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十一章 一个怪物!
    我和凌若渊,一同长大。

    一同长大的日子,是我们一生之中,最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

    童心纯真,毫无杂念。

    在一次次上山下河,逗猫惹狗之中,我们成了莫逆之交。

    我们形影不离。

    同吃,同住,同学铸剑。

    同喜,同乐,同悲。

    我们窝在一床被子里,讲着鬼故事,然后把自己吓得半死。

    一个人生病了,另一个,就会守在床边,讲着笑话,让难喝的苦药,也变得有趣。

    九剑门中的弟子,多是江湖世家的儿女,一到过年过节,便会回到家中,共聚天伦。

    偏偏这个时候,是作为孤儿的凌若渊,最为寂寞难熬的时刻。

    我便把凌若渊带回家中,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她那颗看似坚强的玻璃心。

    幸亏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人,也对凌若渊的玻璃心,颇为呵护。

    那就是你的师父,我的师弟,凌若渊的师兄,秦松。

    秦松是师父曾澜的长子,是那种,在九剑门中,可以横行霸道的角色。

    但是秦松,把横行霸道的权利,留给了凌若渊。

    凌若渊,就这样,成了九剑门中,最耀武扬威的货。

    山里的动物被我们追得上蹿下跳,附近农户地里的萝卜被我们拔了个精光。

    九剑门的各位长辈,也被我们捉弄得苦不堪言。

    到师父那里告状的人,简直要把师父的门槛踏破了。

    但师父,对我们出奇地纵容。

    特别对于那个混世魔王般的凌若渊,师父仿佛有着浩荡的耐心。

    这种耐心,可能与凌若渊的天资有关。

    师父说,凌若渊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虽然平日里没心没肺地疯玩,但是凌若渊,妥妥地是个学霸。

    她的铸剑和剑术,在我们那一辈的师兄弟中,是最耀眼的。

    因此,在凌若渊的带领下,我们有恃无恐地,把九剑门中的岁月,过得颇为自由自在,荡气回肠。

    不但在九剑门中折腾,我们还经常,偷偷摸到山下去,霍霍苍生。

    我们最喜欢的,是到安乐山下的城镇里去。那里有鸡枞饵块、过桥米线……可以让我们吃得脑满肠肥。还有各种有趣的把戏,让我们起早贪黑地惦记着。

    有一日,我们又瞒着师父,出现在山下的他郎城[7]中。

    他郎城,因茶马往来而热闹非凡。

    城中的商贾川流,马铃之声连绵不绝。

    我们大吃大喝之后,腆着肚子,挤在人群之中,给一场落俗套的把戏,大声地喝彩。

    落俗套,是因为,不过是些吞刀碎大石的小场面。

    但是我们依然很卖力地拍手,跳着脚地欢呼,嗓子都喊哑了。

    很快,我们的倾情付出,有了回报。

    这场落俗套的把戏,突然有了转机。

    几个窄衣长裙的秀美女子鱼贯而出,将围观的人群疏散开来,空出好大一块场地。然后场地周围,被密密实实的栅栏围了起来。

    人群沸腾起来,仿佛被什么神秘的原因点燃了热情。人们你推我挤,极力地往栅栏里张望,脸上挂着期待的兴奋表情。

    我们当时不过是十几岁的小屁孩,一时被汹涌的人群,挤得站立不稳。

    如同惊涛骇浪上的扁舟,弱小,无助,可怜。

    当然,弱小可怜之类的,在凌若渊身上,是不可能存在的。

    她将脸一抹,拉起我和秦松的手,大喝一声,就往人群深处钻去。

    凌若渊身材瘦削,浑身上下又是一股无所畏惧的劲儿。她拉着我们,专门往人最多最密集的地方钻。

    不过一会儿,被撞了腰的,踩了脚的,杀猪般地叫嚣声,在人群中此起彼伏起来。

    但是,我们也成功地抢到了栅栏旁最好的观景位置。

    在我和秦松崇拜的眼神中,凌若渊向我们挤挤眼睛,一副神气得意的模样。

    那个模样,是那么绚烂。

    就像是阳光下的迎春花一般,金灿灿的。

    这一幕,多年来,一直刻在我的脑海里。

    不能忘怀。

    就在我们的洋洋得意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得意很快就变成了惊讶。

    不但我们惊讶,刚才还兴奋不已的人群,突然如同掉进了冰窟,热情高涨的火焰突然熄灭了。人们默不作声,呆滞地傻站在原地。

    很快,站在原地的人们,开始悄悄地向后退却。

    默不作声的人群中,开始迸发出惊疑声,惊呼声,甚至尖叫声。

    当然,作为九剑门混世魔王的凌若渊,断不会轻易地露出怯意。

    即使胆怯,凌若渊也会故作镇定,不露声色。

    果然,凌若渊面色苍白,却如同木桩一般,依旧稳稳地立在栅栏前。

    凌若渊是我们三人中,年纪最小的。既然她都没有吓得逃跑,我和秦松自然也只能硬着头皮装胆大,哆哆嗦嗦地立在凌若渊的旁边。

    当时,我打心眼里佩服这个个头不大的小师妹凌若渊。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胆色。

    虽然,后来凌若渊偷偷告诉我,她当时并不是胆色超群,而是,她已经,被吓软了腿,挪不动地方了。

    这把混世魔王都吓软腿的,确实是个了不得的东西。

    一个怪物!

    .

    .

    在栅栏围成的空地中央,被抬上来个巨大的箱子。

    箱子用竹篾编成,被十来个缠着头巾,穿着短衫长裤的年轻人抬上来。

    这些年轻人,身材高大壮实,手臂上纹着繁复的花纹[8],显得霸气十足。

    但竹箱被放到空地中央后,这些霸气十足的年轻人突然嗖的一声,做了鸟兽散,跑得干干净净。

    仿佛,他们对箱子里的东西,颇为忌惮。

    但竹箱被孤零零地落在空地中央许久,却毫无动静。

    仿佛箱中让人忌惮之物,正在沉睡。

    过了良久,惊恐的人群,仿佛失去了耐性,又纷纷聚拢来,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直到,一阵悠远的笛声传来。

    笛声很动听。

    但曲调却有些怪异。

    听起来,仿佛正在喃喃低语。

    很快,这喃喃低语,有了回应。

    空地中央的箱子中,发出低低的嘶鸣声。

    嘶鸣之声并不尖锐,却异常地震耳发馈,让人的耳膜生疼。

    不但耳膜,连人心,都莫名地颤动。

    更加让人心震颤的,是那让人忌惮之物,随之从沉睡中清醒。

    并且,从箱中出现了。

    准确的说,是爬出来。

    果然是一个怪物!

    一条蛇!

    一条车轮粗细的蛇!

    但细细看来,又分明不是一条蛇。

    九个牛头大小的蛇头,互相缠绕,又互相撕咬。

    九个蛇头,仿佛极度憎恨彼此,张牙舞爪,仿佛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互相啃咬,直到鲜血淋漓。

    不过,这九个怪物,可能皮肉极其粗糙,即使鲜血淋漓,依然生龙活虎,凶神恶煞。

    九个凶神恶煞的蛇头,黝黑发亮,长相丑陋,还散发出浓重的腥气,令人作呕。

    它们一边互相残杀,一边扭动着身体,从竹箱中爬出来。

    这时大家才发现,这九个蛇头,虽然互相憎恨,但却只能永远相爱相杀。

    因为,它们竟共用同一个身体!

    原来是一蛇九头!

    [7]他郎:今云南墨江县。

    [8]傣族男子有纹身习俗,以示勇敢或祈求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