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二十一章 不如,做点正事?
    “住口!”钟懿高声喝止了戴天:“你既不知缘由,怎能随意评判是非?”

    戴天有些气恼,张口想要辩白。

    却听到凌若渊笑了起来:“不知缘故,而辨人是非,天下人做得,他为何做不得?我既践踏天下人,又为何不能践踏这些所谓的,爱我护我之人?”

    说这几句话,凌若渊明显带着笑意。

    凌若渊眉目清澈,笑容在她的脸上,如同三月的清晨,阳春白雪。

    但这种笑容,在戴天看来,却显得那么刺眼。

    不但刺眼,还刺痛人心。

    冰冷,决绝。

    甚至。

    可怕。

    果然,凌若渊脸上的笑意一收。她神情恹恹地道:“我大概是年纪大了,也絮叨起来。竟跟你们这些不知所谓的人,做些口舌之争。真是可笑。”

    说罢,凌若渊不耐烦地拿起手中的长剑,仿佛自言自语般道:“不如,做点正事,可好?”

    不等周围的人反应,只见凌若渊手中的长剑,突然模糊起来。

    不但长剑,连凌若渊的身影,也变得模糊。

    这模糊的残影,还没有消退,公孙玄却觉得眼前一花,眼前竟又多出一个人影来。

    这个人影,身如鬼魅,面如寒冰。一把长剑,剑尖直指公孙玄额间。

    公孙玄顿时惊得十魂不见了八魄。

    刚才的威严之态,瞬间如黄河之水,一去不复返。

    公孙玄本来就不利索的动作,显得更加迟钝。

    不但迟钝,简直就是呆若木鸡。

    他僵直地呆立在原地,结结巴巴道:“凌,凌若渊。你,你这是要作甚?”

    鬼魅人影淡然一笑,答道:“当然是,了断四十年前的旧事。”

    公孙玄面无血色,颤声道:“这四十年,老夫确实战战兢兢,不能自已。”

    凌若渊点点头:“早知如此,你我都不该,蹉跎这些岁月。”

    说完,凌若渊手中长剑一收,一个翻身,长剑就狠狠向公孙玄面门劈去。

    眼看长剑就要削掉公孙玄的木鱼脑袋,公孙玄木鱼般的脑袋,却突然不见了。

    凌若渊一剑劈空,有些惊疑。

    她凝神一看,只见一条长索,将木鸡般的公孙玄一裹,拉出四五米远。

    这条长索唤作夺月索,由寒铁锻造而成,触之如寒冰,闪着凛冽的白光,正是月华谷詹淇的武器。

    詹淇虽身形浑圆,但却是异常灵活。

    两米长的银索,围绕急速旋转的詹淇上下翻飞,活像个滴溜溜的陀螺。

    詹淇将公孙玄从凌若渊剑下救下,立即挥动长索,向着凌若渊袭去。

    夺月索虽看似柔软,实则力道极大。一旦被其缠绕,就犹如被蟒蛇所困,不得所出。

    詹淇的成名招式,便是用夺月索缠绕敌人颈部,一招致命。

    此时夺月索带着疾风,向着凌若渊平扫而来。

    凌若渊听到呼啸之声而来,腾身而起。

    她脚尖轻轻一点,就到了夺月索之上。

    胖陀螺只觉得自己握住夺月索的手臂一沉,仿佛千钧重担,落在了自己的手上。

    詹淇大惊,暗想这么个骨肉如柴的凌若渊,怎么会有如此重量。

    那个骨瘦如柴的凌若渊,竟然沿着半空中夺月索,奔跑起来。

    而詹淇手臂上的力道,越来越大。自己的胖手,一阵剧痛,简直要断了一般。

    詹淇心中一沉,只能咬紧牙关,强行暗用力道,将夺月索向上甩去,以对抗这从长索上传来的重量。

    哪知,夺月索上的重量,突然莫名地消失了。

    凌若渊分明还站在长索之上,但这古怪的力道,却如它诡异的出现一样,又诡异地消失了。

    詹淇手上的蛮力,却无法收回。长索在他的作用下,狠狠地向上一甩,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弧线后,重重地落在詹淇的身后。

    随着一阵鬼哭狼嚎之声,詹淇的身后,出现了一大片被落下的夺月索掀倒的弟子。

    詹淇大怒,再去看那凌若渊,才发现刚才长索之上的身影,已然发虚,逐渐消散。而凌若渊,已经轻盈落地,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詹淇虽怒也惊,这凌若渊屡屡身影虚幻,皆是因为她的速度极快。她的剑术再配以这样的速度,是多么可怕?

    詹淇来不及惊惧,高声喊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刚才不是还信誓旦旦,要为天下除害吗?”

    演武场上数百人,仿佛终于清醒一般,纷纷亮出武器,潮水一般地向凌若渊涌过来。

    潮水汹涌,一浪接着一浪,瞬间将凌若渊淹没了。

    .

    .

    看到凌若渊陷入混战,戴天顿时坐立不安起来。他握紧了手中的玉缺,用眼睛不住瞟着站在不远处的钟懿。

    但钟懿出奇地冷静。她只是静静地望着在潮水中翻滚的凌若渊。

    仿佛想起了,儿时她和凌若渊在南恩河边的嬉戏。

    南恩河的落日,总是金灿灿,懒洋洋的。

    一切都是那么安静平和。

    仿佛时间的流淌,都变得缓慢起来。

    南恩河的暴烈狂放,在安宁山中的曲折迂回之中,被逐渐地消磨。

    一出了安宁山,南恩河突然变得平缓宽广。

    这里反而是钟懿和凌若渊曾经最喜欢去的地方。

    要到南恩河边,需要走很长一段路。

    简直让人走得脚都快断了。

    但是那段路,却总是出现在,少年们的梦中。

    那是一段生机勃勃的路。

    路的两边都是稻田。

    春天的满眼新绿和点缀其中的黄花,在暖阳下,是比白色,还要纯净的色彩。

    尤其是金灿灿的油菜花,是和香喷喷的菜花饼联系在一起的。总是少年们喜闻乐见的存在。

    秋天的稻田是一种温柔的金色,仿佛是一床柔软的被子,用温暖的怀抱,容忍着闹腾的熊孩子,躺在其中,仰望天空。

    凌若渊那时收养了一只白色的小猫,唤作雪球的,也会跟着他们走过那段长长的路,到河边去。

    雪球对自己的定位,颇为迷惑。它总是在人、狗、猫之间犹豫不决。它有着猫的高冷,但却和它的主人一样,对外面的世界有着蓬勃的兴趣。同时它又偶尔会产生错觉,做出忠诚如小狗的行为。在去往河边的路上,它总是形影不离地跟着凌若渊。不同的是,凌若渊走的是大路,而雪球,会贼头贼脑,蹑手蹑脚,跟随在旁边的稻田丛中。

    就这样,三人一猫,不知道在那条长长的道路上,来回过多少次。

    越靠近南恩河,风光就变得越悠然。

    悠然,是因为天地突然广阔起来。

    稻田变成了大片的芦苇。白茫茫的芦苇花,将落日的漫天余晖,切割成一丝丝,一缕缕,晃在兴高采烈的脸上。

    芦苇一过,就是浩瀚的沙滩。

    之所以说浩瀚,是因为对于山里长大而没有见过大海的孩子,广阔的南恩河沙滩,便是浩瀚无垠,天宽地阔了。

    南恩河的沙滩,柔软细腻,柔软到少年们的长长脚印久久不会消失,细腻到滩涂之上的小鱼小虾也能活得自由自在。

    走过沙滩,便是南恩河。

    夕阳下的南恩河,仿佛是个即将离去的美人。

    闪着金光的粼粼河面,是她的长裙。逐渐升腾起来的薄雾,是她的面纱。她拖着璀璨的长裙,带着不舍和遗憾,一步一回头地,慢慢消失在逶迤的群山之中。

    少年们在河中的欢腾,也随着美人的离去,戛然而止。

    凌若渊的水性极好。按照钟懿的说法,凌若渊应该是水中的抗浪鱼[11]转世。

    之所以是抗浪鱼,因为她身材瘦长,在浪中上下翻飞,灵活如同一尾闪着银光的小鱼。

    更重要的是,这抗浪鱼,味道极其鲜美,曾是少年们的最爱。

    少年们曾经不眠不休,将大好的年华,无尽的精力,耗费在捉鱼,烤鱼,和大快朵颐之上。

    想到南恩河和抗浪鱼,钟懿的眼角,有些湿润。

    .

    .

    [11]抗浪鱼:又称鱇浪白鱼,只生活在云南抚仙湖,身材细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