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四章 段云,别来无恙否?
    这女鬼站在二妮面前,居高临下地盯着二妮,面色冷峻。

    但这冷峻的面容,也不能掩盖,这女鬼的绝美容颜。

    她凤眼微挑,眉目如画。

    这如画的容颜,却和这洞中的万年寒冰,如出一辙。

    她的脸,阴沉得如同幽深峡谷,可望而不可及,冷清得如同高山雪莲,纯净而不容侵犯。

    但这寒冰一般的脸,仿佛比青面獠牙的鬼脸,更加让人恐惧。

    因为二妮可爱的小脸,正变得扭曲,也不知道是因为惊恐,还是断掌的疼痛。

    “妖女!”二妮嘶声力竭地叫道:“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女鬼刚从冰中走出来,仿佛有些疲惫。她对于二妮的歇斯底里,竟也不言语,只是冷冷地将擎在手中的断掌,弃之敝履般地推将出去。

    二妮被这一推,连退两步。她收回右手,顾不得剧痛,大喝一声,竟腾身而起。

    二妮虽然右手已断,但她左手翻飞,赫然正是她的绝学十二追。

    女鬼看见二妮左手来袭,竟然丝毫不躲闪。

    转瞬之间,二妮单手挥出十二掌,又快又狠,显然是打算拼命了。

    这十二掌,一掌不落地,全部打在了女鬼的身上。

    二妮翩然落地,收回左手,长吁一口气。

    但是,二妮脸上的表情,却并不轻松。

    她的明晃晃的大眼睛,逐渐闪现出犹疑,不解,甚至,惊恐。

    因为,身中二妮十二追的女鬼,此时正有些戏谑地望着她。

    女鬼白衣如雪,不沾染一丝尘埃。刚才的十二掌,仿佛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虽不染尘埃,女鬼仍然弹了弹衣袖。她随即叹了一口气,幽幽地向着二妮走过来。

    女鬼的脚步很轻,婀娜如踏云前行的女仙,娉婷如待字闺中的小姐。

    但她婀娜娉婷的身姿,却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诡异感觉。

    如同暴雨之前的沉闷,骇浪之前的平静。

    那是一种威压,一种凌厉的杀气。

    二妮忍不住连退数步。

    她感觉自己的心头一紧,升腾起一种,从没有体验过的,恐惧。

    二妮曾历经大小数百战,从没有体验过恐惧。别人的生死,在她眼中,不过是人生的一场风景。

    但是此时此刻,二妮却感觉到了从心底,冒出来的一种寒冷感。

    这种寒冷的感觉,比山洞中的万年寒冰,更让人战栗。

    二妮脸色苍白,她用左手死死地抓住自己已断的右掌,想用疼痛来压制自己战栗的冲动。

    女鬼仿佛并没有注意到二妮的战栗。她翩然走到二妮跟前,竟然露出一丝微笑。

    这丝微笑,就像是雪山山顶的一抹血色阳光,虽明艳,却说不出的凛冽。

    伴着微笑,女鬼竟然开口说话了:“段云,别来无恙否?”

    她的声音,如同深谷清泉,空灵悠远。

    一旁的牛大一愣,忍不住插嘴道:“段,段云?她不是二妮吗?”

    女鬼轻嗤一声:“二妮?她的乳名仿佛确实唤作二妮的。不过,那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牛大越发迷惑了:“几十年前?二妮今年不过十四岁。姐,姐姐,您,一定是搞错了。”

    女鬼一听,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姐姐?哈哈哈……你竟唤我姐姐?”

    女鬼脸上的笑意蓦然一收,冷声道:“我今年七十有余。而你的二妮,也不是十四岁。她唤作段云,几十年前,是个威震江湖的人物。她一手创立的追云庄,以十二追魂掌闻名天下。她的掌风毒辣,掌掌追魂。她手中的枯骨,难以计数。只可惜,她的内功独特,让她永远维持在十四、五岁的模样。”

    二妮,或者段云,终于答话了:“凌若渊,你冰封这么多年,竟然还记着我。可惜这十二追,对你完全不起作用。看来,你的功力大涨,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这个被唤作凌若渊的女鬼,冷冷地看了段云一眼,答道:“我当然记得你,永生难忘!”

    凌若渊这句话,异常冰冷,让人不寒而栗。

    凌若渊的脸色,也阴沉下来。她冷声道:“我不去找你,你反而送上门来。”

    段云突然激动起来:“我现在不来找你,难道还等着五十年期限一到,你来找我寻仇?”

    凌若渊一愣,眉头微皱:“这么说,五十年期限尚未到?”

    段云指着倒在一旁的年轻人,有些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自然未到。我本想趁你在冰中未醒,手刃于你。岂知被这个小子坏我好事。”

    凌若渊回头望了一眼,血人般倒在一旁的年轻人,冷哼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不过是个废物。”

    段云的脸色白了白:“你说谁是废物?”

    凌若渊盯着段云的眼睛,幽幽地道:“自然是他,还有,你!”

    说罢,凌若渊突然衣袖一拂,一个转身就到了年轻人身旁。

    年轻人只觉眼前一花,自己背上的玉色长剑,不知怎么的,就到了凌若渊的手中。

    凌若渊右手一翻,回身一刺,直指段云。

    这一系列动作,如同疾风骤雨,又如同行云流水。

    年轻人只觉得自己的眼睛,根本跟不上凌若渊的剑。

    他困惑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终于看清,凌若渊的剑尖,最终落在了段云的眉间。

    只听段云一声闷哼,眉心竟然出现了一个豆大的血点。

    这个豆大血点,在段云粉嫩的小脸上,如同一颗朱砂,显得娇俏可爱。

    可惜,段云的表情,一点不娇俏可爱。

    段云的脸上,出现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难以置信的表情,逐渐变得扭曲,再变成了惊恐,最后变成了绝望。

    她甚至口角渗出血丝来。

    段云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丝,竟然笑了起来:“凌若渊,天下第一剑,果然好气势!”

    说罢,段云大口喷出鲜血。而绝望的笑容,仿佛凝固在她的脸上。随即,她竟然软软倒地,气绝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