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九十三章 东风,不知道在哪里晃荡。
    此事,要从公孙玄讲起。

    公孙玄这个人,是极其阴冷自私的。

    江湖之中,与他交好的,寥寥无几。

    偏偏我是个万人迷。

    咳咳。

    当然也不能说是万人迷,至少是个人缘极好的人。

    我的朋友遍天下。

    因此,我和公孙玄,也说得上话。

    公孙玄跟我讲了一件怪事。

    他说,他很小的时候,见过一个很怪的人。

    这个人,名字叫慕容行。

    公孙玄说,这个慕容行,是他见过的,剑术最高明的人。

    他的剑法,与中原剑术大相径庭。

    而且公孙玄的父亲私下也说,纵观天下,慕容行的武功,无人能敌。

    理论上来讲,慕容行将成为江湖之中的传奇人物。

    但奇怪的是,这个慕容行,并没有在武林之中,掀起什么水花,留下任何痕迹。

    因为,他突然消失了。

    他的突然消失,正如他的突然出现一般。

    没有任何人,知道慕容行的下落。

    直到在有一年的太乙论道上,公孙玄,发现了一件更奇怪的事。

    那一年的天下第一,是一个蓬头丫头,凌若渊。

    公孙玄说,他一眼就认出,凌若渊的剑法,与慕容行,有几分相似。

    他信誓旦旦地说,凌若渊与那个慕容行,肯定有什么联系。

    至于是什么联系,公孙玄也不得而知。

    但这凌若渊,本就是九剑门的高徒。她年纪不大,又有这样神秘的传承,她的将来真真是不可限量。

    偏偏不久之后,我们又听说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事情。

    凌若渊去了趟沧浪行。

    居然还活着回来了。

    还带回了,宝贝。

    有人说,凌若渊,九死一生,去沧浪宫,便是为了去找慕容行。

    还有人说,凌若渊带回了慕容行的武功秘籍,真言宗。

    真言宗!

    这是我们第一次,听说这个逆天的宝贝!

    这个即将掀起腥风血雨的逆天之物!

    但凡逆天之物,都是极血腥的。

    逆天之物,总是和贪欲、阴谋、伎俩共舞。

    逆天之物之下,往往是万人枯骨。

    不知道凌若渊带回这逆天之物之时,可有设想过自己将要面对的惊涛骇浪?

    我们都心中明了,这真言宗,大概将要开始,搅动这个本来就不太平的天下了。

    我们也深知,即使自己独善其身,也自然会有别人,觊觎真言宗。

    江湖,从来都不是温情之地。

    江湖,从来都是弱肉强食。

    强者,获得的不仅仅是权力财富,更重要的是,尊严。

    只有力争上游,才能得到他人,还有自己的,尊重。

    所以人在江湖之中,便会自然而然地,有了争强好胜之心。

    人生既来此一回,谁都想,在滚滚长河之中,留下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

    那些所谓淡泊名利,其实是懦弱者自欺欺人的说辞。

    只是如何成为强者,每个人有不同的认识。

    有些人恪守底线。

    有些人狗苟蝇营。

    当时,我们都很清楚,这真言宗,大概便是成为强者的,捷径。

    人生如同逆水行舟。不争,便会落后。

    如果我们不出手,这真言宗,很快,就会成为他人的捷径。

    因此,我们立即开始筹谋。

    所谓的我们,是与我志同道合的朋友们。

    他们是十二追段云、浑天刀晋南、冰炙掌祁峥、凤翅镗肖成、如意珠陆连山、凌霄针方锦宜、乌金剑公孙玄。

    我们八人,年纪相仿,志趣相投。

    最重要的是,我们八人,都有着相似的困境。

    我们八人,各自都有个尴尬的门派。

    之所以说尴尬,是因为,我们的门派,在江湖之中,似乎可有可无,名不见经传。

    但是我们偏偏不甘心。

    我们或者肩负家族重托,或者自认为怀才不遇,或者真有心怀天下的鸿鹄之志。

    不论如何,我们八人,都有强烈的愿望和迫切的压力,想让自己的门派,能与英雄比肩,能与强者共舞。

    或许,强烈的愿望和迫切的压力,便会滋生,阴谋。

    我们八人,大致的共识便是,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夺取真言宗。

    彼时,凌若渊的背后,是九剑门。

    九剑门人多势大,而且掌门曾澜和长老聂轻寒都是武功高强之辈,我们断不敢与之公然为敌。

    因此,我们刚开始,设想的便是,分化凌若渊和九剑门。

    只有凌若渊离开九剑门,我们才有机可乘。

    偏偏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好机会出现了。

    我们在机缘巧合之下,找到了河婆。

    河婆不过是个住在水边,靠打鱼为生的穷苦婆子。但我们无意之间,听说了她的来历。

    她竟然是慕容行的族人。

    我们立即有了个新的计划。

    我们可以借河婆之手,让真言宗,从万众瞩目的逆天宝贝,变成众人唾弃的妖物。

    这样,一场巧取豪夺,便可以名正言顺,穿上仁义道德的外衣,变成为天下除恶。

    凌若渊身为天下第一剑,九剑门身为武林正派,定不敢再私藏真言宗。

    当时,肖成是我们八人之中,武功最高,最有威信之人。他自告奋勇,去找河婆。

    后来我们才知道,肖成是通过控制河婆的儿子,威胁河婆为我们所用。

    肖成的手段虽不光彩,但结果,是我们没有想到的。

    河婆对慕容行的栽赃,非常成功。

    同时,我们顺便知道了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凌若渊的身世!

    她竟然是慕容行的女儿!

    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真是一箭三雕。

    抹黑慕容行,黑化真言宗,分化凌若渊,这三件事情,任意做到其中一件,另外两件,就是水到渠成。

    我们无不欢欣鼓舞。

    真言宗,仿佛已经唾手可得。

    我们如同打了鸡血一般。

    河婆已死,死无对证。

    我们便开始,在江湖中,大肆宣扬,一个包藏祸心,谋国殃民的邪教慕容行的形象。

    不过,我们还有一个顾虑。

    可以说,是心腹大患。

    那就是峨嵋派。

    峨嵋派的月牙儿,不是一个善茬。

    咳咳,我的意思是,月牙儿是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人物。

    峨嵋派的掌门楚清,更是我们惹不起的。

    听说月牙儿要去九剑门提亲。

    如果让凌若渊和峨眉扯上关系,我们的宏图伟业,基本上,可以说是完犊子了。

    所以,我连夜去了峨眉,想要搅和这门亲事。

    剩下的事情,咳咳,您也知道啦。

    我没有成功搅黄这门亲事。

    嘿,谁曾想,这门亲事,它自己黄了。

    咳咳。

    月兄,月兄……

    您冷静,您冷静……

    君子动口不动手嘛……

    我继续讲就是了嘛。

    听说凌若渊和峨眉的亲事不成,我们便明白,时机已到。

    那是一个五月。

    我们八人,按约定,来到安乐山。

    我们的计划是,咬死真言宗,是邪族外道之物,逼迫凌若渊交出来,当众销毁。

    若是凌若渊不肯,就咬死凌若渊是邪族外道传人,包藏祸心,逼迫九剑门将她逐出门去。

    若是九剑门不肯,那,就咬死九剑门包庇邪族外道,逼迫武林孤立九剑门。

    若是武林不肯,额,那,就走一步算一步吧……

    我们的计划周详,部署得当。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我们千算万算,赶到安乐山,却发现了一个重大的失误。

    凌若渊,并不在安乐山中。

    九剑门看门的小弟子,打着哈欠,告诉我们,凌若渊出去玩了。

    “去哪儿玩了?”肖成阴沉的脸,几乎要下雨了。

    小弟子昏昏欲睡:“若渊师姐去哪儿玩,从不告诉任何人。”

    “那她什么时候回来?”肖成火冒三丈。万事俱备,这东风,却不知道在哪里晃荡。

    小弟子吐了一下舌头:“若渊师姐,一般是玩累了,就回来了。”

    “混账!”肖成气得脸色发紫。

    小弟子一惊,惴惴不安,不知混账的究竟是他自己,还是那个行踪不定的若渊师姐。

    肖成上前一步,抓住小弟子的衣领,将他提溜到半空中,恶狠狠地道:“到底何时回来?”

    小弟子吓得直哆嗦:“少,少则十天半个月,多,多则数月半年。”

    肖成还想问话,忽然听到一阵沉静的女声:“贵客造访,怎么只跟一个门童弟子叙话?怕是我九剑门招呼不周。”

    我们听到这个声音,不知为何,心中皆是一沉。

    因为这个声音,我们再熟悉不过了。

    就如同她的名字一般,简直是如雷贯耳。

    聂轻寒!

    只见聂轻寒一身青色长衣,背上挎着个包袱,手中提着玉缺剑,仿佛正要出门。

    玉缺剑,闪着温润的玉色光芒。

    光芒虽温润,却掩藏不住浓重的凌厉气息。

    这种凌厉的气息,在聂轻寒的身上,更是显露无余。

    聂轻寒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但我们怎么看,都不觉得是微笑,倒像是瞪着我们一般。

    她的话,也很客气。但我们怎么听,都不觉得是在欢迎我们。

    聂轻寒,是江湖中有名的美人。

    但大部分人,对聂轻寒的印象,都不是觉得她美,而是觉得她,冷。

    她的眉眼深邃,但,却如同迤逦江山,被霜雪笼罩。

    一眼望过去,江山秀丽,却是天地一片苍茫,寒入骨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