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三十章 岂有此理!
    据说可以让人称王称霸的武学奇书,竟是这样不起眼。

    但这又哪里是本不起眼的书册?分明是让天下血雨腥风的罪恶之源。

    这薄薄几页,其实重逾千金,不知道承载了多少枯骨鲜血。

    而这被天下英雄抢破了脑袋的奇书,竟然这样轻易地被人随手相赠。

    戴天的手有些发抖,似乎自己手中的,是个烫手山芋。

    他深吸一口气,将书册一卷,塞进自己的怀中。

    戴天稳了稳心神,抬头望向端木华,朗声道:“端木掌门,多谢成全!在下一意孤行,想要寻回八部真言宗,只为化解,凌若渊与八大门派的仇恨。”

    端木华也望着戴天,目光温柔。但她听了戴天所言,却皱了皱眉:“只怕,你的心愿,千难万险。”

    戴天却不以为然地淡然道:“天下哪有易事?”

    端木华一愣,竟说不出话来。

    倒是四大长老面面相觑,脸上表情阴晴不定。和风上前一步,试图挽回那已经揣到戴天怀中的真言宗:“戴少侠,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岂不是徒劳一场?”

    戴天并没有理解和风的对自己怀中之物的渴望,反而因为和风对自己的关心颇为感动。他向着四大长老一拱手:“无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之前也有人如此说过我。”

    戴天蓦然想起,凌若渊在冰洞之中,与自己初见时,也这样数落过自己,不由得有些伤怀。

    和风见戴天不为所动,于是只能继续道:“再说,这凌若渊,是个性情乖僻之人。即使真言宗交换到她手中,这恩仇哪里是说化解就化解的?”

    戴天眉头一皱:“性情乖僻?”

    独山却颠颠地凑过来,煞有介事地道:“不错。那个女人,美则美矣,却颇为刚强。不好相处,不好相处。”

    “长老认识若渊前辈?”戴天听到独山此言,眉间竟露出喜色:“晚辈对若渊前辈,知之甚少。长老给晚辈讲讲可好?”

    端木华也好奇地走过来,一把拉住独山道:“这个凌若渊,颇为神秘。祖母提到此人,总是躲躲闪闪,让我甚是气闷。独山长老,你若是知道,就快给我们讲讲。”

    独山被端木华抓得生疼,一阵龇牙咧嘴。但独山生性是个喜欢八卦的,听到有人打听八卦,便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他一本正经地清清嗓子,眯起眼睛来:“其实,我与那凌若渊,也只有数面之缘。

    .

    .

    这江湖之中,从不缺少高手。

    高手多了,自然就有了一争高下的想法。

    这一争高下的想法,便是纷争和血腥的根源。

    高手们,当然也偶尔有一二斯文人。

    既是斯文人,自然不好明目张胆打打杀杀的。

    于是这些斯文人,怀揣着争王争霸的野心,却装模作样地要客套谦让一番。

    高下,自然还是要分的。

    天下第一,不仅仅是个呆板的符号,还是与财富、权势、名声交缠。

    名动江湖,权倾天下,对王侯将相,凡夫俗子,一样具有莫大的吸引力。

    天下人要为此争抢得头破血流,前赴后继。

    斯文人的争抢方法,自然含蓄隐晦一些。

    他们最喜欢召开比武大会。

    彼时的比武大会,五年举行一次。

    天下门派皆可参加。

    拔得头筹者,便得个天下第一的美名,不仅身价倍升,受天下人敬仰。连其背后的门派,也一举跃上枝头,簌然不可攀起来。

    于是,各门各派,都乐此不疲地,蜂拥着,按时出现在太乙山[19]。

    每五年的武林大会,也因此得名太乙论道。

    虽然,参加太乙论道的人,可能连道是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给自己追名逐利的行为,勉强安个高尚斯文的名字,还是很有必要的。

    于是,太乙论道,成了武林中一件顶重要的大事。

    而参加论道,变成了各门各派,粉墨登场的盛会。

    那年的太乙论道,是在七月。

    七月流火一般的中原大地,偏偏在这太乙山中,清凉如春。

    尤其是山中的月夜。

    月光就像银河之水,从如墨的空中倾泻下来,再铺洒在山中。

    银河之水铺洒在山中的湖水表面,湖水变成了纯银打磨的平镜,璀璨发光。只有几只不老实的寒鸭划过,才在银镜上留下几道浅浅的水痕。

    银河之水洒落到高大的古树上,只剪出个挺拔威武的侧影,如同武士般,默然不语。

    银河之水倾泻到山中的茅屋上,那冰凉的银色,却在昏黄的烛光和寥寥炊烟的映衬下,变得温暖而平和。

    但这种平静的月夜,很快,就被如同滚滚洪流蜂拥而至的各门各派,破坏得连渣也不剩。

    太乙山中的旮旯角落,很快被人塞得满满的。

    各型各色的人物,三两成群,喝酒吃肉,评古论今,高声谈笑,好不快活。

    我们四大长老,也赫然混迹其中。

    当年,我们四个,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

    我们跟随掌门方锦宜,坐在个不起眼的角落,听着周围的人高谈阔论。

    这些人,最津津乐道的,便是今次太乙论道的头筹,会是花落谁家。

    但是这关于天下第一的猜测,却很是天马行空。

    “峨眉是天下正道翘楚。听说今次峨眉的月牙儿,是当年吾离双剑[00]后人,实力不可小觑!”

    “此话差矣。吾离双剑蛰伏已久,多年没有现世。峨眉如今偏安蜀中,其乐陶陶,人才颇为凋零啊。”

    “华山和少林,出了多位武林盟主。我看,今次如无意外,还是这两派的胜算最高。”

    “武当山扶摇子[20],是上一届武林盟主,道行很是了得。”

    “但如今好多门派,是后起之秀,风头正劲啊。”

    “正是。听说这长贞岛肖成,使得一方凤翅镗,霸道刚劲,无人能敌。”

    “还有凌霄阁方锦宜,不但是个难得的美人,她还将祖传的凌霄针发扬光大,令人侧目。”

    “.……”

    我们几人,听到旁人赞叹我凌霄阁,自然颇为得意。而掌门方锦宜,彼时正是而立之年,确实才貌出众。她听着闲谈,微笑着品茶,神色自若。

    但这悠闲的八卦时光,却很快被生生打断了。

    一个冒冒失失的身影,出现在几个闲聊之人的面前,并发出尖声尖气的聒噪声。

    这聒噪声,嗓门颇大,仿佛很是恼火:“岂有此理!”

    .

    .

    [19]太乙山:今秦岭终南山。

    [00]吾离双剑:见彼得猫的雪《半水青烟半水寒》。00为补充,偷懒,见谅!

    [20]扶摇子:陈抟,871-989年,道学家,隐居武当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