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十七章 你且咬我一口,就当报仇了。
    说罢,祁峥死死地咬着牙,拼尽全力,勉强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蹒跚而去。

    看到祁峥走远,凌若渊一撇嘴:“跑得倒挺顺溜。”

    凌若渊将地上的蛇玉捡起来,拿在手中仔细端详。我和秦松,也挣扎着站起来。三个脑袋挤在一起,研究起这传说中的天下奇珍。

    这天下奇珍,只有拳头大小。上面的血迹,已经发黑。凌若渊用衣服使劲擦了擦,只见这天下奇珍,果然显现出惊人的光彩。

    一种绿莹莹的光彩。

    这种绿莹莹的光彩,仿佛是活的,就像一潭清泉,凝在这块蛇玉之中。

    在阳光下,这潭清泉,灵动幽深,仿佛要溢出来一般。

    我们三人咂着嘴,连连称奇。

    “我见过我娘戴的碧玉,据说是我爹花了一百金买来的。却也没有这蛇玉通透呢。”我如是说。

    “碧玉算什么?”秦松忘记了手疼,不屑地道:“我见过九剑门中,铸剑用的翡翠。那可是从西域弄来的。但也没有这蛇玉好看呢。”

    凌若渊只是呆呆地望着蛇玉,仿佛被迷住了一般。

    我想了想,问道:“但是,这么稀世奇珍,应该怎么用呢?”

    秦松是我们当中,最喜欢读书的,平日里,也喜欢卖弄自己的学问。他煞有介事地道:“当然是服用。没听见刚才那个祁峥说,这个东西,可以肉白骨,活死人。这个奇珍,定是可以入药。”

    我一听大喜:“那我们还等什么?把它分了吃掉吧。”

    我的这种想法,并非空穴来风。

    我们三人,经常在安乐山中,寻摸些古怪的东西来吃。

    有一次,我们在林中寻到一个小药瓶,里面盛着红色的药水。凌若渊指天发誓地说,这种药水,她曾经在咳嗽的时候,师父喂她吃过。这种药水甘甜可口,让她魂牵梦萦,难以忘怀。于是乎,我们在凌若渊的撺掇下,将瓶中的药水,分食了个干干净净。结果,是我们三人,昏睡了三天三夜,而凌若渊,被师叔打了个屁股开花。

    虽然如此,我们三人,对各种食物的蓬勃兴趣,还是没有一丝减少。

    此刻,听到我的提议,凌若渊却一口拒绝:“吃什么吃?这东西是我们的吗?”

    我有些迷惑:“不是我们的?那是谁的呢?”

    凌若渊面色一沉,凶巴巴地道:“当然是九头蛇的。”

    我和秦松一愣,却看见凌若渊一把抢过蛇玉,径直走到九头蛇跟前。

    昔日霸气十足的九头蛇,此时已经遍体鳞伤,奄奄一息了。唯一的一个蛇头,软软地瘫倒在地上。只有半睁的眼睛,才能看出它还是个活物。

    凌若渊看到九头蛇这副惨状,心中不忍。她将蛇玉往九头蛇面前一递,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今日是老子受了蒙蔽,将你害成这样。这个蛇玉,你就拿回去吧。”

    不知道是九头蛇听不懂人言,还是因为它心中怒火难消。这唯一的蛇头,竟然挣扎着抬起来。一双蛇眼,却是定定地望着凌若渊。蛇玉倒仿佛没有拿回去的意思。

    凌若渊被巨蛇盯得有些心虚。她想了想,无可奈何地道:“我知道你不能原谅我。老子既然做错了事,是定要受罚的。”说完,她将袖子一撸,露出自己嫩藕般的手臂,伸到巨蛇面前,大声道:“你且咬我一口,就当报仇了。”

    看到凌若渊又开始犯傻,我和秦松有些着急。

    我俩正要上前拉住凌若渊,竟看到惊异一幕。

    巨蛇的蛇头望了望凌若渊手中的蛇玉,通红的蛇眼中,竟然满是悲戚。接着,蛇头将蛇玉,向凌若渊的方向推了推,就一头栽到,再也爬不起来了。

    凌若渊有些着急,冲着巨蛇大喊道:“你什么意思啊?”

    秦松翻了个白眼,无可奈何地道:“蛇玉是从巨蛇蛇胆中所得。你如何还给它啊?难道让它自己吃了不成?”

    凌若渊一愣,神情悲伤起来:“那,那怎么办?”

    我走上前去,拍了拍凌若渊的肩膀,安慰道:“你虽与大蛇有仇,但也对它有恩。它大概是要把蛇玉送给你。”

    凌若渊的眼圈一红,哀声道:“这大蛇如此对我,我却一不小心,把它害死了。”

    悲伤中,凌若渊突然一转身,抓住站在身旁的秦松。然后将秦松全身上下,一阵寻摸。

    秦松被寻摸得有些尴尬,红着脸道:“你这是做甚?”

    只见凌若渊终于从秦松腰间,找到一枚丹药。她喜滋滋地蹿到巨蛇跟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将丹药塞进了巨蛇的嘴里。

    我和秦松大惊。这枚丹药,唤作摄魂丹。据说能在人离魂危急之时,暂时摄住魂魄,救人一命。但是这颗丹药,珍贵难得,整个九剑门上下,仅此一颗。因为掌门师父爱重她的这个独子,才将摄魂丹放在秦松身上,好让他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保命之用。

    但此时,凌若渊竟将这颗丹药,喂了一条蛇!

    好不让人扼腕痛惜!

    在我和秦松的震惊中,凌若渊笑嘻嘻地转过身,拍着胸脯道:“若是师父问起来,就说是老子偷来吃了。反正不会连累你们两个。”

    秦松叹了口气,幽幽道:“罢了,我娘既然将摄魂丹放在我身上,估计也早料到会被你霍霍去。”

    我看着缓缓醒转的巨蛇,有些担心:“那这九头蛇,之后怎么办呢?”

    凌若渊笑了笑:“当然是带回安乐山。”

    ……”

    .

    .

    钟懿讲完了故事,沉默了许久。她的目光闪动,仿佛对往事,颇为流连。

    戴天却很着急,不满地叫起来:“师伯,你的故事还没有讲完。”

    钟懿斜瞟了戴天一眼,懒洋洋地道:“怎么没讲完?”

    戴天想了想,说道:“你分明是要告诉我,凌若渊是个怎样的人。但是你怎么讲了个关于蛇的故事呢?”

    钟懿叹了口气,缓缓道:“凌若渊对一条蛇,都能够舍命相救。所以,她绝对,不是个坏人。”

    戴天歪着头,有些不甘心:“那,那结果是什么呢?”

    “结果?”钟懿有些不明白:“什么结果?”

    “比如,九头蛇怎么样了?”

    “九头蛇吃了摄魂丹,嘚瑟得不得了。一回到安乐山,就逍遥自在去了。”

    “那蛇玉呢?”

    “蛇玉?就在你的那把名剑玉缺里啊。”

    “什么?蛇玉被铸成了玉缺剑?”

    “不错。凌若渊对蛇玉入药,毫无兴趣。因此她执意要把蛇玉铸成宝剑。可惜,我们的师叔聂轻寒看上了那块天下至宝,硬生生地从凌若渊手中,将蛇玉抢了去。这才有了如今这把名动天下之剑,玉缺。”

    “那凌若渊蛇玉被抢,她能甘心?”

    “当然不甘心。不但不甘心,还气得要命。可惜一物降一物,聂师叔,简直就是凌若渊的克星。”

    “克星?”

    “不错。聂师叔是九剑门的执法长老,专门负责刑罚之事。凌若渊见到她,就像是老鼠见了猫。”

    “那你们三人,可是受到了惩罚?”

    “那是自然。聂师叔看见我们三人,一身是血,浑身是伤地回到九剑门,大发雷霆。她甚至说,非常后悔,当年将凌若渊带回九剑门。不但如此,她还给了凌若渊,很多严厉的惩罚。”

    “严厉的惩罚?”

    “聂师叔说凌若渊品行不佳,尤其让她不能容忍的是,凌若渊总是以‘老子’自居。因此聂师叔交给凌若渊一本叫做阿含经的佛经,让她抄写了一百遍,说是要让她体会佛学修养。”

    “一百遍啊?哈哈哈……”

    “不错。那时候,凌若渊抄佛经抄得半死不活,连做梦时,也在背佛经呢。”

    “哈哈哈……”

    “聂师叔还说,凌若渊的短剑,杀伤力过大,容易招惹事端。因此,聂师叔不允许凌若渊再用短剑。”

    “难怪若渊前辈,现在用的是长剑。”

    “因为不能再用短剑的事情,凌若渊可是恨毒了聂师叔,整整一年,没有跟聂师叔讲话呢。”

    “一年不讲话啊?岂不是憋死了?”

    “凌若渊虽不跟聂师叔讲话,但聂师叔可没少念叨凌若渊。聂师叔说凌若渊的剑术没有章法,就逼她苦练九剑门的九绝剑。”

    “九绝剑?那可是门中最难学的剑法啊!”

    “不错。九绝剑,要求习剑者绝情、绝爱、绝痴、绝嗔、绝贪、绝杀、绝饮酒、绝偷盗、绝妄语。并且习剑者,需要日复一日,起早贪黑,付出比常人辛苦十倍的精力和心血,才能有所成就。”

    “那么多要求,若渊前辈岂不是很痛苦?”

    “确实痛苦。凌若渊那时,几乎是每天流着眼泪,骂着娘,才能练完剑。”

    “哈哈哈……”

    “其实聂师叔之所以给凌若渊选择九绝剑,就是要找个事情困住她,让她再没有精力,去惹是生非。”

    “那这个办法有没有奏效呢?”

    “凌若渊是个争强好胜的人。虽然九绝剑难学,但是凌若渊偏不愿轻易认怂,真真是每天咬着牙去练剑。那几年,果然老实了许多。”

    “那若渊前辈,后来怎么会被冰封在醉月崖?”

    “.…..”

    “师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