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八十五章 你,你竟然坑我!
    詹淇抬着头呆呆地看着母亲,似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倒是听得清清楚楚。于是我走到詹淇身侧,拉住他的衣领,像拔萝卜一般将他提溜起来。我再将他向外一扔,鄙夷地道:“快滚。休要在这里搬弄是非。”

    詹淇被我一扔,竟滴溜溜翻了几个跟头。

    他灰头土脸地站起来,仿佛气得发抖,但又颇为忌惮。于是他强忍怒气,憋得一张圆脸铁青,样子真真是解气。

    詹淇气急败坏,却一点不敢耽误,飞一般地跑远了。

    凌若渊似乎很高兴,竟给了母亲一个大大的拥抱。

    一边热烈拥抱,凌若渊一边高度赞扬了母亲:“前辈,您特别霸气!我喜欢!”

    母亲似乎被凌若渊的失礼行为搞懵了,一脸错愕。

    拥抱完毕,凌若渊对着错愕的母亲,一本正经地道:“前辈,不过,为啥您说我是峨眉的媳妇呢?”

    母亲终于反应过来,微笑着说:“因为你马上要和月儿成亲了呀?”

    凌若渊一听,突然惊叫起来:“什么?成亲?老子,老子又被人坑啦……”

    听到凌若渊语无伦次的嚷嚷,母亲又是一脸错愕。

    而此时,一阵女声打断了凌若渊的惊叫:“凌若渊!不可造次!”

    这阵女声,浑厚深沉,颇有威仪。

    之所以说颇有威仪,是因为这声音,似乎对凌若渊很有震慑。

    凌若渊,简直就像听到了猫叫的老鼠,瞬间气焰全无,简直要瑟瑟发抖起来。

    我好生奇怪,是什么人,能将混世魔王一般的凌若渊,吓成如此这般。

    我抬头望去,只见几个人,从不远处走来。

    为首的一个,一身素衣,翩然出尘,衣袖满清风。

    这个人正值中年,眉目绝美,却很是冰冷。

    此人正是凌若渊的那个不好相与的师叔,聂轻寒。

    聂轻寒的一声呵斥,就将凌若渊吓成老鼠,我顿时也对此人莫名地忌惮起来。

    聂轻寒身边一个微胖方脸的中年女子,倒是颇为慈眉善目。她一身暗灰色长袍,带着和暖的笑意,正是九剑门掌门曾澜。

    跟在曾澜身后的几人,是凌若渊的同门师兄妹。这几人,将凌若渊团团围住,仿佛怕凌若渊跑了一般。

    其中一个鹅蛋脸的女子,满脸愠色,走到凌若渊跟前,低声数落着她。

    另一个高瘦男子,我在太乙论道中见过。不但见过,还非常印象深刻。他正是凌若渊的师兄秦松。

    不知为何,我见到秦松,心中就开始惴惴不安。

    人,总是有些说不明白的预感。

    我一见秦松,就明白,此人,可能又是我心中执念的一个障碍。

    至于我为什么产生这样的预感,我自己也不清楚。

    这个秦松,温文尔雅,也是个招桃花的模样。

    至于为什么要说也,这大概是我对于自己招桃花的一种分析和反思。

    最重要的是,这个秦松,处处流露出,对凌若渊的紧张来。

    这种紧张,是人对于属于自己的东西,产生的一种保护欲望。

    这种紧张,让我不自觉地,产生出对秦松的,强烈的,敌意。

    正在我戒备地瞪着秦松的时候,只见曾澜和聂轻寒径直向我们走过来。

    曾澜向母亲一拱手,脸上笑意融融:“楚清,好久不见。”

    曾澜能直呼母亲名讳,可见二人交情非凡。

    母亲见到曾澜也颇高兴。她回礼道:“曾澜,我也很挂念你。”

    聂轻寒走到母亲面前,很正式地一抱拳道:“楚掌门,多谢相助小徒。”

    母亲见到聂轻寒,仿佛也有些紧张。她正色道:“聂长老,早闻大名,今日才相见,相见恨晚啊。凌若渊这个姑娘,我颇喜欢。自然不能让人欺负她。”

    聂轻寒冰山一样的脸上,竟现出微笑。她刚要答话,突然听到凌若渊的刺喇喇的声音传来:“楚前辈,我也可喜欢你了呢。”

    聂轻寒转过头去,冰山般的冷峻表情又出现了。她狠狠地呵斥道:“凌若渊,闭上你的嘴。回去再罚你。”

    曾澜有些尴尬,只能笑着对母亲说:“楚清,你们一路辛苦了。快随我们上山去吧。酸汤鱼你也好久没吃了。”

    母亲微微一笑,便将我一拉,跟着曾澜等人向九剑门而去。

    .

    .

    九剑门在安乐山大磨岩峰。

    安乐山果然是不输峨眉山的存在。

    一路灵石交错,层林叠翠,秀水长流。

    我的心情大好。

    不是因为安乐山的一路美景。

    而是因为,我发觉,凌若渊,似乎对我颇有情意。

    她一路上,都缠着我,叽叽喳喳个没完没了:“月哥哥,你会在安乐山待多久呢?”

    “月哥哥,这南恩河里,有一种小白鱼,特别好吃。我去抓几条烤你吃啊。”

    “月哥哥,山下有个他郎城。城里的鸡丝饵块是一绝。我带你去吃啊。”

    “月哥哥,醉月崖的树林子里有鸡枞,腌起来香得不得了。你一定要尝尝。”

    “……”

    我屈指一算,我至少要在安乐山待一个月以上,才能把凌若渊倾情推荐的美食,统统吃一遍。

    最后凌若渊想出一个解决办法:“月哥哥,干脆你就不要走了。住在我们安乐山好了。”

    我心中莫名感动,想也不想地答道:“你如果不愿意去峨眉,我住在安乐山,也是可以的。”

    哪知,凌若渊非常不同意:“谁说我不去峨眉?我还没去过峨眉呢。我可喜欢到处游山玩水了。我这一生,要走遍天下名川大山……”

    我有些不解:“既然你愿意去峨眉,为何刚才母亲说,说成亲的事情,你,你怎么那么大反应呢?”

    凌若渊一愣,随即神秘兮兮地低声道:“月哥哥,刚才你娘亲说成亲这个事情,确实吓了我一跳。但是,嘿,你猜怎么着?我转念一想。这个事情,根本不用担心。所以,我又心情大好了。”

    我心中一沉,问道:“为什么不用担心?”

    凌若渊眨眨眼睛:“因为我师叔聂轻寒,绝对不会同意这门亲事。”

    “为什么?”我笑不出来了。我就知道,期望越多,事情往往越难如愿。

    凌若渊没有注意到我的失望,而是一本正经地道:“因为上次河婆的事情,我师叔,当众宣布,要我凌若渊待在九剑门抄一辈子佛经。所以,她绝对不会同意,让我嫁到峨眉去。”

    .

    .

    岂知,就在我们到了九剑门的第二天,我便听说,凌若渊的师叔聂轻寒,一口答应了这门婚事。

    我欣喜若狂。那些设想过的阻碍和波折,竟都没有发生。

    聂轻寒没有让凌若渊一辈子在九剑门抄佛经。

    而我充满敌意的秦松,也没有跳出来搅局。

    呜呼哀哉!

    天可怜我!

    大概是真心终将被上天垂怜。

    我那苦苦纠缠的执念,终于不再是一丝念想。这个执念,将会长长久久,与我执手花间,长醉月下,并且大快朵颐,天下美食。

    说到美食,凌若渊许给我的一众美食,竟,没有一个实现的。

    因为,我突然收到了一个纸条。

    是我的执念,约我相见。

    这张纸条,出现得颇霸气。

    竟是被一把精致的小剑,钉在我的床头上。

    这把小剑材质上乘,一看便知并非凡品。

    但我无心欣赏小剑,而是急切地打开纸条。

    只有四个字:月下,落雁潭。

    佳人相约,我不由得心中狂跳。

    我开始慌手慌脚地捯饬自己。

    我自小到大,便是一个对外貌打扮颇随意的人。

    我从未像今日这般,开始挑剔自己的衣服和发型。

    月亮刚出现,我便迫不及待地赶到了落雁潭。

    落雁潭就在九剑门的后山上,终年不冻,每年入秋便有大雁来过冬,是个颇秀美的地方。

    我刚到落雁潭边上,便看到了凌若渊。

    她站在一大丛杜鹃花前,似乎正在发呆。

    她好像满怀心事,机械地将面前的杜鹃花扯下来,又扔在地上。

    初春的杜鹃花,红的,粉的,白的,正开得如火如荼,如今却被凌若渊无情地扒拉下来,扔得满地都是。

    很快,凌若渊的周围,就铺了一层花瓣。

    不知怎么的,我看到这暴殄天物的一幕,反而心中一动。

    月光如水,倾泻在湖面上。凌若渊一身灰紫色长裙,陷在繁花之中。她的背影,那么安安静静的。那一刹那,我觉得,这便是我的一生了吧。

    那个月夜,那个背影,哪怕不属于我,也刻在我的灵魂深处了。

    我便出神地,站在不远处将这一幕,望了良久。

    凌若渊仿佛等得有些烦躁,便转过身来,向四周打量了一下。

    她很快看到了我,便一路小跑地向我奔过来。

    看到凌若渊向我跑过来,我几乎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想要伸开双臂抱住她。

    但是,凌若渊在离我数米的地方,生生地停住了。

    “月牙儿!”她大喝一声。

    我一愣,有些不解:“若渊,你不是叫我月哥哥的吗?”

    “哼!”凌若渊的大眼睛瞪得圆圆的,面目有些扭曲:“亏我当你是兄弟,你,你竟然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