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八十六章 这姑娘是个榆木脑袋。
    凌若渊的脸,在银色的月光下,美得动人心魄,但此时却凶狠非常。

    我被她数落得有些摸不着头脑:“我,我怎么坑你了?”

    凌若渊一副肠子都悔青了的表情道:“我还琢磨着要带你去品尝安乐山的美食。哼!我真是,瞎了眼了!”

    我看到她斗鸡似的表情,觉得有些好笑,便安抚道:“若渊,我可是,做了什么事情惹你生气了?”

    “生气?”凌若渊的声音,震耳欲聋:“你说,你为啥要占我便宜?”

    “占你便宜?”我望着她,忍不住地露出笑意。

    “就是,你,你为啥来提亲?”凌若渊有些扭捏。

    我见到凌若渊扭捏的样子,觉得有些恍惚。我向她走过去,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不畅,心跳得飞快。我轻声道:“若渊,因为,我,我喜欢你。”

    凌若渊一愣,突然大叫起来:“月牙儿!这么卑鄙无耻下流的话,你都说得出来!还说你没有占我的便宜?”

    我被她的大嗓门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我的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我如同魔怔一般喃喃道:“若渊,自上次在太乙论道见过你,我便不能相忘……”

    凌若渊像个兔子一样,向后一蹦。她的脸一红,结结巴巴道:“月,月牙儿。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你,你怎的,有这样龌龊的想法?”

    我有点哭笑不得:“若渊,这,这怎么会龌龊呢?这些,这些都是我的肺腑之言……”

    凌若渊打断了我:“月牙儿,你就不要想了。反正,反正,反正我不会与你成亲。”

    我如同被雷劈中,怔在原地。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因为我压根感觉不到任何事情了。

    我早有预感,我的执念,会有波折。

    我也知道,往往越是看重,越是不容易如愿。

    虽然有这些心理准备,但我真的听到凌若渊所言,还是感到深深的挫败感。

    这种挫败感,是我顺风顺水的人生中,不曾经历过的。是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既往,没有遇到过的。

    被人喜欢,被人仰望,被人注视,已经成了我与人的相处模式。

    当我第一次去仰望,注视另一个人,却被当头一棒。

    这当头一棒,让我有些麻木。

    我自言自语地道:“为什么?”

    凌若渊没有发现我的失常,而是一本正经地道:“月牙儿,我当你是兄弟,怎么成亲呢?”

    我仿佛听见了,又仿佛没有听懂。我觉得自己的脑子,如同灌了浆糊。我只能麻木地继续问:“你是说,你不喜欢我?”

    “喜欢呀。”没想到凌若渊回答得施施然。

    “你喜欢我?”我仿佛还是没有听懂:“那,那为何拒绝我?”

    “我喜欢你,也喜欢秦松,还喜欢钟懿,我还喜欢你娘呢。都要成亲啊?我岂不累死了?”凌若渊如是分析。

    我的心,突然被刺得生疼。我觉得我终于不得不面对,那个我曾经想到过的波折了。于是,我涩声道:“若渊,你不与我成亲,是不是,因为秦松?”

    “当然不是啦!”凌若渊毫不犹豫地答道:“秦松也是我的好兄弟。我不与你成亲,与他何干?”

    我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安慰。

    好吧。

    我没有输给任何人。

    这至少是我挫折中的,一点点底线。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望着凌若渊。

    她的脸,像是朦胧在一层雾气之中。

    我转过头去,我怕凌若渊看到我流泪的狼狈一幕。

    谁曾想,凌若渊走到我身侧,伸手将我的肩膀狠狠一拍,朗声道:“月哥哥,别灰心啊。我可喜欢你了呢。除了成亲,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转过身一把抱住凌若渊。凌若渊原来那么瘦弱,她的身上,有淡淡的杜鹃花香味。我的热泪,突然抑制不住地滚落下来,洒在她的身上。我在她的耳边低声道:“凌若渊,除了成亲,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凌若渊没有推开我。她拍着我的背,仿佛在安慰我:“好的,一言为定啊……”

    .

    .

    几天后,我便随母亲,离开了安乐山。

    母亲倒没有气恼,反而心满意足地道:“没想到聂轻寒是个可结交之辈。凌若渊也是个招人喜欢的姑娘。”

    看到我垂头丧气的模样。母亲仿佛意识到应该安慰我一二,便颇做作地道:“月儿,男人受点挫折,是应该的事情。哈哈哈。”

    我幽怨地望着母亲,无言以对。

    母亲努力忍着笑,一本正经地道:“反正那些聘礼,我都当礼物送给曾澜了。以后你便长长久久地,来安乐山看一看。我知道你喜欢凌若渊,但这姑娘是个榆木脑袋。有些念想,不一定要在眼前,放在心里,也是极好的。”

    我无可奈何地点点头:“母亲,你都认凌若渊为义女了。你还让我,怎么念想啊?”

    母亲又忍着笑道:“她不愿意与你成亲,我们总不能白跑一趟吧。总要有点收获。哈哈哈。”

    我翻了个白眼。

    我知道,母亲说得对。

    这个念想,真的,长长久久,在我的心中,永不会相忘了。

    ……”

    .

    .

    月牙儿讲完,戴天和端木华,都似乎有些神伤。

    端木华关心的是,月牙儿这样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倜傥公子,是不是孤独终老。

    月牙儿温和一笑:“凌若渊,成了我心中的那抹月光。但人不能总是流连在情怀之中。所以如今,我已儿孙满堂,安享天伦。”

    戴天不相信:“月前辈,如果你真的没有流连情怀,为何来找詹淇?”

    月牙儿叹了口气:“既是情怀,自然会长长久久的,牵绊。”

    “您在牵绊什么?”戴天追问道。

    月牙儿凝神望了戴天一眼,才答道:“我听说凌若渊从醉月崖冰洞出来,又闯了剑阁山庄。因此,我,心中疑惑。”

    戴天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疾声问道:“什么疑惑?”

    月牙儿突然沉默了。他的眉头紧锁,似乎有些痛苦。

    戴天见月牙儿沉默,着急起来。他挣扎着下了床,走到月牙儿面前,恭恭敬敬地深深一躬道:“月前辈。我的师父秦松,要我舍命护着若渊前辈。但之前詹淇说,若渊前辈曾经,曾经杀师灭祖。我是万万不信的。我不想任何人,抹黑若渊前辈。月前辈,求您为弟子解惑。”

    月牙儿凝视戴天良久,长吁一口气道:“你心中的疑惑,也是我心中的疑惑。”

    月牙儿缓缓道:“当年我知道凌若渊出事,赶到安乐山,正遇到她去了醉月崖冰洞。”

    “若渊前辈,为何会去冰洞?”戴天觉得,自己越来越接近真相了。

    “听说,是受罚。”月牙儿回答得淡淡的。

    “受罚?”戴天不明白。

    月牙儿面无表情,却一字一顿道:“据说,凌若渊当年修习真言宗,以至迷失本性,癫狂成魔,错杀了九剑门掌门曾澜。”

    “不!”戴天突然高声叫起来:“不可能!”

    戴天连连后退,竟捂着自己的脸,痛哭起来。

    端木华好生心痛。她上前一步,扶住戴天。

    戴天的身体微微颤动,连右腿伤口渗出血来,也没有察觉。

    端木华想扶戴天坐下,戴天却抬起头来,将端木华挡了回去。

    他红着眼睛,费力地走到月牙儿跟前,涩声道:“月前辈,我知道,你对若渊前辈,情意深重。你说你心中疑惑。你一定也是不信的,对吗?”

    月牙儿表情复杂地望了望戴天,沉声道:“以若渊刚强的性子,如果不是她自愿受罚,谁也不能强迫她去醉月崖。所以,当年,我并无怀疑。”

    “但若渊从醉月崖出来之后,遍寻当年八大门派之人,我便心生疑惑。”月牙儿沉吟道:“当年之事,恐有内情。”

    “您也认为,若渊前辈,是被人陷害的是吗?”戴天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他紧紧拉住月牙儿的长袍,热切地道。

    月牙儿盯着戴天良久,才点了点头:“自从若渊离开醉月崖,我寻了她许久。但她竟像消失了一般,不知所踪。我别无他法,才来寻詹淇,想要知当年真相。”

    戴天突然疯魔了一般,他冲着端木华大笑起来:“我就知道。若渊前辈是被人冤枉的。是那些人设计了若渊前辈。你看!是有人相信我的!”

    端木华伸手去扶戴天,安抚道:“相信,相信,我们自然是相信你的。”

    戴天冷静下来,仿佛想到什么重要的事情。他拉住月牙儿,作势就要往屋外走。他大声道:“月前辈,切不能让詹淇那厮跑了。走,我们去寻他。”

    月牙儿叹了口气,扶住戴天道:“我门下之人,已去寻过詹淇。他知我要追问当年之事,已经远遁。此事,恐要从长计议。”

    戴天如同卸力一般。他呆坐下来,喃喃道:“跑了?”

    端木华也有些沮丧:“月前辈,要不是为了救我们俩,您怕是早已捉到詹淇了。这厮油滑无比,一旦逃脱,便天高地阔,怕是再难寻踪迹了。”

    谁知月牙儿轻笑起来:“我自幼便喜欢捉泥鳅。再油滑的东西,我也能捉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