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十六章 小姑娘,你到底有多少把剑?
    秦松抽出他的烬潋,而我也取出一把墨绿长剑嫣珏。烬潋和嫣珏,都是师叔聂轻寒所赠,皆非凡品。

    我二人蓝绿长剑剑尖一指,对着壮年人做出防御之势。

    壮年人哈哈大笑,仿佛看到螳臂挡车。

    我和秦松大喝一声,挑剑就向壮年人攻去。我的剑法轻盈,专攻壮年人门面,而秦松剑法厚重,只攻壮年人下盘。

    我二人这套剑法,也是师叔聂轻寒所教,据说只要我二人合力,一般武林中人,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为此,凌若渊还生了很久的气。她对于师叔聂轻寒赤裸裸的偏心,极度不满。师叔对于我和秦松,确实青眼有加,又赠剑,又赐剑法。而凌若渊,却是什么也没有捞到。因此凌若渊才费尽心思,自己打造了七把短剑,就是要证明,即使没有人赠剑,她也是有剑的人。

    可惜,我和秦松引以为傲的剑法和宝剑,并没有让我们讨到便宜。

    壮年人看似壮硕,身形却异常灵活。眼看嫣珏剑就要刺到他的眉心,烬潋剑就要扫到他的大腿,他却诡异地向后一退,避开剑锋。他再往旁边一闪,一掌挥出,正中嫣珏剑剑身,同时脚尖一挑,正踢中秦松持剑之手。

    我们惊讶的,不仅是此人的诡异速度。更让我们恐惧的是,这个壮年人的磅礴内力。

    他的一掌一踢,看似简单随意。但我和秦松,却是如同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壮年人的一掌过后,我发现嫣珏剑上承受的力道,竟然源源不断地从剑传到我的持剑之手上,再沿着我的手,播散到我全身经脉。在我经脉中横冲直撞的,是一种难以描述的,如万丈寒冰压在我身,又如同被烈火炙烤的感觉。这种感觉,忽冷忽热,忽强忽弱,却让我如同抓心挠肺,难以忍受。我难以维持身形,跌倒在地,竟再也站不起来了。

    我惊恐地望向一旁的秦松。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跌坐在地上,面色苍白,冷汗淋漓。更糟糕的是,他被踢中的右手,明显已经折断,连烬潋剑,也不能持握了。

    看到我二人受伤,被掀翻的凌若渊,从七八米远的地方尖叫着冲上前来,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只听秦松大喝一声:“不要过去!”

    准备要拼命的凌若渊愣了愣,硬生生地刹住了脚。

    秦松用左手抹了抹额角的冷汗,沉声道:“我知道这个人是谁。他用的,是冰炙掌。如果我没有猜错,他应该是夜晴宫的人。我们,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壮年人听了,哈哈大笑,忍不住地夸奖起秦松来:“好小子,有见识!在下正是夜晴宫掌门祁峥。”

    谁知凌若渊狠狠地啐了一口:“呸!听说夜晴宫也自称正派。没想到掌门却是个奇丑无比的。真是见面不如闻名。”

    祁峥一听大怒,冷声道:“你们是九剑门人,我本想放你们一马。谁知你们识破我身份,现在又口出狂言。我是断不能手下留情了!”

    说完,祁峥大喝一声,一掌向凌若渊挥来。

    秦松大急,冲着凌若渊大喊道:“此人内力诡异,切不可接触他的手掌!”

    这边厢,也不知道凌若渊有没有听到,秦松在紧要关头的谆谆教诲。只见她突然原地一个翻身,腾身而起,避开了祁峥的一掌。

    凌若渊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线,正闪到了祁峥背后。她对着祁峥轻轻一推,再翩然落地。

    祁峥只觉得背部一阵轻微的刺痛,仿佛被蚊子叮了一下。

    他迷惑地转过身,正看到落在他身后的凌若渊,笑嘻嘻地望着自己。

    祁峥心中一惊,觉得这个丫头行事离经叛道,不能小视。于是他怒问道:“你做了什么?”

    凌若渊从腰间摸出个小巧的短剑,只有数寸长。她盯着小剑,自言自语地道:“老子的七把短剑,是老子的心血之作。可惜刚才已经用完了。不过,你这个丑八怪的皮,定没有那大蛇的厚。所以,用这些普通的小剑,就完全足以了。”

    祁峥这时感觉背部的刺痛感,越发明显起来。他用手一摸,自己的双侧肩背部,赫然插着两把小剑。虽然小剑短小,但正好插在秉风穴。祁峥一时双手酸麻,几乎抬不起来。

    祁峥惊怒交加,他突然腾身而起,双腿连用,向凌若渊横扫过来。

    祁峥身材高大,而凌若渊矮小。此时祁峥奋力向凌若渊一击,颇有些杀鸡用牛刀的感觉。

    可是,这杀鸡的牛刀,也依然没有奏效。

    祁峥的掌法腿法,不但内功诡谲,能产生极寒和极热的效力,而且,他的速度,一直是可以致人于死地的存在。

    但是,这个不起眼的紫衣丫头,速度之快,远在祁峥之上。

    她仿佛根本不是人。只有鬼魅,才能有如此快的动作。

    殊不知,这紫衣丫头,如何能有鬼魅般的灵动身形?凌若渊的这一身凌厉轻功,其实都是在九剑门中,她闯祸之后,逃避师父师叔的追打之中,练就而来。

    只见凌若渊身形一晃,又凭空高高跃起。她轻松闪过祁峥的连续横扫,只在空中留下一条长长的紫色虚影。

    祁峥双腿连扫,气势如虹。当他轰然落地,竟然站立不稳,一下子跪倒在地上。祁峥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双腿仿佛变成木头一般。他心中骇然,定睛一看,自己腿上的地机、血海穴位之上,果然又多了几个小剑,深入血肉。

    祁峥深吸一口气,按捺住心中的惊异,语气变得和软许多:“小姑娘,你到底有多少把剑?”

    凌若渊站在离祁峥不远处,眨眨眼睛,一本正经地道:“老子平生最喜欢铸剑。短剑只有七把,小剑嘛,老子也数不清楚。”

    说完,凌若渊炫耀般地打开自己的腰带。一条深紫色的锦缎腰带上,竟然密密麻麻,全是数寸来长的小剑。这些小剑,金光闪闪,在阳光下璀璨夺目。

    祁峥的心凉了半截。这个古怪的丫头,虽然剑术缺少章法,但是身法诡异。并且她精通经络之理。这些小剑,如果全被她扎在自己的穴位之上,自己估计下半生就是个废人了。

    祁峥不敢托大,只能从怀中,将血淋淋的蛇胆取了出来,扔给凌若渊。

    但是输给一个半大的小丫头,这种糗事还是让他,万万不能接受的。于是祁峥还是恶狠狠地道:“罢了。今日我与那巨蛇相斗,耗费了不少精力。我就不与你们这些小辈在此纠缠了。这蛇胆,本来也有你们之功,今日我就赠与你们。姑且与九剑门结个秦晋之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