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十九章 根本就是一本佛经!
    正惶恐间,这熊熊的无名怒火,不知怎么的,就烧到了钟懿身上。

    段墨腆着张催债般的脸,走到钟懿跟前,一拱手,阴阳怪气地道:“钟掌门,凌若渊可是九剑门门下。您可有说辞?”

    “说辞?”钟懿冷冷一笑:“我的说辞,刚才你们都说过了。”

    段墨虽然火气大,但大概是个脑子不太好使的。他听到钟懿回答,显然一愣,呆立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将谈判进行下去。

    一个圆滚滚,油腻腻的小老头及时地走过来,化解了段墨的尴尬。小老头虽油腻,但仿佛抵抗了时光的冲刷一般,颇有鹤发童颜的神韵。他胖乎乎的脸上,甚少皱纹,活像一个红彤彤的苹果。他笑嘻嘻地凑过来,对着钟懿道:“钟掌门,我们都是行将就木之人,你又何必为难晚辈呢?”

    钟懿看到这个嬉皮笑脸的小老头,却露出少有的和颜悦色。她竟然站起身来,对着小老头微微一颔首:“月华谷詹淇谷主,别来无恙吧。”

    詹淇笑得更卖力了。他像狗皮膏药一般黏上来,黏糊糊地道:“无恙,无恙。老夫闲散半生,如今才体会到,好吃,好睡,好心情,才是了不得的大事。”詹淇顿了顿,仿佛突然想起来,自己不是来叙旧的。他努力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道:“钟掌门,不管怎么说,这凌若渊,也曾是九剑门的弟子。如今出了这样的事,九剑门也很应该给天下一个交代的。”

    钟懿微微一沉吟,点点头,朗声道:“凌若渊虽曾经是九剑门弟子,但正如你们所说,凌若渊杀师灭祖,早被九剑门逐出门去了。”

    钟懿音量虽不大,整个演武场却突然谜之安静下来。

    几个掌门,也纷纷向着钟懿围拢过来。

    不但围拢过来,还个个挂着喜不自胜的表情。

    公孙玄喜滋滋地道:“钟掌门言下之意,是愿意和在场各位同仇敌忾,共同对敌了!”

    但钟懿没有让这种喜滋滋的气氛,继续欢腾下去。她冷冷地道:“自然也不是。”

    公孙玄喜滋滋的表情,立即凝固在脸上。他的脸,仿佛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由红变青,由青变白,再由白变黑。这绚烂的色彩,最终归结成,可以和段墨相媲美的浓浓墨色。他厉声道:“那你是要护着那个妖女,与天下武林为敌了?”

    围拢来的掌门,也从喜不自胜,变成了怒目而视,简直恨不能将眼珠子瞪出来。

    但这些喜怒无常的表情,仿佛并没有被钟懿放在心上。她仍然一副云淡风情的模样:“你们剑阁山庄、凌霄阁、宁远派、月华谷、千绥门、追云庄、长贞岛、夜晴宫,虽然自称八大门派,但也未可就是天下武林了。”

    “你!”公孙玄气得言语都不利索了:“我,我八大门派,纵横江湖数,数十年。如今已经誉满天下,名动江湖。谁人不敬重?谁人敢小觑?”

    “确实。”钟懿的表情还是淡淡的:“你们八大门派,纵横江湖数十年。但代价是什么,你我心知肚明。”

    “钟懿!”公孙玄全然不顾自己努力维持的人人敬重的形象,尖声尖气地大叫起来:“数十年前,我们不过是在替天行道,今日也是一样!”

    “道?”钟懿毫不示弱:“既是替天,为何手刃无辜?既是行道,八大门派为何瓜分真言宗?”

    “不要再提真言宗。”公孙玄几乎是吼了起来:“还说是天下至尊的武学,其实根本就是一本佛经!不但全是梵文,还晦涩难懂!如今八大门派,哪一个讨到了半点好处?”

    话音一落,公孙玄立即就发现自己犯了个祸从口出的错误。

    钟懿果然一声冷笑:“你们费尽心思,手染鲜血,结果没有讨到半点好处。真是可笑至极!”

    而演武场上上百人,大眼瞪小眼,津津有味地听着这出陈年八卦。

    “咳咳……”油腻腻的詹淇觉得不妥,颠颠地跑过来打圆场:“我说,你们两位,加起来都几百岁了,还在这里让小辈们看笑话。”

    詹淇顿了顿,露出难得的严肃表情道:“八大门派中,陆连山、肖成、祁峥、方锦宜已过世多年。如今段云已死,晋南重伤。当年的八人之中,只剩下老夫和公孙玄了。如果我们再不当机立断,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你们是否坐以待毙,与我何干?”钟懿一声冷哼。

    被人这么一怼,詹淇红苹果般的胖脸白了白。但他很快又堆起了灿烂的笑容,谄媚地道:“钟掌门,当年您师叔的事情,老夫深感遗憾……”

    “住口!”钟懿脸色铁青,打断了詹淇:“你们也配提我的师叔。”

    詹淇有点尴尬,但还是贱兮兮地继续道:“是是是,我们本不该再冒犯您师叔。但是,相信钟掌门的师父和师叔,也必定不想看到今日的情形吧。”

    钟懿一愣,眉头微皱,仿佛陷入沉思。

    詹淇一看钟懿态度松动,显得备受鼓舞。他又黏糊糊地凑到钟懿跟前,眨巴着小眼睛道:“钟掌门,我们也不是要让您与那凌若渊为敌,只是想让您在其中,说和说和。”

    钟懿神色一缓,颇有些为难地道:“只怕凌若渊,未必能被我说和……”

    “不错。”钟懿话音未落,突然被一阵阴冷的声音打断。

    演武场上虽有上百人,但都鸦雀无声地听着几位掌门的八卦。此时这阴冷之声虽然不大,却异常清楚。

    不但清楚,简直就像一阵冷风,吹进了众人的骨头里,让人产生一种,寒意。

    这种寒意,如同附骨之蛆,让人恐惧,又无法挣脱。

    恐惧,不但在骨头里,更在公孙玄和詹淇的脸上,清清楚楚地显现出来。

    这二人,一个眼睛极小,一个目光浑浊,此刻却都努力瞪大了双眼,连眨眼,都忘记了。

    不但瞪大眼睛,还张大了嘴,仿佛想要发出一声惊叫,又被生生地噎在喉中。

    这一双双惊恐的眼睛,仿佛看到了地府恶鬼。

    而这地府恶鬼,正踏着施施然的步伐,轻快地从大门走进演武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