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110章 玄郎!玄郎!
    又过了些时日,凌灰竟可下地了。

    她全身的绷带被拆掉,换上了一身灰色长裙。

    一个唤作小娟的婢女,正搀扶着凌灰,在军营的墙角边来回走动。

    凌灰走得颇费力。骨头断了再重新接上,便仿佛不是自己的了。

    她一个趔趄,就要倒地。

    却被一双大手牢牢扶住了。

    凌灰扭头一看,正是玄郎。

    凌灰好生沮丧,对玄郎抱怨道:“完了。我如今是个残疾人了。想当年,我跑得可快了呢。”

    玄郎笑了笑,温言道:“放心。你一定能跑得像只灰兔子。”

    凌灰心中一暖,眉眼弯了弯。

    玄郎扶着凌灰,又顺着墙根,缓缓走动起来。他边走边问:“凌姑娘不愿告诉我你的来历,年纪总可以说了吧?”

    凌灰抬头望了望玄郎,坦然道:“老身,今年六十有余。”

    玄郎一滞,也学着凌灰翻了个白眼:“那老夫,今年便七十有余。”

    凌灰有点不高兴:“跟你说实话,你又不相信。”

    玄郎望着凌灰,突然有点扭捏:“还有……姑娘,姑娘可有婚配?”

    凌灰一愣,更不高兴了:“婚配?老子才不要嫁人!”

    虽然又被怼了,玄郎却莫名高兴起来:“如此正好。”

    “正好?”凌灰有点莫名其妙:“什么正好?”

    玄郎虽长相霸气,却脸红起来:“没,没什么。我寻摸着,若是姑娘已经婚配,我倒是要赶紧将姑娘送回家去。如今倒是不用急了。”

    “不急,不急。”凌灰安慰道:“等我跑得像个灰兔子,我便自己回家去。”

    玄郎高兴起来:“甚好!到时契丹可能也退兵了。我便陪姑娘回去。”

    凌灰脸一沉:“谁要你送?”

    玄郎不为所动:“要送。”

    .

    .

    事实证明,凌灰确实骨骼惊奇。

    她很快便跑得像只灰兔子。

    但她还是没有回家。

    因为玄郎没有时间送她。

    玄郎变得很忙。

    瓦桥关的军民,都变得很忙。

    不但很忙,还很紧张。

    城中人来人往,个个神色慌张。

    城门,被紧紧锁了起来,不让任何人出入。

    大批弓箭手,从各处调来,驻扎在城门附近。

    玄郎手下的军官,全副武装,守在城门,几天几夜没有合眼。

    而玄郎,凌灰也有好几天没有见到过了。

    没有玄郎来跟她聊天,凌灰觉得有些郁闷。

    “真奇怪。”凌灰自言自语:“在醉月崖几十年都不觉得闷。如今怎么会这么闷呢?”

    于是,凌灰站起身来,打算去看看玄郎。

    凌灰还是穿着一身浅灰色长裙,走在城中。

    商贩们如临大敌,将自己的生意收拾起来,匆匆赶回家。

    老百姓纷纷关窗关门。大街上,很快空空荡荡。

    只有来往的军士,拿着武器,跑来跑去。

    凌灰觉得很奇怪。

    她有点遗憾地张望了一下平日里爱去的臭豆腐铺,果然也关门了。

    她抓住一个眼熟的军士,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慌个啥?”

    军士果然很慌乱,连舌头都捋不直了:“契,契丹人来了……”

    凌灰翻了个白眼:“切。契丹人也是人。怕什么?”

    军士瞪了凌灰一眼:“人?这些马背上的军队,在战场上,就是魔鬼!死在他们手中的兄弟,成千上万。如果让他们进了城,便是烧杀抢掠,城里的百姓就遭殃了。”

    凌灰皱皱眉头,沉吟道:“他们果真如此?”

    军士懒得理会凌灰,一溜烟跑了。

    凌灰见无人理她,便独自往城门走去。

    城门如今,全是全副武装的军士,严阵以待。

    凌灰提溜着她的灰色长裙,在军士中间七拐八拐,费力地溜上了城楼。

    凌灰终于看到了玄郎。

    他站在城门主楼上,望着城下。

    玄郎一身战甲,手持一根青铜盘龙棍,显得威风凛凛。

    他被一群军官围在中央,凌灰实在走不过去了。

    于是凌灰扯着嗓子大喊起来:“玄郎!玄郎!”

    玄郎扭过头,看到了凌灰。

    他眉头一皱,扒拉开人群,径直向凌灰走来。

    凌灰觉得好些天没看到玄郎了,便冲着他笑了笑。

    谁知,玄郎脸色一沉,数落道:“胡闹!”

    凌灰一愣,觉得被人数落的场景,竟是好多年都没有体验了。

    她刚想发火,突然发现玄郎伸出手来,将自己一拉。

    凌灰浑浑噩噩地,就被玄郎拉到城楼主楼上,与他并肩而立。

    这时,凌灰才有机会,望向城楼之外。

    .

    .

    瓦桥关主楼不高,仅百余米。

    但此关以北,便是大漠草原,人烟稀少,颇有一出桥关无故人之感。

    站在瓦桥关上,衰草如烟,远山如岱,甚是苍凉。

    凌灰刚想感慨,忽然听到玄郎低声道:“燕云十六州[75],曾经是我们的耻辱。现在好不容易回到我们手中,断不能再拱手让人。”

    凌灰虽然不明白玄郎在说什么,但听他的语气悲怆,也很是触动。

    但更加令凌灰触动的是,从大漠远处,出现大批的黑点。

    黑点越来越近,卷起飞扬的尘土,颇为壮观。

    “契丹人?”凌灰问道。

    玄郎眯着眼睛,没有答话。

    黑点逐渐涌向瓦桥关,很快,瓦桥关下,就黑压压一片。

    凌灰这才看清,这些黑点,并非契丹人的骑兵,而是,老百姓!

    这些老百姓,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扶老携幼,很是狼狈。

    玄郎身旁一个络腮胡军官,唤作石守信的,低声对玄郎道:“是难民。益津关[76]已经失守。这些难民,可能是从益津关逃过来的。”

    凌灰好生着急,大声道:“既是难民,就赶紧开城门,放他们进来呀。”

    玄郎却沉默不语。

    凌灰大怒:“玄郎!原来你是这么个冷漠无情的人!”

    玄郎还是没有理会凌灰,只是凝神注视着城下越来越多的难民。

    倒是石守信向凌灰解释道:“此时断不能打开城门。这是契丹人惯用的伎俩。用难民为饵,诱我们开门。只要打开城门,后面的大批轻装骑兵,便会杀到。”

    “哦。”凌灰恍然大悟。

    “但如果不开城门,那些难民会怎样?”凌灰又问。

    “会被契丹人杀死。”玄郎终于开口了。他的语气冰冷而凌厉。只听他大喝一声:“开城门!”

    说完,他竟手持盘龙棍,转身大步就要走下主楼。

    石守信大急,跟在玄郎身后苦劝:“大人,万万不可啊!现在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大局为重啊!如果瓦桥关也失守,后果不堪设想!”

    玄郎突然站定,转头盯着石守信,似乎有些犹豫。

    但他咬咬牙,沉声道:“如果一城人都不能保全,我还怎么保全,天下人?”

    说完,玄郎将腰间帅印取出,递给石守信,低声道:“你来守城。”

    随即,玄郎走下城楼,翻身上马。

    玄郎所骑的,是一匹黄膘马,高大健硕,很是勇猛。

    玄郎一上马,黄骠马就发出高声嘶鸣,躁动不安。

    玄郎左手勒住缰绳,右手持着盘龙棍,朗声点了几人,就要出城。

    这一系列操作,行云流水,把凌灰看得有点懵。

    她暗咐道:军人打仗,竟比我武林中人行事,还要麻溜。

    看到玄郎就要出城,凌灰却突然有点担忧。

    于是她又扯着嗓子,大声喊起来:“玄郎!玄郎!”

    行事麻溜的军人玄郎,竟抬起头,将城楼之上的凌灰望了望。百忙之中,还冲着凌灰笑了笑。

    清晨的阳光,落在玄郎的脸上,金灿灿的。

    凌灰莫名地开心起来。

    但开心是短暂的。只听厚重的城门,被缓缓打开,发出可怕的吱啦声。

    聚集在城外的难民,一拥而入。

    玄郎的战马嘶鸣,一队人马快速奔出城门。

    玄郎策马在离城门百米处站定,两米长的盘龙棍横在身后。他冷眼望着远方大漠,真如天神一般。

    城头弓箭手如临大敌,纷纷拉弓引箭,蓄势待发。

    果然,随着四面八方的难民涌入,不远处,出现了更大的尘土飞扬。飞扬的尘土之中,可以看到,黑色的人影,快速移动。

    这些黑影,速度之快,远超聚拢的难民。

    随着黑影逼近,凌灰终于看清,是大批的骑兵,杀气腾腾,对城门逐渐形成包围之势。

    只听石守信大喊:“契丹骑兵到了!”

    守城官兵,纷纷抽出刀剑,面色冷峻。

    凌灰心中一沉,着急地望向玄郎。

    却见玄郎,仍策马而立,纹丝不动。

    凌灰心中大急,扯着嗓子大喊:“玄郎!玄郎!”

    但凌灰的声音,很快淹没在一浪又一浪的号角声中。

    玄郎听到号角声,将手一挥,便快速向城门撤回。

    石守信看到玄郎手势,便大声下令:“关城门!”

    凌灰一把拉住石守信,惊疑道:“你家大人还没有回来,你,你怎么关城门?”

    石守信瞪了凌灰一眼,只低声道:“大人,他会回来的。”

    凌灰无法,只能伏在城楼上,干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