。同时他暗暗将烬潋剑收到背后,蓄势待发。

    祁峥见秦松后退,也快步向前追击。同时,他双掌交错,掌掌攻向秦松面门。

    秦松深知祁峥的冰炙掌威力巨大,不敢与他的双掌接触,于是只是咬牙快速后退,只守不攻。

    二人一个追,一个避,转眼竟到了浮台边缘。

    凌若渊看得着急。她咬着嘴唇,双手揪着自己的衣角,差点就要把自己的衣角揪出个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