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一百零三章 我愿意。
    凌若渊也心情烦闷。

    她嚷嚷着要出去散散心。

    于是,我和秦松,便陪着她,去他郎城里,吃饵块。

    结果,我们前脚才到他郎城,后脚就有师弟找到我们。

    师弟告诉我们,聂轻寒师叔,要离开九剑门!

    这个离开,不是简简单单的远游。

    而是,要与九剑门决裂!

    什么?决裂!

    聂师叔是九剑门的中流砥柱,她如何能离开?

    聂师叔与我们朝夕相处二十余年,我们怎舍得让她离开?

    虽然聂师叔与凌若渊,如同猫与老鼠。

    但我深知,凌若渊的心中,是极其敬重这位师叔的。

    聂师叔,就是凌若渊的偶像。

    因此,我们一听这个消息,都大为震惊。

    不但震惊,简直是肝胆欲裂!

    凌若渊,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连饵块都没有吃完。

    我和秦松,颠颠地跟上前去。

    但凌若渊,跑得实在太快了。

    我们竟追不上她。

    凌若渊,轻功是极好的。

    平时,她翻山越岭,如履平地。

    但那日,不知为何,她竟跌了好多跤。

    她几乎连滚带爬地,衣衫都破损了,才返回九剑门。

    看得出,凌若渊很惶恐。

    刚到九剑门山门,门童师弟,就说聂轻寒师叔,与几个凶神恶煞的人说完话,已经走了。

    凶神恶煞的人?

    我们的心中,没来由地,出现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等待我们的,是聂师叔的诀别。

    聂师叔,竟然到死,都不肯说出,凶手的名字。

    但是,从设局,抹黑,到九剑门山门的争执,凶手是谁,我们了然于心。

    凶手诡谲,抹灭了一切证据。

    但证据,对于凌若渊来讲,可能已经不重要了。

    尤其是,当凌若渊知道了聂师叔的秘密。

    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二十年来,聂师叔要保守这个秘密。

    这个秘密,让凌若渊一直自怜自艾,伤春悲秋。

    原来凌若渊既有父亲,也有母亲。

    她的母亲,虽凶巴巴,恶狠狠,却是无微不至地在为凌若渊筹谋盘算。

    可惜的是,每当凌若渊知道了父亲或者母亲的下落,就是诀别之时。

    我对凌若渊的痛楚,感同身受。

    但我无力减轻,无力改变。

    这种无力感,在我看到凌若渊对着聂师叔磕了三个响头之后,尤为明显。

    我深深地明白,我已经无法阻止凌若渊了。

    凌若渊,已经陷入了仇恨的风暴之中。

    这个风暴,既可以摧毁她的仇人,也会摧毁她自己。

    看到凌若渊离我们而去,我是那么惶恐。

    我和秦松,心急火燎地,将聂师叔带回九剑门。

    正好看到,凌若渊和师父曾澜,在大吵。

    说是大吵,不如说,是凌若渊在尖叫。

    凌若渊歇斯底里,语无伦次,双眼哪里还有半分灵气?

    她流着泪,头发散乱,双手挥舞,一遍又一遍地质问师父曾澜:“为什么,为什么让我娘,离开九剑门?”

    师父曾澜,低着头,一言不发。

    但是当我和秦松,带着聂师叔走进大殿,师父曾澜,突然,崩溃了。

    师父是个敦厚温和的人,平时喜怒不形于色。

    但那天,师父的失态,是我从未见过的。

    师父踉踉跄跄,走到聂师叔身边,泣不成声:“轻寒,轻寒,你,你何必呢……”

    之后,师父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来,撕碎了,扔到空中。

    从支离破碎的纸片,勉强看出几个字:生死相弃,江湖相忘。

    原来是师父和师叔的决裂书。

    可是,真心付出的情义怎么能相忘呢?

    即使生死两隔,又如何相弃呢?

    师父,拉着聂师叔的手,痛哭了良久。

    而凌若渊,发着呆,冷漠地看着这一切。

    这让我感到害怕。

    果然,凌若渊突然没有征兆地,提着剑,就要走出大殿。

    师父站起身来,喝住了她:“凌若渊!你要去哪里?”

    凌若渊的眼睛,望着某个虚空,有气无力地道:“师父,我知道,你将我娘,赶出九剑门,是害怕我娘和真言宗,连累九剑门。”

    她回过头来,望着师父曾澜,面无表情:“我也会连累九剑门,你就把我一并赶走吧。”

    师父听了凌若渊的话,仿佛很惊异,久久说不出话来。

    倒是秦松,有些生气:“若渊,你怎么能这么说?一直以来,你们就是我们的家人。我娘怎么会怕连累呢?”

    凌若渊冷哼一声:“那我娘,为何会离开九剑门?”

    师父还是低着头,不说话。

    我伸出手,拉住凌若渊,劝慰道:“若渊,师父一定是,有什么苦衷。”

    凌若渊却一把甩开我的手,径直向殿外走去。

    师父突然晃身将凌若渊拦住。

    “你去哪里?”师父还是如是问。

    “去报仇。”凌若渊的回答,坚硬而冰冷。

    “你觉得你的武功,比你娘高?”师父问道。

    “不知道。”凌若渊回答。

    “你娘打不过的人,你觉得你能打得过?”师父继续问。

    “不一定。”凌若渊继续答。

    “既然没有把握,你还去送死?”师父显然有些生气了。

    “送死也要去。”凌若渊不为所动。

    “你果真要去?”师父脸色阴沉。

    “要去。”凌若渊斩钉截铁。

    师父点点头,冷声道:“凌若渊,不论如何,你如今还是九剑门弟子,我还是你师父。如果你今日要走出这个门,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你可答应?”

    凌若渊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答应。”

    师父望着凌若渊,朗声道:“只要你,能在三招之内,打败我。从此以后,你要报仇,九剑门绝不干涉。若你不能,便从此留在安乐山,永不离开。你可愿意?”

    凌若渊有点懵,定定地望着师父。

    我心中暗喜。

    凌若渊的剑法再高明,也不可能在三招内打赢师父呀。

    师父果然高明。

    轻轻松松,就给凌若渊设了个套。

    但我还是有一丝担心。

    凌若渊可不是个老实的人。

    这个套,又能困住她多久呢?

    凌若渊想了半天,又确认了一遍:“师父,如果我在三招之内,赢了您,您就让我去报仇?”

    “不错。”师父坚定地回答。

    “好!”凌若渊点点头。

    说罢,凌若渊表情一肃,站定抱拳,缓缓将背上的绝世好剑抽出来,擎在手中。

    师父也后退两步,凝神屏气,一旁执剑的小童,递上了师父的长风剑。

    长风剑,是一把古剑,九剑门先祖所造。通体暗紫,其华灼灼。

    师父哗地一声抽出长风剑,大殿内瞬时腾起一阵如水的冰凉感。

    师父望着凌若渊,目光闪动,似乎又回到了往日那个慈爱的模样。她淡然道:“凌若渊,你要想报仇,就不要手下留情。”

    凌若渊点点头,向着师父深深一躬。随即,她大喝一声,一挥长剑,便腾身而起。

    第一招,妄绝剑。绝世好剑凌空横扫,如长虹贯日。

    长风剑一个轻绕,便将绝世好剑的威式消于弥尔。

    第二招,念绝剑。凌若渊长剑一收,回身挑剑,如潜龙在渊。

    长风剑紫光闪烁,反手横档,如行云流水。

    第三招,意绝剑。凌若渊翻身直刺,一剑封喉。

    长风剑如长空鹰击,垂剑而立,正好挡住绝世好剑剑尖。

    这一挡,发出清越悠扬之声,颇为动听。

    我心中一定。

    三招已过。

    凌若渊入套了。

    但只见长风剑紫光一晃,剑身突然一斜。

    绝世好剑,势如破竹,往前一刺,正中师父前胸。

    血,从师父的胸膛喷薄而出。

    凌若渊不可置信般,连连后退。

    我大惊,抢上前去扶住师父。

    秦松大叫一声,如同发疯的野兽。他冲到凌若渊面前,一掌挥出。

    这一掌,将凌若渊击出去七八步远。

    凌若渊勉强站定,口角带血。

    但凌若渊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受伤。她呆呆地望着师父的方向,跪倒在地。

    师父一把将插在胸前的长剑拔出,扔在凌若渊面前。

    眼泪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朦胧间,我只看到更多的血,从师父的伤口喷涌出来。

    秦松慌手慌脚地去按住伤口。但,于事无补。

    师父的气息,仿佛随着鲜血的喷涌,而慢慢流逝。她踉跄几步,倒在我们怀中。

    秦松紧紧抓住师父的手,哀声道:“娘,我,我对不起你……”

    师父面色苍白,双眼无神,气若游丝。她拍拍秦松的手,温言道:“松儿,追逐本心,便不后悔。”

    师父又望了我一眼,微笑道:“三人之中,你最稳重。以后,就换你,来看住他们两个了。”

    我已经泪流满面,不能自已。我点点头,低声道:“师父,您放心……”

    师父挣扎着,望向凌若渊,声音微弱:“凌若渊,你得偿所愿了。”

    凌若渊趴在地上,低着头,带着哭腔:“师父,我,我错了……”

    师父的话,越来越费力:“凌若渊,你后悔了?”

    凌若渊哭出声来:“师父,我后悔了。”

    师父点点头:“那你去醉月崖冰洞五十年,你我之间的恩怨就算两清,你可愿意?”

    凌若渊抽泣着,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颤声道:“我愿意。”

    师父笑了笑,似乎很满意。

    满意的笑容,还停留在师父的脸上。

    但她的气息,已经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