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八十八章 最美的女人?
    端木华心中一暖,却很是担心:“只怕你一个人,会有危险。”

    戴天安慰道:“放心,等不到你和月前辈,我定不会轻举妄动。”

    端木华深深地望着戴天,轻轻点了点头。

    只听端木华一声大叫,跑上前去,将一个红衣女子一拉:“哎哟喂,我的肚子好痛!我怕是吃坏了东西。姐姐,姐姐,麻烦你让我进去,借雪隐[62]一用。”

    红衣女子厌恶地将手一甩:“滚滚滚。吃坏了肚子还想进夜晴宫。有多远滚多远……”

    端木华垂头丧气地转身,极不情愿地磨蹭着沿着石梯,向下走去。

    回首间,只见戴天也正回头向端木华张望。戴天的目光温柔而坚定,仿佛在安慰端木华。

    端木华心中惆怅,不能自已。

    她越发觉得,自己竟一刻也不想与戴天分离了。

    她一步一回头的,心情沉重地目送着戴天走进那扇富丽堂皇的鎏金大门。

    而戴天,随着人流进入大门,才真正明白,夜晴宫的真谛。

    大门之后,简直是个宫殿。

    整个宫殿,金灿灿的。

    金色的立柱,金色的墙壁,金色的雕饰。

    看来这个祁如月,虽豪,但土。

    将炫富炫得一点都不遮掩。

    极力用外物来证明自己,只能说明难以用自己来证明自己。

    往往越高调,越心虚。

    戴天看到这满眼的金色,感觉有点眩晕。

    而在大厅之中的翩翩公子们,更让戴天眩晕。

    因为这些翩翩公子们,正在翩翩起舞。

    各色颜色亮丽的长衫,被这些公子穿在身上,旋转,跳跃。如同一丛丛鲜艳的牡丹花,在金色的大厅中盛放。

    被这些牡丹花包围的,便是夜晴宫的主人,祁如月。

    祁如月如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皇,正窝在,大厅中央高台上,一个很舒服的长椅中。

    长椅上,铺着软绵绵的,金色的,金丝绒软塌。

    长椅的四周,或立,或卧,或趴着,层层叠叠的俊俏男子。

    这些男子,个个含情脉脉,温言软语,围着祁如月。

    祁如月,比上次在剑阁山庄,更加富态了。

    她半眯着眼睛,用圆滚滚的身段,将长椅塞得满满的。

    虽身段滚圆,但她身边层层叠叠的美男子,还在不断地往她的嘴里,塞各种美食。

    祁如月惬意地咀嚼着源源不断的美食,一边舒展她的短胳膊短腿。

    她的短胳膊短腿,很快被周围的俊俏男子捧在手心里,各种揉捏捶打。

    祁如月圆圆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如同一只皱了皮的桃子。

    她和周围的人指点着正在起舞的翩翩公子,评头论足,时不时发出夸张的大笑。

    除了祁如月和翩翩公子们,这个金碧辉煌的宫殿里,最让戴天侧目的,便是大厅四周,摆放的,上百架,古琴。

    说起来真是好笑。

    这么个又土又豪,纸醉金迷的地方,竟还附庸风雅地,放了这么多清高的乐器。

    这些古琴,掩映在成堆的瓜果中间,一桶桶的美酒中间,一群群的妖媚男人中间。

    戴天无聊地在金灿灿的大厅中打着转,暗地里观察着大厅的结构。

    这个金色大厅四通八达,如同迷宫一般。

    夜晴宫深深的嵌在红山的石壁之中,三面环山,只有峭壁的一面通向外界。

    如果要让月牙儿和端木华潜入夜晴宫,只能从峭壁的一面。

    大门有至少上百人看守,滴水难漏。

    戴天想要动手脚,还得想其他办法。

    另外,大厅如此纷杂,喜欢像耗子一般藏起来的詹淇,也不见踪影。

    戴天想要找到他,还得费一番心思。

    戴天像个无头苍蝇,漫无目的地转悠了一阵,愈加眩晕。

    他抓住一个正在翩翩起舞的美貌少年,低声问道:“小哥,你已经来这里很久了?”

    美少年停了下来,眨巴着眼睛打量着戴天,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你是新来的?”

    戴天递过去一块美玉,谄媚地一笑:“正是。小哥,多多照拂。”

    美少年半推半就地接过美玉,迫不及待地在光下看了看,转瞬变了脸色。他懒洋洋的表情,换成了热情洋溢的笑容。他凑到戴天身边,就差点头哈腰了:“公子,你放心,我一定罩着你。”

    戴天满意地一笑:“小哥,这夜晴宫,有几个出口?”

    美少年想也没想答道:“一个呀,就是那扇大门。”

    “就一个门可以出入啊?”戴天吃惊地道:“那我们岂不是不能轻易出去?”

    “出去?”美少年更加吃惊:“进来夜晴宫的人,没有一个想出去的。”

    “哦?”戴天这下是真的惊讶了:“怎么你们都不想出去吗?”

    “是呀。”美少年点点头:“你很快就会发现,夜晴宫有多么令人着迷?”

    “着迷?”戴天觉得不可思议:“我还以为,你们是因为生活所迫,才来夜晴宫。”

    “刚开始是的。”美少年回答得很坦然:“我家里的孩子多,田地少,经常饿肚子。听说夜晴宫喜欢长得好看的男孩,于是我便来,想混口饭吃。哪里知道,来到这里,除了能吃饱饭,我还体验到了,人生从未有过的快乐。”

    “快乐?”戴天很是不解:“比如呢?”

    美少年的眼睛里,闪现出奇怪的光彩。他有些飘飘然地道:“祁如月,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在她的身边,我觉得很快活。”

    “最美的女人?”戴天瞪大了眼睛。暗咐自己的审美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戴天再次将目光投向了躺在软椅上的祁如月。

    被誉为最美女人的祁如月,跟她的父亲祁峥,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她的皮肤黝黑,形容粗鄙。

    怎么看,都与美人沾不了边。

    美少年见戴天迷惑,便主动解释道:“祁如月虽眉眼不出众,但她的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戴天觉得有点迷惘。

    大概在不同人的眼中,对女人的评判标准是不同的。

    只听到美少年还在继续热情洋溢地表达,对祁如月的痴迷:“只要祁如月一弹琴,你就会对她倾心,不会再对其他的女人有兴趣了。”

    “弹琴?”戴天想起大厅中无数的古琴。莫不是这些古琴中有古怪?

    正在迷惑之中,只听美少年自告奋勇地道:“既然收了你的好处,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人生的真正乐趣。”

    说罢,这美少年竟一溜烟跑到祁如月的身边。

    祁如月见到美少年,伸出小胖手来爱怜地抚摸着他的脸。而美少年则撒娇般地向祁如月说了些什么。

    祁如月听完美少年的言语,竟软绵绵地从软椅中坐了起来。

    祁如月虽滚圆,但动作颇灵活,还带着说不出来的媚态。

    只见她扭着腰肢,走到软椅前的一架古琴前坐定。

    看来美少年果然是个认真负责的人。他居然说动了祁如月现身说法,这就要让戴天,体验人生乐趣了。

    只见祁如月在古琴前坐下,饶有风姿地伸出小胖手。

    她的手指粗短,古琴的琴弦顿时被压得摇摇欲断。

    戴天有点怀疑,传说中的人生乐趣,能否如愿。

    岂知,祁如月一本正经地将手一拨弄琴弦,一阵清泉般的琴音便绕梁而出。

    大殿之内,瞬间安静下来。喝酒的,起舞的,纷纷停了下来,都听得如痴如醉。

    戴天也心中讶异。这祁如月,人不可貌相。她竟是有些才华的。

    果然,祁如月一曲空山鸟语,高深悠远,荡人心魄。

    戴天暗暗称奇。祁如月虽形容粗鄙,琴品倒如此高雅。

    但戴天也有些疑惑。古琴曲虽动听,但也谈不上惊艳,更与人生乐趣无关。

    美少年所说的一听古琴曲,便倾心于祁如月之类,实在是夸大其词。

    戴天轻嗤一声,暗笑美少年见识短浅。

    哪知,戴天的轻视,还是轻率了些。

    只听祁如月的琴风逐渐变化起来。

    仿佛高山流水之间,多了些人间烟火。

    逐渐的,人间烟火,变成了市井百态,烟花柳地。

    琴调越来越缠绵悱恻,暧昧不清。

    戴天只觉得自己竟浑身发热,说不出的烦躁。

    他环顾四周,发现周围的翩翩公子们,也露出了奇异的表情。

    他们个个面露痴笑,仿佛心满意足。有些人甚至喃喃自语,癫狂起舞。

    戴天心中一沉,立刻发觉祁如月的琴声有异。

    但还没有想明白,戴天的已经觉得周围发生了变化。

    那些狂魔乱舞的翩翩公子,仿佛突然不见了。周围仿佛出现了浓重的雾气。

    戴天心中惊异,想要拨开浓雾。这时,他才发觉,异常寒冷。

    简直冷得刺骨。

    浓雾逐渐散去。戴天这才找到了寒冷的原因。

    一面巨大的冰壁横亘在他的面前。

    醉月崖?

    戴天吃惊地走到冰壁前面。这不正是他守了二十多年的冰壁吗?

    冰壁之中,赫然一个绝世美人盘腿触额。

    凌若渊?

    戴天呆呆地望着凌若渊,心中五味杂陈。

    日子仿佛又回到了,守灯时的平静岁月。

    戴天突然觉得,日子如果真的能够回到醉月崖,那该多好?

    .

    .

    [62]雪隐:宋代的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