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109章 又不是养狗。
    莫州[73],瓦桥关。

    一个军士模样的年轻人,急匆匆地跑进营帐,恭恭敬敬一抱拳道:“大人,那人,醒了。”

    被唤作大人的,是个中年人。

    此人身材高大,宽额方脸,肤色稍黑。他两道剑眉入鬓,双目狭长而有神,鼻梁挺拔,轮廓很是英武刚硬。

    他一身深棕色武官服饰,声音浑厚:“是吗?去看看。”

    说完,此人便起身,大步向帐外走去。

    军士一溜小跑,跟在此人身后,有些诧异:“大人,你怎的,对一个普通人,如此上心?”

    这个大人,边走边说:“普通人?能受如此重伤?真是奇怪。”

    很快,在另一个营帐中,他们见到了这个受伤的普通人。

    这个普通人,竟是个女人。

    一个很好看的女人。

    这个女人,一头乌发及腰,眉目清俊。

    但这个女人,确实受了很重的伤。

    她的手脚,都断了。

    她被绑得严严实实的,活像个粽子。

    她只能平躺在床上。两只大眼睛,瞪着走进来的大人和年轻军士。

    大人对着女人一拱手道:“姑娘,在下后周,玄郎[74]。”

    女人翻了个白眼,没有搭腔。

    玄郎有些尴尬,以为女人是个哑巴。他便安慰道:“姑娘,你若不会说话,也不打紧。等你的手脚好了,你再把自己的名字写出来。在你好之前,我也不便姑娘姑娘地叫你。姑且先给你取个临时的名字吧。”

    玄郎认真地想了想:“叫小灰怎么样?我发现你的时候,你是穿着一身灰衣的。”

    女子涨红了脸,脱口而出:“小灰?你以为是养狗啊?”

    玄郎一惊,更加尴尬了:“你,你不是哑巴啊?在下造次了。”

    女子没好气地道:“我姓凌,如果你实在喜欢,可以叫我凌灰。”

    玄郎微微一笑:“凌姑娘。”

    凌灰不能动弹,只能勉强挤出个笑容,算是回答。

    玄郎在凌灰身旁坐下来,仔细看了看她,很是不解:“凌姑娘,为何你受了如此重伤?”

    凌灰又翻了个白眼:“我可以不回答吗?”

    玄郎被怼了几次,似乎并不气馁。他自顾自地道:“在下一介武夫,却对医术颇感兴趣。十日前,我沿着城后河道而上,想采些药材,不想却发现了姑娘。”

    他见凌灰面无表情,便继续道:“姑娘当时,全身多处骨折,经脉断裂,显然是从高处坠落。”

    凌灰还是望着玄郎,一言不发。

    玄郎朗声道:“姑娘一介弱质女流,受了重伤,却一息尚存。这让在下好生惊讶。”

    “所以呢?”凌灰终于搭腔了:“玄郎大人将我救回来,是出于对医术的爱好,想研究我吗?”

    玄郎被凌灰逗笑了:“凌姑娘,我对你确实很感兴趣。至少,我觉得你很有趣。”

    凌灰再次翻了个白眼:“玄郎大人,我刚醒,乏得很。你若是实在对我感兴趣,明儿请早。”

    玄郎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将盖在凌灰身上的被子向上拉了拉,朗声道:“凌姑娘,好生歇息。”

    说完,玄郎转身离去。

    剩下凌灰,只能无聊地盯着屋顶,心中有些后悔:还不如和玄郎那厮聊聊呢。

    .

    .

    第二日一早,玄郎果然又来了。

    他穿着浅色的便服,凌灰觉得他顺眼多了。

    他坐在凌灰身边,眨眨眼望着她。

    凌灰也用大眼睛,瞪着玄郎。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

    凌灰觉得有些气闷:“你为何不说话?”

    “因为我发现,你喜欢怼人。”玄郎似笑非笑。

    “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会怼回去。我不如不说。”玄郎微笑道。

    凌灰一愣,莫名地产生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好吧。”凌若渊语气一软:“这是哪里?”

    “莫州。”玄郎抬起头,神色一肃:“此地地处中原边境,形势复杂,自古便被各方势力虎视眈眈。如今,契丹人,就在城外百里处。”

    凌灰心中一沉,有点气闷:怎么就不能安生点呢?又搅到这些纷争之地里来了。

    玄郎见凌灰不说话,便温言安慰道:“凌姑娘,你莫担心。我玄郎,定护你周全。”

    凌灰有些诧异:“我与你非亲非故,你干嘛护我周全?你是个自来熟吗?”

    玄郎轻笑一声:“你如今这副模样,我不护你,谁护你?”

    凌灰从小到大,便是个上房揭瓦的角色。只有她护别人周全,何时需要别人来护她周全?因此,她颇感不习惯地道:“你不用费心。我很快就康复了。”

    玄郎沉吟道:“凌姑娘确实骨骼惊奇,比普通人好得快些。”

    凌灰假笑了一下:“主要是我小时候,没少挨打。皮糙肉厚骨头硬。”

    玄郎若有所思地盯着凌灰,继续道:“不但如此,凌姑娘心性坚韧。受伤至今,我都没见姑娘落泪喊痛。”

    凌灰狠狠翻了个白眼,形容夸张地大叫:“好痛啊!痛死老子了!你满意了吧?”

    玄郎一愣,大笑道:“满意了,满意了。”

    凌灰气得盯着屋顶,不去看玄郎。

    玄郎又将脸凑到凌灰面前,煞有介事地道:“更奇怪的是,你还中了毒。”

    “中个毒怎么了?”凌灰不满地嚷嚷起来:“我最喜欢吃一二野味,中毒不可以吗?”

    玄郎似笑非笑道:“奇就奇在,这种毒唤作钩吻,只有西辽才有。”

    凌灰一滞,结结巴巴道:“西,西辽?我这人,闲不住。偶尔去过西辽也是有的。”

    玄郎直起身,仿佛自言自语:“这种毒,极其罕有。只在契丹军中,才有使用。我为了给姑娘解毒,可是下了好大力气呢。”

    凌灰气得想挣扎着坐起来,却疼得龇牙咧嘴。她无可奈何地躺好,怒气冲冲地道:“没错。我其实是契丹细作。大人可以把我扔出城去了。”

    玄郎扶凌灰躺下,皱皱眉头:“我还以为,你真的不知道疼呢。”

    玄郎叹了口气:“你这人,还真是刚硬。我几时说你是契丹细作了?”

    见凌灰一副气鼓鼓的模样,玄郎便没话找话般道:“我猜,姑娘中毒,又受伤,是为了逃婚吧?”

    “咳咳……””凌灰没来由地一惊:“逃,逃婚?”

    玄郎煞有介事:“姑娘性情刚烈。被家人逼迫,嫁给个年老富商为妾。姑娘自然是万般不愿。姑娘是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于是在送亲途中,服毒后又跳崖自尽。”

    若不是四肢都被绑得严严实实,凌灰简直想给玄郎鼓个掌,喝个彩了。凌灰忍着笑:“玄郎大人,你怎么不去写话本子呢?”

    玄郎诧异道:“难道我分析得不对?”

    “没有一点是对的。”凌灰无可奈何。

    玄郎又将脸凑到凌灰面前,贼兮兮地道:“那,真相是如何的呢?”

    凌灰见玄郎的大脸凑过来,强忍着想啐他一口的冲动,恶狠狠地道:“让你在军中,真是埋没人才。你这种八卦的性子,不去说书真是可惜了了。”

    玄郎碰了一鼻子灰,有些沮丧。他直起身,淡淡地道:“边塞的秋天,是极壮美的。等姑娘好些了,我便带姑娘去看看吧。”

    凌灰有些触动,哀声道:“我无过崖的秋天,也是极美的。”

    “无过崖?”玄郎微微一笑:“姑娘可愿带我去看看?山河壮美,人生短暂,若能四处游历,真是乐事!”

    凌灰蓦然对玄郎产生些好感来:“正是呢。我也最喜欢四处晃荡。玄郎大人是同道中人!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玄郎也同凌灰亲近起来,他笑着说:“凌姑娘以后别唤我大人了,就唤我玄郎吧。”

    凌灰很是戒备:“我唤你玄郎,你岂不是要唤我小灰?”

    玄郎轻笑道:“自然不会。又不是养狗。”

    两人都笑了起来。

    秋日的边城肃杀。军帐内却暖意浓浓。

    .

    .

    [73]莫州:今河北任丘。

    [74]赵玄郎:赵匡胤,宋太祖。公元959年,后周在莫州抵抗北汉和契丹联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