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二十六章 这个实话,一点都不真实。
    “中毒?”端木华有些吃惊,叫出声来。

    “不错。”和风点点头:“这种毒,无色无味,竟让我们几个老江湖都没有觉察出来。”

    “既然无色无味,你们又是怎么确定自己中了毒?”端木华有些不相信。

    “因为我们,抓住了下毒之人。”和风盯着端木华,冷冷地道。

    端木华觉察出和风的不友好,心中一紧,脱口道:“长老们不会认为下毒者,与我有关吧?”

    “当然与你有关。”和风冷冷地道:“这个下毒之人,就是站在掌门身边的,小莲。”

    端木华大惊。她扭过头去,望向站在自己身边的小莲。

    小莲确实与端木华有关。

    不但有关,还关系密切。

    密切到这二人,几乎形影不离,情同姐妹。

    小莲是个孤女,自小便被买来伴在端木华身边。

    这二人,一起长大,情谊深厚。

    这种深厚的情谊,达到了不分彼此的地步。

    小莲,基本上,可以代表端木华。

    所以,如果真的是小莲下毒,那和端木华亲自下毒,没有任何区别。

    端木华望着小莲,心中却反而平静了。要说别人下毒,端木华还心中没底。但若说是小莲下毒,当真是无稽之谈。

    小莲心慈,并且胆小。与别人发生争执尚且不会,更不要说下毒这种极其需要狠心和胆识的事情。

    况且,小莲忠心,断不会做出背叛端木华之事。

    所以,端木华眉头一松,心中的大石,仿佛放了下来。

    但这大石,还是放得早了些。

    只见小莲的脸色一白,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她不但跪下来,还如梨花带雨,声泪俱下起来:“小姐,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没有做好你吩咐的事情。”

    端木华一听,脱口而出:“什么我吩咐你的事情?”

    小莲抹了一把眼泪,抽泣道:“就是每日将长老们的饭食,在朱砂[17]中熏蒸,逐渐让长老们疲累失智,直至癫狂归西。”

    小莲话音刚落,周围的人都发出惊讶愤恨之声。这么个圆脸可爱的妙龄女孩,竟然歹毒至斯。

    而端木华更是惊异。她的脑袋,如同被重物击中,嗡嗡地回响,连思维,也变得缓慢。

    她几乎是结结巴巴地道:“小,小莲,你,你在胡说些什么?”

    和风长老冷哼一声:“她没有胡说。我们在益州[18]流连之时,就发现有人尾随我们。后来我们更是在小莲下毒之时,将她擒住。这丫头,倒是个识时务的。我们没有逼迫她,她就乖乖地说了实话。”

    “益州?”端木华一愣,却并不分辨,反而低头沉吟起来。

    数息之后,端木华抬起头来,望着和风,朗声道:“和风长老,我猜,小莲所说的实话,应该就是,我指示她,对你们下毒吧?”

    “正是。”和风有些不耐烦,浪费精力证实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端木华微微一笑:“显然,这个实话,一点都不真实。”

    “为何?”和风听到端木华否认,毫不惊讶,仿佛早料到端木华不会轻易承认。

    端木华淡然回答道:“因为,我没有毒杀四位长老的理由。”

    “当然有。”半天没出声的玉岩长老,突然拖着长长的尾音,娇滴滴地冒出来搭腔:“小掌门,你可是巴不得我们四个老东西早死呢。”

    端木华皱皱眉头,有些迷惑道:“愿闻其详。”

    玉岩捂嘴轻笑一声:“自然是因为真言宗。”

    “真言宗?”端木华更加迷惑了:“祖母传给我的真言宗,不过是一份残缺的佛经。对我来说,只是个弃之可惜,食之无味的鸡肋。这与四位长老的性命,有何关系?”

    玉岩皱巴巴的脸上,笑意更浓:“当年八大门派瓜分真言宗,反而导致每个门派手中的真言宗,都是残缺不全的。旷世的武学奇书,如今成了鸡肋。在方锦宜掌门在世之时,我们四人,就多次劝说她将手中真言宗,和其他门派共享,以解开真言宗的秘密。谁知,这反而让方掌门与我们四人产生了嫌隙,以为我们四人觊觎真言宗。此事也不了了之。自从小掌门你执掌凌霄阁之后,我们四人也多次与你商讨破解真言宗之法。谁知,你竟比你那固执的祖母更加冥顽不灵。你认为我们四人是被其他几大门派买通,有叛门之嫌,逼我们四人不得已远走游历。如今,更是动了致我们于死地的心思。”

    “为了一本破真言宗,就要对你们痛下杀手?”端木华翻了个白眼,有点无可奈何:“那么四位长老,也忒不值钱了。”

    这时,只听到一个声细如蚊的声音,从旁边正抹着眼泪的小莲,幽幽传出来:“小姐,这本真言宗,是前掌门临终前郑重交与你的,你们二人又在房中密语许久。平日里你对这残缺的真言宗视若珍宝,花了大力气参详揣摩。如今,你怎么会说,真言宗是食之无味的鸡肋呢?你还时常向我抱怨,四大长老,一直对真言宗虎视眈眈,多次逼你将真言宗交给他们研究。最近更变本加厉,要你把真言宗,与其他几大门派交换。你说四大长老,犯了大不敬之罪。所以,你才让我,让我,投毒……”

    这最后几句,更加细弱游丝。但在场的数十人听来,如同晴天轰雷,震耳发馈。

    端木华更是站立不稳,冷汗淋漓。

    她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震惊?惶恐?

    更多的是失望。

    一种强烈的挫败感。

    端木华自以为和小莲,是出生入死、割头换命的交情。

    端木华的父母早逝。一个叔父,是个凉薄寡义之辈。幸亏祖母方锦宜,将这个孙女放在自己身边养大,并对端木华颇为怜惜慈爱,让端木华的童年,过得也不算凄苦。而方锦宜过世之后,只有这个小莲,与端木华相扶相依。端木华早已经将小莲,视为姐妹亲人。

    而如今,端木华面对的,是亲人的反戈,姐妹的反目。

    她只觉得自己的心,如坠冰窟。

    端木华也不分辨,只是转过身,定定地望着仍跪在地上的小莲。

    此时的小莲,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记得小莲刚被买回来的时候,黝黑瘦小,行为粗鄙,活像只快要饿死的小野猫。

    在端木华的庇护之下,小莲这几年反而白白胖胖,越发富态了。

    小莲虽然姿色平庸,但此时她身着浅桃色短袄,明黄色的长裙,斜梳着麻花辫,也娇俏得如同三月的春花。

    端木华叹了口气,涩声道:“小莲,可是我对你不好?”

    “小姐对我,恩重如山。”小莲毫不犹豫地道。

    “那你为何,空口白牙,陷我于不义?”端木华仍然望着小莲,有些不解。

    .

    .

    [17]朱砂高温后,可产生汞。汞中毒,有癫痫、周围神经损伤等症状。

    [18]益州:今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