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十二章 本姑娘最讨厌这些不长脚的东西。
    双头蛇常见,这九头蛇,果然是天下奇珍。

    但是这个奇珍,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份贵重。它显得很愤怒,为了被打扰的沉睡而焦躁不安。

    九头蛇笨重的身体,缓缓从竹箱中逶迤而出。九个头晃动着獠牙,滴答着鲜血,发出低沉的嘶鸣。

    嘶鸣之声,从低沉,逐渐尖锐起来。

    九个蛇头来回环视着周围,仿佛在寻找猎物,来安慰自己的焦躁不安和辘辘饥肠。

    周围惊恐的人群,在九个蛇头的打量之下,显得更加惊慌。

    人群开始慌乱地四散开来,仿佛九头蛇寻找的猎物,就是自己一般。

    凌若渊的脸色煞白。她紧紧抓着我们的手,变得冰冷而颤抖。她自言自语地嘀咕道:“本姑娘不是怕。本姑娘是最讨厌这些不长脚的东西。”

    我虽然也害怕,但觉得有些好笑。

    凌若渊号称勇猛无谓,其实不过是个虚张声势的绣花枕头。

    于是我在小心呵护她自尊心的情况下,附和道:“对对对。这些虫啊,蛇的,忒令人生厌,也甚是无趣。我们且不要看了吧。”

    凌若渊回过头来,对着我深以为是地点点头:“天色不早,那我们就赶紧回九剑门是正经。”

    说完,她拉着我们,就准备开溜。

    谁知,本来四散的人群,突然又迸发出惊讶的叫声。

    我们三人,好奇地回头一看,才发现,空地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个人。

    虽然勉强可以辨认出是个人,但是,这个人,比怪蛇,还要古怪。

    这个人,说他是人,其实,更像个,野兽。

    他披散着头发,面目污秽,身披兽皮。他整个人匍匐在地上,手脚上,戴着沉重的铁链。

    虽然看不清楚这个人的面目,但此人全身肌肉发达,应该是个壮年人。

    但是这么个正值壮年之人,却如猪狗般,被人拉扯着,走进,或者说,爬进了栅栏围成的空地。

    此人一进入空地,九头蛇立即变得机警起来。九个蛇头停止了厮杀,而是高高地竖起,紧紧地盯着对面的壮年人。

    显然,九头蛇已经将壮年人,当成了猎物。

    围观的人群发出惊呼。或者,应该说,人群中,迸发出震耳欲聋的,叫好声。

    “九头蛇对战大力士啊!”

    “精彩!精彩!”

    “这个才有看头嘛。”

    “不见点血,那不是忽悠我们吗?”

    “……”

    不但叫好,围观的人还纷纷慷慨解囊,将如雨般的铜钱碎银子,抛进空地里。

    本来要开溜的凌若渊,皱了皱眉,停住了脚。

    她转过身,定定地瞪着匍匐在空地上的壮年人,若有所思地道:“见了血,就精彩了?”

    我也觉得有些气闷,凑到凌若渊身边,轻声道:“世上之人,多喜欢热闹。至于这个热闹后面是什么代价,这个代价是否惨烈,人们多是不在乎的。”

    凌若渊的脸色变了变,问道:“世道人心,真的凉薄至此吗?”

    秦松走过来拍了拍凌若渊的肩膀,说道:“九头蛇是阿萨姆[9]豢养的圣物。这个人,应该部落里的奴隶。因此,他的生死,被认为是无足轻重的。”

    “无足轻重?”凌若渊不满地叫起来:“奴隶怎么了?他若是死了,他的父母,也会难过的吧?”

    说到父母,身为孤儿的凌若渊,仿佛被触到了痛处。她眼圈一红,泪光闪动。

    看到凌若渊伤心,我和秦松都有些不忍。我们握住了凌若渊的手,想要安慰她。

    但是,我们说的安慰的话,凌若渊一句都没有听见。

    因为周围的人,像打了鸡血一般,高声叫喊起来。

    原来是九头蛇,对着自己的猎物,展开了进攻。

    九头蛇虽然灵智不高,又刚在自己与自己的厮杀中挂彩,但是丝毫不影响它,可怕的攻击力。

    刚才还互相撕咬的九个蛇头,此时已经偃旗息鼓,一致对外了。九个蛇头,九双铜铃般的眼睛,狠狠地瞪着前方的壮年人。九条血红的信子,交替伸缩,发出震耳的丝丝声。

    这种丝丝声,让人听了后背发凉。仿佛是要开餐之前,伸出舌头舔舔嘴唇。

    这种丝丝声,如同追魂之声,声声扎在人的心上。

    九头蛇的蛇身,此时高高地立起来,有两人多高。

    蛇身虽然庞大,却异常灵活。

    随着一声嘶鸣,九头蛇突然向前一晃,转眼就到了壮年人的跟前。

    但九头蛇并没有攻击壮年人。九个蛇头,居高临下地盯着壮年人。

    壮年人此时站起身来,也盯着九头蛇。

    这一蛇一人,就这样静静地相对而视。

    “他们是在较量气势。”秦松低声说道。

    这种气势上的较量,大概很快就有了结果。

    大蛇的其中一个头,突然张开大嘴,向壮年人的头部咬去。

    人群发出惊呼。眼看壮年人就要血溅当场。

    但是壮年人突然举起自己手上的铁链,死死地将大嘴抵住。

    大蛇见一咬不中,有些气恼。很快第二个头、第三个头,接二连三地向壮年人咬去。

    壮年双手被铁链固定在一个蛇头中,无法动弹。很快,他的身上,出现了骇人的伤痕,一时间血流如注。

    凌若渊看到壮年遇险,仿佛很是着急。她一个箭步,向栅栏边冲过去。

    我一把将她拉住,这九头蛇威力无穷,岂是她一个小孩子可以抗衡的?

    凌若渊个头虽然不大,但是却有一股子蛮力。她使劲地试图挣脱我拉住她的手,拼命地向栅栏边跑。

    就在我们纠缠的时候,只见壮年人已经陷入险境。

    九头蛇的蛇头,已经像水蛭一样,紧紧地咬住壮年的身体,吞噬他的血肉。

    但是壮年人也不是坐以待毙的角色。

    只见他突然大喝一声,用力一甩。

    这一甩,力道极大,瞬间将几个蛇头,甩开了去。

    壮年人丝毫不犹豫,用脚狠狠一跺地,竟然翻身而起。

    转眼,壮年人就落在九头蛇的巨头之上。他用双腿牢牢地夹住巨蛇的脖子,双手一翻,就将手中的铁链勒在了其中一个蛇头上。

    壮年人双手一用力,这个蛇头立即吃痛,徒然地张着大口,露出獠牙。

    这个蛇头很快疼得面目扭曲,双眼突出,连喷着腥臭的蛇信子也无力地耷拉下来。

    其他几个蛇头露出拼命之势,纷纷扭过头来,疯狂地向壮年人撕咬。

    壮年人身上,很快鲜血淋漓。

    鲜血,不但让巨蛇变得狂躁,也让周围的围观人群兴奋不已。

    尖叫、欢呼、掌声、如雨的打赏,从这些冷漠的看客中,汹涌而来。

    “这些人是疯了吗?”凌若渊吃惊地望着周围叫好的人群,不可置信地道。

    “他们没有疯。他们只是麻木罢了。”秦松叹了口气,低声道,“人的本性,就是自私。很多人,可能不是奸恶之徒。但对于不公和欺凌,他们会选择沉默,默许,甚至推波助澜。别人的痛苦,哪怕只是带来瞬间的欢乐,很多人,也会毫不犹豫地去做。”

    可惜,秦松絮絮叨叨的感慨,还没有说完,凌若渊已经没有耐心听下去了。

    只见黑影一闪,一个娇小的身影,竟然越过栅栏,跳到空地里去了。

    我大惊失色,定睛一看,正是凌若渊,举着一把短剑,冲了进去。

    [9]:阿萨姆:傣族旧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