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二十章 断了往日情分,如何?
    这恶鬼身边,环绕着数十个白衣人,个个手持长剑,却形容怪异。

    之所以怪异,只因这些白衣人,虽手有利器,却毫无锐气。

    这些长剑,闪着寒光,却剑尖低垂,剑身游移不定,甚至微微颤抖。

    这些持剑的白衣人,努力地控制着双手的颤抖。但这颤抖,却愈演愈烈,简直如同筛糠。

    不但双手颤抖,这双腿,也不听话地发起软来。

    发软的双腿,不但让白衣人畏缩在恶鬼周围不能上前,简直要让白衣人们落荒而逃了。

    当然,这落荒而逃的冲动,被白衣人们强行压抑着,勉强维持着剑阁山庄的面子。

    剑阁山庄的面子,实在也太难看了些。

    虽被白衣人围堵,但这恶鬼,如入无人之境,大大咧咧地,一路顺畅,翩然走进演武场。

    这骄横跋扈的恶鬼,仿佛轻易地,就给这剑阁山庄的面子上,扇了狠狠的一巴掌。

    但这令众人心生恐怖的恶鬼,长得非但不恐怖,反而十分好看。

    恶鬼一身灰衣,红唇乌发,面目如画。

    戴天心中一紧。

    这恶鬼,自己竟是认识的。

    凌若渊!

    这里的武林大会,分明是龙潭虎穴。

    凌若渊却偏偏来此。

    若是她身陷险境怎么办?

    或者,如果她大开杀戒,又如何是好?

    一时间,戴天只觉得心中惘然,不知所措。

    不知所措的,还有演武场上的百来人。

    看到人人得而诛之,除之而后快的妖女到来,刚才还群情激愤的众人,突然间,变成了霜打的茄子。

    大家仍然鸦雀无声地静立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倒是詹淇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的红苹果,此时已经惨白。但他依然挤出个难看的笑容,冲着凌若渊道:“凌若渊,多年不见,你还是神采依旧啊!”

    说罢,詹淇又夸张地干笑数声。

    这几声干笑,在噤若寒蝉的广场之上,显得异常突兀,活像枯藤上的老鸦。

    但这老鸦的啼叫,似乎把凌若渊给逗笑了。

    她万年冰山般的脸上,竟然荡漾起涟漪般的笑容。

    她的声音,如同晴雪化开:“詹淇,你还在世,我当然只能神采依旧。”

    詹淇一滞,只能尴尬地继续干笑道:“您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

    凌若渊翩然走到詹淇跟前,温言道:“我来这里,当然是为了你。”

    凌若渊盯着詹淇的圆脸,继续道:“你和公孙玄都在这里,也省得我一个个去找你们了。”

    呆立在一旁的公孙玄,仿佛终于醒过神来。他厉声道:“凌若渊,你休要嚣张!我和詹淇,岂是你可以搓扁捏圆的?”

    段墨也终于想起来应该趁着人多势众,煽风点火,于是也怒气冲冲道:“妖女,我追云庄与你的血海深仇,今日只能用你的命来化解!”

    凌若渊用眼睛瞟了瞟段墨的如墨黑面,竟仿佛觉得有些可笑,点头附和道:“没错。追云庄与我仇深如海,以至于段云等不及地巴巴赶着来送命。”凌若渊一边说着,一边露出赞赏的笑容:“今日我能站在此处,也是拜段云所赐呢。”

    段墨大怒:“妖女!我前掌门惨死你手。你竟拿此玩笑。可见你蛇蝎心肠,不配为人!”

    怎料凌若渊听了段墨怒骂,竟也不生气,仰天大笑起来:“你们既然说我是妖,我自然也不惜为人了。”

    她将周围虎视眈眈的众人,环视了一圈,继续道:“同样是杀人,有人杀人,是替天行道。有人杀人,即使是自保,却成了妖。原来这世上的是非,本不在乎孰是孰非,而在乎如何搬弄是非。”

    公孙玄冷哼一声,阴阳怪气地道:“你苦心孤诣,遍寻当年旧人寻仇,屡范杀业。难道还冤枉了你不成?”

    “自然没有冤枉。”凌若渊脸上笑意一收:“公孙掌门既说在下寻仇,那各位,必是先有仇于我了。”

    公孙玄面色一滞,竟一时语塞。

    段墨的黑脸,此时已经憋得通红,隐隐透出猪肝般的古怪颜色。他忍无可忍地喝道:“今日我们既然在此摆下鸿门宴,这个妖女又不请自来。你们还说什么废话?”

    话音一落,段墨已然振臂,顿时两把一尺来长绿色飞剑喷薄而出,盘旋在他身侧。

    这两把飞剑,与段云当日所用,如出一辙。但光芒和气势,却是大为逊色。

    不但绿色光芒微弱,连飞行也颇为勉强,甚至晃动不安,简直要自行陨落了。

    当然,自行陨落这么丢脸的事情,段墨的两把飞剑,还是没有的。

    一道白光闪过,将两把飞剑击落在地,勉强了成全了飞剑的颜面。

    两把飞剑绿色光芒已失,惨白如同死鱼,直挺挺地落在泥土里。

    而保全了飞剑颜面的白光,轻飘飘地落到钟懿手中,化成一柄长剑。

    段墨看到自己的两把死鱼般的飞剑,却暴跳如雷:“钟掌门,你果然是要护短的。你和那妖女,就是一丘之貉!”

    钟懿脸色铁青,却并不答话。

    凌若渊却缓缓走到钟懿面前。“一丘之貉?”凌若渊盯着钟懿道:“还是鸿门之宴?”

    钟懿叹了口气,终于开口了:“师妹,四十年了,今日相见,恍如隔世。”

    “隔世?”凌若渊微微一笑,淡然道:“四十年,确实很长,长到,有人便以为恩怨可以磨灭了。”

    她伸手拂了拂自己的发梢,仿佛不经意地道:“可惜当年之事,于我而言,历历在目。”

    凌若渊突然面色一肃,冷声道:“钟懿,我毕竟出身九剑门。且不说当年是非,今日在这鸿门宴上,不管你是顾念旧情,还是襄助他人,对你而言,都是为难之事。”她顿了顿,盯着钟懿,缓缓道:“不如,你我今日,就当着这天下英雄,断了往日情分,如何?”

    钟懿一愣,有些惊疑,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凌若渊的眼中闪过厉色,冷哼道:“待会刀剑无眼,钟掌门若要与我为敌,也好无所顾忌。”

    站在钟懿身边的戴天,觉得心中气闷,忍不住大声道:“凌若渊!人人都道你是妖女,说你冷酷无情,残忍不堪。偏偏师父和师伯,非说你是好人。”

    说到这里,戴天的目光有些闪动:“可如今,你看看他们,得到了什么?我师父,苦守数十年,含恨而终,你却毫不留情,毁他画作。钟师伯,为了你之事,亲上剑门山,不惜与众门派周旋。你现在,却要与她决绝。这些护你爱你之人,究竟为何缘故,要被你这样践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