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112章 有馄饨吗?
    混沌,持续了多久,凌灰自己也搞不清楚。

    最终,她被饿醒了。

    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舒舒服服,躺在软床上。

    床边,坐着玄郎。

    他抱着手,正在打瞌睡。

    凌灰动了动,全身竟火辣辣地痛,如同分经错骨一般。

    “哎哟……”凌灰一阵龇牙咧嘴。

    玄郎被惊醒了。

    他慌慌张张地将一张大脸凑过来:“你醒了?”

    凌灰盯着这张大脸,吐出几个字:“有馄饨吗?”

    玄郎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如同春天里的一朵花。

    他噌地站起来,搓着手,喜滋滋地道:“馄饨?你等着,我去给你弄来……”

    说完,玄郎便转身慌慌张张地离去。

    凌灰只能无可奈何地大声吆喝:“要干虾馅儿的……”

    凌灰终于吃上了干虾馅儿馄饨。

    她边吃边哼哼:“饿死老子了……”

    玄郎还是抱着手,饶有兴致地旁观凌灰吃馄饨。

    “你晕了这么久,不饿才怪呢。”玄郎微笑着说。

    “哦。”凌灰没空搭理玄郎。

    玄郎摸摸鼻子,有点扭捏:“我,我一直在这儿守着你。”

    “哦。”凌灰嘴里塞满馄饨。

    玄郎有点尴尬,只能继续道:“谢谢你,救了我。”

    “不客气。”凌灰连头都没抬。

    “所以。”玄郎盯着凌灰:“你就是凌若渊?”

    凌灰终于停下了塞馄饨。

    她抬头望了望玄郎,没头没脑地道:“你咋知道的?我这么有名吗?”

    玄郎笑了:“天下第一剑,果然名不虚传!”

    “切!凌若渊翻了个白眼:“你们打仗的,也会搞这些虚头巴脑的?”

    玄郎突然将大脸凑到凌若渊面前,一本正经地问:“凌若渊,你真的六十岁了?”

    凌若渊向后一退,正色道:“自然。老身可没有骗过你。”

    玄郎直起身,突然道:“凌若渊,我喜欢你。”

    凌若渊差点将口中的馄饨喷出来。

    “你们打仗的,都这么直白吗?”凌若渊也扭捏起来。

    玄郎似笑非笑地:“我是后周太傅,不仅仅是个打仗的。”

    凌若渊不以为然:“差不多,差不多。”

    玄郎有点气闷:“凌若渊,刚才我说的话,你听见了吗?”

    凌若渊有点心虚地望了一眼玄郎:“年轻人,你我的年龄差距有点大。”

    玄郎一笑:“无妨。”

    凌若渊想了想:“这个……你是打仗的,我是个江湖中的闲散之人。八竿子打不着的……”

    玄郎还是似笑非笑地盯着凌若渊:“无妨。”

    凌若渊好生气闷,吸了口气,循循善诱道:“你看,我也挺忙的,我马上就要回无过崖去了……”

    玄郎还是不为所动:“不行。”

    “为什么?”凌若渊不高兴了。

    玄郎拍了拍衣袖,淡然道:“因为你受伤了,还要在此修养一番。等我得空了,便陪你一同回去。”

    凌若渊一呆,竟不知如何反驳。

    正在此时,突然一人推门进来,走到凌若渊床边,恭敬一抱拳。

    凌若渊定睛一看,竟是石守信。

    石守信有点犹豫:“凌若渊,前辈……”

    一旁的玄郎似乎有点不高兴,瞟了石守信一眼:“什么前辈?唤她小灰即可。”

    凌若渊眼睛一瞪,嚷嚷起来:“玄郎!你不要没大没小的!”

    石守信更加犹豫了:“这个……小灰……前辈?”

    凌若渊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她突然想起来自己混沌之前的幻觉,于是说道:“石守信,我梦见你打开了城门,打退了契丹人。”

    石守信有点不好意思:“小灰……前辈,这个不是梦。我确实打开了城门。但契丹人退兵,主要是您重创了他们。”

    凌若渊吐吐舌头,难掩得意之相。

    玄郎很不耐烦:“石守信,你进来啰哩啰嗦的干嘛?没看到我和小灰很忙吗?”

    石守信一滞:“很忙?”

    石守信很快神色一肃,向着凌若渊一抱拳,朗声道:“小灰前辈,家父求见。”

    “你父亲?”凌若渊莫名其妙:“我不认识。”

    石守信朗声道:“但他认识您。家父,也是吐谷浑人。”

    .

    .

    玄郎很郁闷。

    本来是他和凌若渊独处的时光,被石守信这厮,搅和了。

    石守信的父亲,也是玄郎的老部下,唤作石重隆,是个眉目深邃的老将。

    他气宇轩昂,丝毫不显老态。

    石重隆对着凌若渊一躬,有些激动:“少主,我寻了你很久了。那日在瓦桥关城头,我认出了您的剑术。您一定是慕容行的后人!”

    凌若渊很惊讶:“您老,认识家父?”

    石重隆点点头:“慕容行,是我的先主人。六十年前,我还是个七八岁的孩子,随先主,来到中原。”

    凌若渊神色有些悲戚,缓声道:“以前,有人说,我父是个包藏祸心,觊觎中原的外族贼子。可是真的?”

    石重隆大怒:“一派胡言。”

    凌若渊有些激动,拉住石重隆道:“那我父,为何来到中原?。”

    石重隆道:“先主慕容行,是吐谷浑世子,是我见过的,最有抱负,最有远见,最丰神俊朗的人。

    当年他风华正茂,一心想要光大我吐谷浑。

    他说,只有学习到中原的先进文化,吐谷浑才有出路。

    于是,他在吐谷浑挑选了一批人,进入中原。我们这批人,各有分工,分别学习中原的文化、经济、军事、武学等各方面。只是没想到,我们这些人,来到中原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回到吐谷浑了……

    当年,我是这批人当中,年纪最小的,于是便跟在先主身边。

    先主慕容行,是个武痴。他的武学造诣非常高。据说他是一个古老门派的传人。他来到中原,一心想找一个叫沧浪宫的地方。听先主讲,沧浪宫中,隐藏着这个古老门派的秘密。

    但先主,却因为其他事情,耽搁了去沧浪宫的行程。

    因为,他遇到了一个女人。

    一个如冷月般清冷而璀璨的女人。

    聂轻寒。

    聂轻寒是九剑门的执法长老,据说是当时最出色的铸剑大师。

    聂轻寒不但铸剑出色,剑术也超群。

    更重要的是,聂轻寒是个绝世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