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一百零一章 疯子!全是疯子!
    “是何条件?”众人问道。

    慧寂大师沉声道:“耶律错说,中原武林,博大精深,他很有兴趣与我们切磋。我们推选一人,与耶律错比试。赢,则名单归我们,输,我们武林众人,退居关内,永不干涉契丹之事。”

    话音一落,众人皆沉默。

    如拿不到名单,各门各派,迟早内乱。

    如输了比试,又埋没了众人拳拳报国之心。

    真是两难。

    还是武问秋,朗声道:“不妨一试。中原武林,人才济济,难道还找不出一人,打赢一个塞外武夫?”

    武问秋之言,得到了大部分人的支持。

    卢敏道:“不错。我习武之人,切不能妄自菲薄。”

    巫赤也显得热血沸腾:“往往危机,也是机会。我们正好让那些塞外武夫,井底之蛙,见识我们的厉害,灭一灭他们的威风!”

    巫赤之言,引来阵阵叫好声。

    吴语向慧寂大师一抱拳:“大师,您应允便是。”

    慧寂大师双手合十:“老衲已经应允了。”

    众人一听,稍显惊异。

    武问秋道:“慧寂大师英明。那我们当务之急,便是推选一人应战。”

    此言一出,便如炸开了锅一般,众说纷纭:

    “月牙儿!他是吾离双剑后人,武功独步江湖,绝对能代表中原武林!”

    “武问秋武掌门!他集华山剑法之大成,所向无敌!”

    “凤翅镗肖坤!他的一把凤翅镗,威力无穷!”

    “……”

    众人讨论火热,争论不休。

    果然争强好胜,是这个江湖,最拿手的。

    武问秋一脸疲态。他朗声道:“大家休要再争论了。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当今武林之中,武功造诣最高的,当属慧寂大师!三年前的太乙论道,我们这些人,可都是慧寂大师七星拳的手下败将。”

    众人果然沉默了。三年前太乙论道上,慧寂大师天下第一拳的威名,还如雷贯耳。

    但天下第一拳,慧寂大师,在场中站定,一脸落寞。他清清嗓子,涩声道:“老衲,与那耶律错交过手。老衲,不是他的对手。”

    话音一落,全场哗然。

    慧寂大师输给了耶律错?

    武林中人,不但喜欢争强好胜,还喜欢夜郎自大。

    历史悠久,博大精深,所以,谁与争锋?

    殊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只是,承认自己的颓势,是一件令人痛苦的事情。

    所以,人们宁愿,活在自欺欺人之中。

    只见武问秋,一脸错愕:“大师,您,输了?”

    慧寂大师长叹一声:“正是。”

    武问秋有些不相信:“耶律错,使的什么武器?”

    “没有武器。”慧寂大师回答道:“此人内力磅礴,一双铁掌,无坚不摧。”

    众人面面相觑,大为震惊。

    慧寂大师有些黯然:“老衲对耶律错言明,老衲不过是浩瀚武林中,不出奇的人物。三天之内,定有中原武林代表,与之应战。”

    话音落了,却再无人接话。

    大家如同霜打的茄子。

    慧寂大师如果是不出奇的人物,还有谁人,能有胜算?

    此战一输,后果是天下英雄龟缩关内。

    那份神秘的名单,也将动摇武林的根本。

    这种压力,难以承担。

    一时间,黑压压数百人,噤若寒蝉。

    慧寂大师一脸肃穆,宏声道:“其实,当今武林,武功最高者,并不是老衲。”

    众人闻言,却个个神色古怪,也不答话。

    一时间冷了场。

    慧寂大师不依不挠:“其实,谁人能胜过耶律错,我们心知肚明。”

    众人大眼瞪小眼,还是讳莫如深。

    戴天身边的钟懿,突然站起身来,向着慧寂大师一拱手道:“大师,您可是说,凌若渊?”

    此言一出,场内立即沸沸扬扬开来。众人面色惊恐,仿佛在谈论洪水猛兽。

    慧寂大师却一点头:“正是。四十年前,我在太乙论道上,见过凌若渊。能打赢耶律错的,只有她一人。”

    慧寂的话,却引来众人的不满。

    追云庄段墨首先跳了起来:“不可!凌若渊满手血腥,是武林公敌!怎可由这样德行不济者,代表我武林?”

    卢敏也颇为犹疑:“听说凌若渊此人,倒行逆施,杀师灭祖,并非正道。若由她出战,恐怕难以服众。”

    巫赤也撇了撇嘴:“江湖人才再凋零,也不至于求助于邪魔外道吧?”

    “……”

    听着一浪又一浪,诋毁凌若渊之言,戴天心中愤懑难平,目眦欲裂。

    他向前数步,大声道:“若渊前辈,不是这样的人!”

    戴天之言,让众人一惊。大家愣愣地望着他,神色各异。

    只有不远处的端木华,目光闪动,微笑着望着戴天。

    戴天稳了稳心神,朗声道:“若渊前辈,蒙受不白之冤,已在醉月崖冰洞冰封四十年。如今,是还她清白的时候。”

    段墨冷笑一声:“不白之冤?戴天,凌若渊手刃我追云庄前庄主段云,是你亲眼所见吧?”

    戴天不动声色:“段云趁若渊前辈在冰中未醒,意欲夺她性命。若渊前辈,诛杀段云,不过是自保。”

    段墨脸色一黑,不甘示弱:“那,凌若渊残害千绥门老掌门晋南,又作何解释?”

    戴天冷哼一声:“那是因为,晋南与凌若渊,有杀母之仇。”

    “杀母之仇?”众人听之大惊,却大多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不错。”戴天环顾四周,语气沉重:“四十年前,晋南、肖成、詹淇、陆连山、祁铮、方锦宜、段云、公孙玄,联手诛杀了九剑门聂轻寒。而聂轻寒,就是凌若渊之母。”

    话音未落,只见公孙玄大袖一挥,厉声道:“一派胡言!谁家黄口小儿,在此信口雌黄,随意攀诬?快些逐出门去!”

    戴天毫不畏惧,冷笑道:“公孙玄,此事是詹淇亲口所讲。月牙儿前辈可以作证。”

    公孙玄一身白衣,脸上却阴气滚滚。他身形一闪,就腾到戴天跟前。他枯木般的右手向前一伸,就抓住戴天的衣领。公孙玄咬着牙,挤出几个字:“小子,老夫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找我麻烦?你是活腻味了吧?”

    公孙玄咬牙切齿之际,突然感到右手一阵酸麻,抓住戴天衣领的手,不知怎么的,就瘫软了下来。他定睛一看,正是钟懿,手持一把红色长剑嫣珏,将公孙玄的手挡开。

    钟懿气定神闲,收回长剑,淡然道:“戴天是九剑门小徒,不烦公孙掌门教诲。”

    公孙玄暴怒:“戴天攀诬老夫,九剑门岂是要护短?”

    钟懿冷冷瞟了一眼公孙玄:“是又如何?”

    公孙玄气得面目扭曲:“九剑门是要公然与剑阁山庄为敌是吗?”

    钟懿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不可以吗?”

    公孙玄厉声道:“钟懿,戴天口口声声说,当年老夫参与诛杀九剑门聂轻寒,你可是亲眼所见?”

    钟懿一滞,一咬牙,缓声道:“老身并未亲眼所见。”

    公孙玄突然发出狞笑:“并无人证,你们就是空口白牙,凭空捏造!”

    只听一个声音传来。音量不大,却如晴天霹雳:“我,便是人证。”

    众人大惊,抬眼望去。

    只见千绥门晋长青缓缓走出,在场中站定,一个抱拳,低声道:“当年八大门派诛杀聂轻寒,我,亲眼所见。”

    此言犹如惊天响雷,将各色人等,惊得不知所措。

    数百人,鸦雀无声,愣愣地盯着晋长青。

    公孙玄,张着个大嘴,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晋长青一脸疲惫,缓声道:“此事,压在我的心头,已经四十年了。今日,我终于能得解脱了。”

    他顿了顿,语气显然轻松了不少:“当年,八大门派掌门,诛杀聂轻寒,瓜分真言宗,是我亲眼目睹。”

    话音落了,众人仍是云里雾里。

    只有公孙玄,气急败坏,尖叫起来:“晋长青,你疯了吗?你对得起令尊吗?”

    晋长青不为所动,缓步走到戴天面前,从怀中掏出一本薄薄的书页,沉声道:“这便是当年家父所夺真言宗。今日,我便还给凌若渊。家父年迈,已受重伤,就留他一条性命吧。”

    戴天接过真言宗,心中感概万千。

    公孙玄却一挥衣袖,大骂道:“疯子!全是疯子!”

    说罢,公孙玄一个腾身,竟远遁而去。

    戴天大急,作势就要追出。

    却被钟懿一把拉住。

    钟懿摇摇头,对戴天温言道:“善恶终有报。且随他去吧。”

    发呆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大家难掩错愕表情,低声议论。

    卢敏向着钟懿拱拱手道:“钟掌门,九剑门之事,我深感遗憾。但,凌若渊当年,杀师灭祖,是江湖尽知的事情。”

    只听钟懿轻叹一声,哀声道:“凌若渊,没有杀师灭祖。”

    戴天只觉得,一颗心,狂跳起来。

    这是戴天坚信不疑的信念。

    这是他,多么希望听到的一句话。

    戴天颤抖着,紧紧拉着钟懿,疾声道:“钟师伯,真的吗?”

    钟懿望了戴天一眼,点点头:“此事,我本以为,今生今世,都不会讲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