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死来死去都死不了!
    师父秦松吩咐自己拼命护着凌若渊,自己没有做到。

    明明可以带给端木华幸福快乐,自己也没有做到。

    今日来救钟懿师伯,还是没有做到。

    人生啊!不是自己一厢情愿,便能得偿所愿的。

    戴天觉得自己当真有愧。

    如今一死以谢天下,反而一身轻松。

    戴天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凌若渊。

    凌若渊一脸嫌弃:“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戴天苦笑了一下。

    戴天觉得自己的意识模糊起来。

    模糊到出现了幻觉。

    朦胧中,他仿佛又听到凌若渊嫌弃的声音:“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真是废物!”

    戴天挣扎着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竟落到一个人的怀里。

    这个人,一身灰衣,面目绝美。

    凌若渊!

    戴天震惊了。

    戴天的双眼,涌出泪来,他颤声道:“若渊前辈?”

    凌若渊一脸嫌弃,将戴天放到地上。就如第一次在醉月崖冰洞里一般,她居高临下地道:“你这个人,怎么不长进呢?”

    戴天抹了一把眼泪,突然觉得很高兴。

    简直是欣喜若狂!

    他哈哈大笑起来:“若渊前辈!您,您没有死!太好了!太好了!”

    凌若渊瘪了一下嘴,对着旁边的一个人解释道:“我们武林中人,就是神叨叨的。你别见怪啊。”

    戴天这时才发现,凌若渊旁边,还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身材高大,面目英武,正微笑着望着凌若渊。

    这个人望着凌若渊的眼神,如水一般温柔。

    那种眼神,就同师父秦松,在冰洞之中,凝望凌若渊的一样。

    戴天突然觉得心中一阵苦涩。

    只听凌若渊又对着这人道:“玄郎,你说得太对了。对坏人仁慈,就是对好人残忍。这个耶律错,也忒坏了。”

    这个唤作玄郎的人,开口应道:“你刚才不是还在夸奖他,不算太坏嘛?”

    凌若渊一滞,不好意思地道:“这个……我看人,一向不太准……”

    玄郎轻笑道:“无妨。以后我帮你看。”

    这二人的谈话,旁若无人。

    周围众人,神色各异。

    戴天苦涩。

    耶律错震惊。

    大悲阁内的众人,惊喜万分。

    钟懿,老泪纵横。

    既为老朋友的平安而高兴,又为她的归来而感动。

    凌若渊神色一正,面对耶律错,冷声道:“我说,那谁,你在搞什么东西啊?你把这些个老胳膊老腿儿的人,抓到这里来干嘛?”

    耶律错心中莫名一颤。他的底气突然没有那么足了。他讪笑道:“额,凌若渊,你没有死啊?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凌若渊翻了个白眼:“那谁,不要说这些虚头巴脑的。说,重,点!”

    耶律错一滞,竟结巴起来:“这个……我不过是,请中原武林朋友,来,来聚一聚……”

    凌若渊突然眼睛一瞪:“你请他们来聚一聚?那怎么不好吃好喝地伺候?你看我的钟懿,都饿瘦了!”

    耶律错气焰一灭,解释道:“这个……我之前和慧寂大师达成过协议。所以……我不过是依照协议行事……”

    凌若渊两道娥眉一竖,厉声道:“呸!协议?你还好意思说协议!我说,那谁,你说一下,你我在无过崖,是不是已经比试过了?你算不算输给我了?”

    耶律错一滞,有些理亏:“这个……”

    凌若渊叉着腰,又大声嚷嚷道:“你说你一个习武之人,怎么老是用些下毒的龌蹉手段呢?”

    耶律错脸一白,怪叫一声:“凌若渊!亏我对你,还有惺惺相惜之感。如今你要坏我大事,就休怪我无情!”

    凌若渊又翻着白眼:“又来了。说得好像你曾经有情似的……”

    凌若渊话还没有说完,就感到劲风袭来。

    正是耶律错,面目狰狞,双掌繁复,转眼就挥到凌若渊面前。

    凌若渊轻轻一个侧身,便闪到耶律错身侧。

    耶律错,只看到凌若渊一晃而过。

    凌若渊的一晃,实在太快了。快到耶律错根本看不清楚她的轮廓。

    但这一晃,仿佛又是极慢的。慢到凌若渊可以做好多事情。比如,她拍了拍耶律错的双手,还有空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手,是个好东西,但拿来滥杀无辜,就不妥了……”

    凌若渊一晃之后,到了耶律错的身后。

    耶律错双掌悬空,却纹丝不动,如同凝固了一般。

    只听凌若渊又开始摇头晃脑地絮叨:“我说,那谁,做人呢,要堂堂正正,不要鬼鬼祟祟的。今日我专门吃饱喝足才来到此处,所以你的下毒伎俩,对我是不管用的……”

    只听耶律错长叹一声,缓缓转过身,打断了凌若渊的絮叨:“凌若渊,我输了!”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只见耶律错双掌低垂,手腕处赫然两道血痕。

    显然,凌若渊的化气为剑,断了耶律错的经脉,废了耶律错的一双铁掌。

    耶律错一双铁掌,让人闻风丧胆,让多少英雄,折了羽翼?

    但这一双铁掌,居然不费吹灰之力,便被凌若渊废掉了。

    凌若渊,眨巴着大眼睛,望着耶律错:“我说,那谁,你认输倒认得挺麻溜。那,就放大家走吧?”

    认输认得很麻溜的耶律错,却冷声道:“不行。”

    凌若渊一呆:“你,你不讲武德!”

    耶律错双掌被废,痛得冷汗淋漓,却阴沉沉地道:“你们中原,所谓习武之人,从来喜欢独善其身。自以为淡泊名利,其实根本是逃避保家卫国的责任。殊不知,你们这些人,若是联合起来,是一支比任何军队还可怕的存在。所以,我即使做个背信弃义之人,也断不能放虎归山。”

    凌若渊道:“那,你想如何?”

    耶律错忍痛一笑:“各派掌门,连同你,天下第一剑凌若渊,今日都将死在这里。”

    凌若渊有点不服气:“切!你虎谁呀!我凌若渊命硬,死来死去都死不了!”

    耶律错冷哼一声:“我已在龙兴寺外,驻守了一万契丹军士。只要我一声令下,契丹铁骑就会踏平大悲阁。”

    只听凌若渊身旁的玄郎轻咳了一声:“额,耶律大人,我实在不想扫了你的兴。但是吧,你的那一万契丹武士,已经,额,被我搞定了。”

    只见身着战甲的石守信大步走过来,向着玄郎一抱拳:“大人,城外契丹武士一万人,七百人战死,三千人受伤被俘,剩下六千人,不战而降。”

    耶律错听了,简直如五雷轰顶。他望着玄郎,不可置信地道:“你究竟是谁?”

    玄郎一本正经道:“我?我是凌若渊的官人,赵玄郎。”

    “呸!”凌若渊跳着脚地叫起来:“玄郎!你休要占我便宜!”

    玄郎笑笑地,柔声道:“我做你的官人,总比养狗好吧?”

    看到这二人玩笑,耶律错垂下头,低声道:“凌若渊,中原武学,果然博大精深。如今中原精兵良将,我契丹无利可图。我耶律错,从此退居关外,不再涉足中原。”

    玄郎听了,朗声道:“耶律大人,希望你践约守诺。”

    说完,玄郎手一挥,石守信便走上前来,将耶律错带走。

    大悲阁中人,陆续走了出来。

    慧寂大师走到凌若渊面前,念了声佛:“凌施主,老衲果然没有看错人。”

    武问秋走过来道:“凌若渊,别来无恙!看到你今日如此,我仿佛,看到了四十年前,太乙浮台上的天下第一剑……”

    巫赤走过来,却是对着玄郎道:“赵大人,耶律错说得没错。中原武林,不能独善其身。我愿投到您军中,为天下人,做些真正的侠义之事。”

    钟懿有些衰弱,却与凌若渊相拥,又哭又笑。她拉着凌若渊的手道:“若渊,师父当年,其实是故意,让你背上杀师之名。希望你,体会她的苦心。”

    凌若渊点点头,有些忧伤:“钟懿,如今,我已经懂了。母亲和师父,都让我放下仇恨。我知道,她们是想让我快乐地活着……”

    公孙玄走过来,黑着一张脸,却递给凌若渊一个残册。他生硬地道:“凌若渊,没想到,今日竟是你救了我。这本真言宗,今日我便还给你。我当年犯下血案,这些年,根本没有真正安稳过。你若愿意原谅我,我便用余生,忏悔吧。”

    更多的人走过来,对着凌若渊和玄郎絮絮叨叨。

    躺在地上的戴天,竟一时间,无人问津。

    但戴天觉得异常高兴和轻松。

    他望着凌若渊,觉得自己可以无所牵挂了。

    倦意,汹涌而来。

    那些走马灯似走过来的人,戴天再也看不真切了。

    一切,仿佛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