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二十八章 自古男人最是专一。
    这个人将端木华拦腰一揽,再将她轻轻放到地上。

    端木华惊异不已,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这个襄助于她的人。

    岂知,这一眼之后,端木华反而更惊异了。

    岂止是惊异,端木华整个人,几乎凝固了。

    她僵硬地呆望着这个人,不可置信地道:“怎么,怎么会是你?难道我又做梦了?”

    这个让端木华如此惊异的人,身材瘦高,穿着灰蓝色劲装长袍,脸上是一副万事都无所谓的表情。

    竟是戴天!

    戴天并没有注意到端木华的怪异表情。他只是盯着四大长老,眉头微皱道:“你们四个老大不小的,怎么欺负个小姑娘?”

    独山脸一红,不满地嘟囔道:“不算欺负,只是教训一下……”

    戴天瞥了一下嘴:“端木华是你们的掌门。你们竟敢以下犯上,教训掌门这样大不敬的话,你们也好意思说!”

    独山一滞,更不好意思了。他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玉岩倒是一扭腰,走上前来,将戴天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接着,玉岩一展颜,软绵绵地道:“哪里来的小哥哥,长得好生俊俏啊。”

    戴天翻了个白眼:“在下是谁并不重要。我不过是,走过路过,碰巧看到点有趣的东西。”

    玉岩向戴天凑了凑,问道:“什么有趣的东西?”

    “郎情妾意。”戴天眨眨眼睛:“你说有趣不有趣?”

    玉岩脸色一变:“这有什么有趣的,你小子莫不是在消遣我们吧?”

    戴天不疾不徐地道:“有趣在于,这郎,早已妻妾成群,形同枯木朽株。这妾,却是桃李之年。”

    独山听到风月之事,也凑过来,听得津津有味,还忍不住插嘴道:“这有什么奇怪。自古男人最是专一。不论老少,都喜欢年轻姑娘。”

    戴天微微一笑:“如若这郎,财多势大,而妾,出身寒微呢?”

    独山还是不以为然:“女子将婚姻当做谋生之道者,大有人在。在万贯家财面前,男人哪怕是枯朽如飞灰,也是可以被年轻貌美的女人当做宝贝的。”

    戴天轻嗤一声:“可惜这女子才貌平庸,不堪入目。”

    独山一滞,有点不服气:“姿色平庸的女子,也有可能德行过人。”

    “德行也有亏。”戴天仿佛热衷于抬杠。

    “那,那这女子,必是有恩于这男子。”独山也是个少一事不如多一事的人。他仿佛也来劲了。

    “不但无恩,这二人,还曾经势如水火。”戴天瞟了独山一眼,嘴角一勾。

    “无,无恩……”独山涨红了脸:“那,那就是这个男子,脑袋被驴踢了。”

    和风长老轻咳一声,打断了戴天和独山的无聊对话:“无才,无貌,无德,无恩。那这二人,就是以利相聚了。”

    戴天点点头:“正是。”

    独山不高兴地嚷嚷起来:“小子,你到底在打什么哑谜?什么郎?什么妾?什么以利相聚?赶紧说清楚,省得老夫琢磨得脑壳疼。”

    戴天面色一肃,正色道:“利,是你们凌霄阁。”

    “凌霄阁?”独山一头雾水。

    戴天仿佛在吊着独山的胃口,故意慢悠悠地道:“郎,是你们爱戴的端木思宇。妾,则是这位小莲姑娘。”

    “胡说!”只听被人爱戴的端木思宇,没有自辩,而是义正言辞地高声道:“小莲是玉洁冰清的姑娘,你怎能随意攀诬,毁人清白?”

    玉洁冰清的小莲,也跳将起来,跺着脚,拽着戴天不撒手:“我与你无仇无怨,你为什么要这样诋毁我?”

    连心情复杂的端木华都迟疑起来:“小莲,小莲她,不是这样的人。”

    戴天叹了口气,对着端木华道:“这个与你情义深重的小莲,刚才差点置你于死地。你如今,倒替她说起话来了。”

    端木华一滞,沉吟道:“小莲无中生有,陷害与我,其中缘由,我确是不得而知。”

    戴天正色道:“端木掌门你宽于待下,你的婢女自然不会因为小恩小惠的利诱,而背弃你。”

    端木华抬头望着小莲,脸上的表情复杂:“是怎样的诱惑,能让我视为姐妹的人,背叛我呢?”

    “只有感情。”戴天轻叹一声,仿佛不愿在端木华的伤口上撒盐。

    他走到小莲面前,问道:“那端木思宇,可是许了你,一个天长地久的承诺?”

    小莲脸色一白,绝口否认:“我与端木老爷,从无交集,更不要说私情了。”

    “从无交集?”戴天有些纠结:“那就奇怪了。”

    “那日我分明看到,你走进端木思宇的宝庆楼,在其中盘桓了三个时辰之久。”戴天迷惑地道:“而且你走出宝庆楼之时,手中还多了个硕大的金镯子,镯子上镶了个翠绿通透的美玉,足足有鸡蛋大小,简直要亮瞎我的眼睛。”

    “难不成是我看错了?”戴天想了想,自己也变得有些不确定了:“那女子,看起来,确实与小莲姑娘有些不同。那女子仿佛要清瘦秀气些。”

    戴天说到此处,一拍脑门,追悔异常:“都是在下的错。误认了小莲姑娘。让小莲姑娘平白的,蒙受了这不白之冤。”

    奇怪的是,小莲听了戴天的忏悔,却并没有露出欣喜之色。

    她的脸,一阵青,一阵红。

    她的两道娥眉一竖,竟对着一旁的端木思宇怒吼道:“端木思宇!你果然又背着我,和别的女人相好!”

    而端木思宇也不示弱,大声回击道:“我说那只赤金碧玉镯怎么找不到了。原来是被你这个贪得无厌的女人顺走了。”

    两人斗鸡似的正要大吵,忽然双双表情一呆,很快意识到自己大概是犯了祸从口出的错误。

    这从无交集的二人,竟轻描淡写地,落入了别人的圈套。

    而这个圈套的始作俑者戴天,正冲着二人,挤眼睛。

    端木思宇有些尴尬。但他仍奋力地向着目瞪口呆的四大长老道:“就算我与小莲相好又如何?小莲不过是说了实话。下毒之人,确是端木华无疑。”

    端木华却突然笑出声来。

    她缓步走到小莲跟前,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悲怆:“女人真是好笑。不论什么智慧,坚持,在爱情面前,都会变得无足轻重。多么深刻长久的友情,也敌不过男人的半句花言巧语。只要男人对她招招手,哪怕只是一个迷梦,女人都会舍弃一切,背叛一切。不后悔,不自知,不自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