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十三章 我的心呀我的肝儿!
    凌若渊当时,只有十二、三岁光景,站起身来,还没有一个蛇头高。

    但是她轻功甚好。她一个腾身,就向着离她最近的一个蛇头刺去。

    九头蛇正专注于撕咬蛇颈之上的壮年人,对于这个矮小的身影,根本视若无物。

    这个被视若无物的矮小身影,灵巧地绕着这个蛇头一个旋转,又翩然落地。

    她手中的短剑,闪着寒光。剑尖之上,却滴答着暗红的血迹。

    这个蛇头仿佛有些惊异,回过头来,开始打量眼前这个不起眼的矮小身影。

    这个矮小的身影,梳着两个发髻,一身淡紫色衣衫。她红扑扑的脸上,一双大眼睛,正对着蛇头挤眉弄眼。

    蛇头有些愤怒,打算张口去咬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奇怪生物。

    但还没有咬到凌若渊,这个蛇头,竟然轰然倒地。

    这颗蛇头,咕噜噜地滚了七八米,还张着血盆大口,眼睛里满是惊异。

    它仿佛不能相信,自己的这颗头,竟然已经被凌若渊的短剑生生地砍了下来。

    蛇颈上留下个水桶般大小的断端,汩汩地冒出黑血。

    这时,巨蛇终于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

    不但疼痛,还有极度的愤怒。

    剩下的八个蛇头,停止了所有的撕咬。

    八双通红的眼睛,死死等盯着笑得得意洋洋的凌若渊。

    凌若渊也用大眼睛,毫无畏惧地回望着巨蛇。

    虽然断头处仍流血不止,但巨蛇似乎毫不在意。八个头高高地抬起,蛇颈弯曲紧绷,仿佛满弓的箭。

    气氛突然变得很诡异。

    周围寂静下来。

    刚才还嘈杂的人群,似乎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愣在原地,一言不发。

    而伏在蛇颈之上的中年人,感觉到了危险。他突然大喝一声:“快跑!”

    话音未落,八个蛇头,如同利箭,疾风般地向凌若渊咬去。

    巨蛇虽庞大臃肿,但动作凌厉迅猛。蛇头的攻击,如同海浪,一波又一波地向凌若渊袭去。

    站在栅栏之外的我,心已经沉到了谷底。

    我紧紧地抓住栅栏,手心全是冰冷的汗水。我声音颤抖地高喊道:“凌若渊,你快回来!”

    但凌若渊看到巨大的蛇头,如同暴雨一般,向自己砸过来,仿佛有点懵。

    我双腿发软,双耳嗡鸣。我不能相信,也不能忍受,我的好友,就这样惨死。

    我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模糊了我的视线。

    但在我模糊的视线中,却看到怪异的一幕。

    这怪异的一幕,简直让我欣喜若狂。

    只见排山倒海般的蛇头袭击中,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奋力地前行。

    我使劲揉了揉眼睛,发现奋力前行的,并不是一个身影,而是两个。

    并且,前行也貌似并非奋力。

    反而有些欢快。

    秦松,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跳进了空地之中。他正拉着凌若渊,穿行在蛇头进攻的浪潮之中。

    蛇头的攻击,又狠又快。每一次,都带着让这两人丧命的威势。

    但是这两个人,每一次,都能擦着毒牙的边缘躲开,化险为夷。

    这二人左闪右避,在空地中绕起圈子来。

    而巨蛇只能徒然又固执地跟在他们身后,愤怒又无可奈何。

    秦松当时也不过是个半大的瘦高男孩。他一身银灰色长衫,面容沉静如水。在同辈的师兄弟之中,秦松年纪不是最大的,却是最老沉的一个。他总是板着个脸,皱着眉头,说一些文邹邹的大道理。

    怎奈何,这凌若渊,偏偏是他的克星。

    凌若渊最大的爱好,就是逗这个不苟言笑的师兄。

    但凡有凌若渊的时候,秦松通常只能哭笑不得。

    此时,被巨蛇追得满场跑的凌若渊,仿佛并不觉得害怕,反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在凌若渊的感染下,连表情严肃的秦松,也愉悦起来。

    两人边跑边笑,还不时回头看看那些如影随形的蛇头。

    仿佛这并不是生与死的较量,而是九剑门中的一场嬉戏。

    但二人除了嬉戏,却并无还手之力。

    八个蛇头似乎根本没有力竭之象,进攻反而越来越快。

    而秦松和凌若渊,却是越跑越慢,和巨蛇的距离渐渐拉近了。

    伏在蛇颈上的壮年人,有些着急。他大喊道:“把剑给我!”

    凌若渊听了,也不犹豫,将手中的短剑向上奋力一抛。

    壮年人空手向前一伸,正好接住凌若渊的短剑。壮年人将短剑一横,向着用铁链勒住的蛇头狠狠划去。

    手起刀落,寒光过后,这第二个蛇头,竟也被壮年人砍了下来。

    壮年人一手提起蛇头,一边不忘对凌若渊发表了赞叹:“好锋利的剑!”

    凌若渊竟然也不忘礼尚往来。她冲着壮年人一笑道:“壮士好眼光!”

    这二人的互相吹捧,还没有结束,这边已经异变陡生。

    巨蛇连失两头,已经痛得撕心裂肺。它不再追逐凌若渊,而是满地打滚挣扎起来。

    巨蛇此时已陷入癫狂。它身躯庞大,在不大的空地之中疯狂翻滚,很快就带来了灭顶之灾。

    蛇身撞倒了周围的栅栏,蛇尾抽打在方才还欢笑叫好的人群身上。

    人群惊慌失措,慌忙向后撤去。慌乱之中,人们互相推搡、挤压,甚至,踩踏。

    很快就有老人和小孩倒地,在纷至沓来的踩踏中尖叫哀嚎。

    随着人群后撤,巨蛇周围的空间陡然增大。但巨蛇显然已经不再执着于痛苦挣扎。它开始疯狂追逐周围的人群。一旦捉到人,巨蛇却并不吞噬,只是凶狠的撕咬,直到被捉之人鲜血淋漓,血肉模糊。巨蛇显然是对人怀恨至极,一心报复。但它却忌惮于凌若渊等人的本事,只能将一腔怒火,发泄到普通人的身上。

    很快,空地就被鲜血染红,空气中升腾起浓重的血腥味。

    我暗叫一声不好。这祸水东引,伤及无辜,可怎生是好?

    我来不及细想,提剑就向巨蛇追去。

    但我还没有追到伤人的蛇头,却听见巨蛇发出震耳欲聋的厉啸。

    这种厉啸之声,异常尖锐,让所听之人,头晕目眩。

    随着厉啸之声,剩下的七个蛇头,突然同时放弃了撕咬人群,而是扭过头去,定定地瞪着自己的蛇身处。

    我有些诧异,也扭头去看那蛇身。

    只见一个小小的紫衣女孩,正伏在蛇背之上。她的两个发髻已经有些散乱,但乱发仍遮挡不住她耀武扬威的神情。她一手持着一把短剑,剑尖已经深深地插入巨蛇的蛇背之中。

    女孩的紫衣,已经被巨蛇的黑血染得不成样子。但她依旧得意洋洋地大叫道:“丑东西,快来咬我呀。伤些普通人算什么英雄?”

    这个正在跟巨蛇探讨英雄概念的,正是凌若渊。

    巨蛇显然怒不可遏。它开始疯狂地甩动自己的蛇身,企图将凌若渊摔下来。

    但凌若渊就像一张狗皮膏药,死死地赖在巨蛇蛇背上。

    凌若渊手中的短剑,是她自己锻造的,共有七把。短剑只有一尺来长,却是用尽了凌若渊从各位师叔师伯那里捣腾来的奇珍异宝铸造而成。短剑锋利无比,削铁如泥。平日里凌若渊对这七把短剑珍视异常,还起了个情深义重的名字,叫做‘我的心呀我的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