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二十二章 债,自然是要偿的。
    钟懿抬头再次望向,陷入潮水般混战的凌若渊。

    此时的凌若渊,仿佛又变成了四十年前的那尾抗浪鱼。

    她的一身灰色长衣,翻飞轻盈,翩若惊鸿。

    各大门派的各色兵器,闪着寒光,或劈,或刺,或斩,招招抱着取人性命的决心,轮番地向着凌若渊翻涌过来。

    但这些致命的杀招,在凌若渊看来,仿佛只是南恩河的波涛。

    波涛这个东西,是个欺软怕硬的货。

    不加约束时,它便东闯西荡,汹涌肆虐。但是稍加限制,它却马上换了嘴脸,平静如湖,温婉如潭。

    果然,这些没有骨气的波涛,在凌若渊的翻腾旋转之中,逐渐收敛了锋芒。

    不到数息,凌若渊的周围,出现了一个不小的空地。

    形形色色的正派英雄,个个挂彩,只能大眼瞪小眼,手持兵器,将凌若渊围在空地中央。却再无一人,敢上前一步。

    凌若渊收回了长剑,仿佛也有些乏了。

    她拂了拂长发,望了望周围神色紧张的正派英雄们,神色有些不耐烦:“你们这些不相干的人,总是甘心被别人当成棋子。倒是便宜那些老家伙,坐享渔翁之利。”

    而打算坐享渔翁之利的老家伙们,此时脸上青红不定。

    詹淇手中的夺月索软软地耷拉着,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公孙玄手持两把乌黑玄铁长剑,脸上虽乌云滚滚,却是连一句狠话都撂不出来了。

    而段墨之流,已经长衣褴褛,血渍斑斑。他缩在人群深处,再无当出头鸟的勇气。

    刚才还义愤填膺,要为天下除害的正派群雄,此时安静若寒蝉,温婉如处子。

    凌若渊冷冷地扫了一眼周围众人,仿佛有些遗憾:“当年八大门派,横扫天下,无人能敌。没想到今日,竟不堪一击至此。”

    詹淇的胖脸一红,讪讪道:“昔日的八大派掌门,歃血为盟,集众家之长,创出混元八苍阵,确实可以独步江湖,风头无二。可惜我们八人,为了一本真言宗,明争暗斗多年。昔日之盟,早已分崩离析。而如今,八人死伤凋零。当年的混元八苍阵,从此没落,辉煌不再。”

    凌若渊一声冷哼:“当年长贞岛的肖成,是你们八人中最厉害的,他如今何在?”

    只听一声呼应,一个虎背熊腰的中年人,从人群中走出来。这人手握一支丈许凤翅镗[12],显得颇有霸气。他走到凌若渊跟前,一个抱拳,朗声道:“在下肖坤,肖成乃家父。”

    凌若渊将此人粗略打量了一遍,竟然点点头:“总算还有些许长得顺眼的人。”

    这个被凌若渊赞赏为长得顺眼的人,果然英武非常。他身材高大,面目轮廓硬朗。唯一美中不足,他的目光阴冷,难掩凶狠之相。

    凌若渊将目光从这个挺顺眼的人身上移开,仿佛自言自语道:“还有如意珠陆连山,凌霄针方锦宜。”

    凌若渊话音刚落,只见又有两人施施然走了出来。一个儒雅书生,一个娇俏女子。

    书生已经不惑之年。他一身青色长衫,长须飘动,面目温和,很有些飘逸之相。但奇的是,书生手中擎的,不是书卷,而是一串佛珠大小的金色珠子,璀璨夺目,竟看不出材质。书生上前一步,对着凌若渊恭敬一躬:“凌前辈,在下宁远派陆哲,陆连山是在下恩师。”

    而那娇俏女子,正值桃李年华。她穿着一身杏色宫装,眉目娇艳。她弱骨纤纤,文弱得不像个舞刀弄枪之人。她一开口,娇滴滴的声音更是让人心生怜惜:“凌姐姐,我叫端木华。方锦宜是我的祖母。”

    凌若渊饶有兴趣地盯着端木华,仿佛对她颇有好感。她冰山般的脸上,竟然出现一丝笑意:“你这一声姐姐,我可担不起。”

    端木华眨眨一双美目,娇笑道:“凌姐姐,你长得这般好看,我可是真心喜欢你呢。”

    凌若渊却是一愣,仿佛有些惘然,喃喃道:“真心?我都忘记,真心是何物了。”

    端木华对凌若渊的惘然,有些不明所以。她继续沉浸在莫名的兴高采烈之中:“不止我喜欢你。就连我的祖母,生前也经常夸你呢。”

    “是吗?”凌若渊眯起眼睛,仿佛有些惊讶,“方锦宜会夸我,真是稀奇。”

    端木华收起笑容,露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我虽不知你们的昔日恩怨,但即使是仇人对手,也有惺惺相惜的时候。”

    “相惜?”凌若渊恢复了冰冷的神色,“残杀和死亡之下,也有相惜?真是矫情。”

    端木华一滞,竟说不出话来。

    凌若渊环顾了一下四周,语气竟欢快起来:“太好了!十二追、浑天刀、冰炙掌、夺月索、凤翅镗、如意珠、凌霄针、乌金剑,都到齐了。其他无关之人,就散了吧。”

    冰炙掌祁峥的传人,是个小个子的中年女人。她尖声叫起来:“凌若渊,你尚未问我,为何知我冰炙掌也到场了?你是有意轻视我夜晴宫吗?”

    凌若渊用眼角瞟了瞟小个子的聒噪女人,露出一副厌恶的表情,懒懒道:“你父祁峥相貌丑陋,行为粗鄙。而你与他如出一辙,一般无二。我还需要问吗?”

    中年女人唤作祁如月。名字虽如诗如画,但其人实在有负美名。她听了凌若渊的话,气得跳将起来,双手叉腰,唾沫横飞地道:“凌若渊!老娘我虽不是美艳动人,但也绝不是平庸之姿!你如此轻慢于我,老娘我,我与你没完!”

    看到绝非平庸之姿的祁如月跳着脚的叫骂,在场之人无不掩口而笑。

    而詹淇摇了摇头,走上前来,对着凌若渊道:“八大门派都在此地了,你究竟想如何呢?”

    “如何?”凌若渊仿佛陷入了纠结,“这倒是难办了。”

    她沉吟了数息,冷声道:“债,自然是要偿的。”

    凌若渊的声音很低,但是在场的人都听得很清楚。

    不但听得很清楚,还听得很胆寒。

    债,自然要偿。

    但是血债,若要用命来偿,自然不是每个人都舍得。

    而真言宗,是当初八大门派费尽心力才得到,如今若要还给凌若渊,自然也如同要了他们的命一般。

    思来想去,不管是命,还是武学秘籍,在场的人,都是万般不舍。

    想来思去,如今也只能拼死一搏了。

    .

    .

    [12]:凤翅镏金镗:长兵器之一,曾是宇文成都的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