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八十一章 路呢?来时的路呢?
    端木华还想与詹淇理论,突然觉得自己被人一拉,急速地向后退去。

    端木华的耳边,传来戴天的低语:“和他费什么话?逃命要紧。”

    端木华心中一喜,有戴天在自己身边,什么危险,都仿佛微不足道了。

    戴天身手矫健,转眼就退出去百米有余。

    但陀螺一般的詹淇,身形更快。

    那肥胖的身体似乎在地上飞速滚动,竟很快追上了戴天。

    这只陀螺一边滚动,一边将长长的夺月索甩出。

    夺月索仿佛长了眼睛一般,一下子缠住了戴天的右腿。

    戴天重心不稳,狠狠摔倒在地上,右腿已经鲜血淋漓。戴天勉强站起身来,竟发现本来就有旧伤的右腿,已经难以动弹,显然伤了经脉。

    刚才还人丁凋零的月华谷,突然冒出了数十个弟子。这些平时吊儿郎当,肥头大耳的弟子,露出凶相,像饿狼一般向着戴天和端木华扑过来。

    这些饿狼还没扑到,突然纷纷发出惨叫。只见他们有的捂脸,有的跺脚,有的倒地不起,有的甚至直接调转头逃之夭夭。而这些惨叫的弟子身上,无一不是扎满了银针。

    端木华虽受了伤,却毕竟是凌霄针的传人。只见她已经高高跃起,一边旋转,一边抛洒银针。

    漫天银针围绕在端木华周围,犹如银色雾气缭绕。

    被詹淇形容为歪瓜裂枣的月华谷弟子们,竟一时间无一敢上前。

    詹淇气得大叫一声。他收回夺月索,将夺月索向着端木华横扫过去。

    这夺月索有两米长,为纯银所造,抡起来虎虎生风,力道惊人。

    端木华见夺月索袭来,不敢恋战,扶着戴天快速后退。

    詹淇见二人要逃,气得吱哇乱叫。他将夺月索左右劈打,追赶戴天二人。

    夺月索虽沉重,在詹淇手中却异常灵活。此时夺月索如同一条银色大蟒,张牙舞爪地追赶猎物。大蟒所到之处,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木头,石块,冰壁,在夺月索之下,都被打得粉碎,四处分散。

    詹淇苦心经营的精美月华谷,在他自己的夺月索下,被毁得满目疮痍。詹淇如同田鼠般精心收藏的各种天下美食,茶叶,水果,糕点,花生,大枣……散落得到处都是。

    詹淇好不心痛。

    不但心痛,甚至胃痛。

    那些香喷喷,甜滋滋的美食啊,就要毁于一旦了。

    但詹淇却没有停歇玩命般的追赶。

    因为真言宗,在他的心里,是更大的渴望。

    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月华谷毁了算什么?

    他甚至可以为了真言宗,埋没良心,杀人灭口。

    詹淇时常挂在圆脸上的笑容,此刻变成了冰冷与决绝。

    他的小眼睛,瞪得溜圆,透着如同野兽一般的凶狠和疯狂。

    这种凶狠和疯狂,正在一点点地吞噬戴天和端木华。

    端木华的轻功,本来就不如戴天。现在还要拖着行动不便的戴天,就走得更加费力了。

    而曲曲折折的走廊,错综复杂的院落,还有如同潮水一般向他们涌过来的月华谷弟子,都让端木华和戴天走得越来越缓慢。

    詹淇的夺月索,如同附骨之蛆,就在身后不远处,如影随形。

    而飞溅起来的石块和木头碎片,割破了二人的衣衫,划破了二人的皮肤,他们很快就伤痕累累,浑身是血。

    戴天手中长剑翻飞,将向着他们扑来的月华谷弟子挡开。

    而端木华一手搀扶戴天,一手则泼水般地将银针抛洒出去。

    戴天的剑术,在武林同辈弟子中,已算上乘。

    而端木华的凌霄针,是江湖中让人谈之色变的存在。

    但端木华,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如今这样狼狈过。

    虽然也是见过大风浪,经历过大场面的人,但端木华从来没有体验过,今天这种,在生死边缘游走的感觉。

    本是青春烂漫的年纪,缠绵悱恻的时光,但端木华却不得已要面对纷扰和争斗。

    如果没有遇见过戴天,端木华的阁主,可能也能做得平淡顺遂,至少没有什么大波澜。

    如今,端木华却莫名其妙地陷入了生死挣扎的境地。

    但不知为何,端木华却一点都不后悔。

    不但不后悔,连一丝恐惧,担忧,不安都没有。

    反而,端木华觉得莫名的欢愉,甚至有一丝甜蜜。

    能跟戴天生死相随,这让端木华觉得,不枉此生。

    人,或许会经历困境,甚至遭遇危险。但如果这些困境和危险,是为了追寻自己喜欢的事情,人往往会义无反顾。不但义无反顾,甚至欣然前往。

    因此,端木华虽然带着累累的伤痕,在穷途末路之上奔走,却始终带着一丝笑意。

    说到穷途末路,端木华确实有些气恼。

    戴天曾经信誓旦旦,说已经将来时的路,记得清清楚楚,定能全身而退。

    岂知,这二人七拐八拐,很快就迷失了方向。

    无穷无尽的院落和房间,让戴天和端木华晕头转向,只能盲目地疲于奔命。

    一边奔命,端木华一边抱怨:“戴天,看你这海口也夸得太大了。路呢?来时的路呢?”

    戴天忍着腿上的剧痛,有些尴尬:“这个,我也没料到,这里竟如迷宫一般。”

    戴天皱着眉头,担忧地道:“我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早晚会落到詹淇手中。”

    端木华紧紧抓住戴天的手,安慰道:“不妨事。即使詹淇追到我们,我们拼死一战,也未必没有保命的机会。”

    戴天一沉吟,对端木华道:“为今之计,我们只能分开走,才有机会…..”

    端木华立即打断了戴天:“你行动不便,如果分开走,你必然会被詹淇捉住。你是怕拖累我,才这样说的。我,我死也不会和你分开。”

    说完,端木华将戴天抓得更紧了,仿佛害怕戴天跑掉一般。

    戴天望着端木华,突然有些惘然,心中触动。

    就在二人言语之时,危险却逼近。

    只见陀螺般的詹淇,神不知鬼不觉地,已闪到戴天二人身后。他面色一寒,将夺月索挥起,又重重劈下。

    这一劈,力道极大,若是落在二人身上,非死即伤。

    正在惘然的戴天,突然一激灵,猛然转身。他一把将端木华推开,将手中蓝伽长剑向上一挡。

    被戴天推开的端木华大惊。这夺月索韧度极高,刀剑难断。戴天用蓝伽去挡,只怕会被夺月索的浩瀚力道所伤。

    果然,蓝伽击到夺月索之上,发出尖利涩耳之声,但夺月索依旧寒光闪闪,毫发无伤。

    詹淇一声冷笑:“你们九剑门铸剑天下第一不假。但我这夺月索,七分寒铁,三分银,又经历了九炼九炙,坚韧无双,什么神兵利器也奈何不得。”

    詹淇还没笑完,却突然脸色一变。

    夺月索果然坚韧,但此时却如同在戴天的长剑上生了根一般。

    只见戴天的蓝伽,出现了繁复的挽花。而夺月索,竟如同进入漩涡的小船,被牢牢地吸住了。

    詹淇心中一惊。这个剑招,詹淇是认得的。这招唤作若即式,秦松当年在太乙论剑之上,就曾展示过。任何兵器,只要陷入此式,就会被困,不得所出。

    只见夺月索,在戴天的挽花剑式之中,如同大蟒被人拿住七寸,顿时萎靡不振。戴天左手一伸,就将夺月索擎住。戴天一用力,夺月索竟从詹淇手中飞了出去。

    夺月索是詹淇的成名兵器,此时竟被人夺了去,真真是奇耻大辱。

    戴天见夺月索到手,心中一松。

    但正当戴天想要拉回夺月索之时,才发现了端倪。

    戴天拉回的,不仅仅是夺月索,还有詹淇。

    只见詹淇身如鬼魅,竟顺着夺月索,欺身到了戴天身侧。

    戴天心中大惊,连退数步。

    但是已经为时已晚。

    詹淇面露凶相,数掌连击,正中戴天前胸。

    戴天只觉胸口剧痛,如同碎裂。巨大的冲击力将戴天掀飞,重重地砸到墙壁上。

    这一击力道巨大,墙壁立即被戴天砸出个大洞。大洞触目惊心,大洞周围形成道道裂纹。裂纹越来越深,随之整面墙壁轰然倒塌,激起大量碎石烟尘。

    而戴天落在地上,翻滚数圈,大口鲜血喷出,全身骨头如同断了一般,根本站不起来了。

    端木华一声尖叫,向着戴天奔去。

    端木华泪眼涟涟,却听戴天低声道:“你且快走,找人来救我。否则你我都会折在此处了。”

    端木华摇着头,哀声道:“你休要骗我。若是把你留在这里,就是死路一条。如果我今日走了,会后悔一辈子。”

    说完,端木华一咬牙将戴天强行扶起,艰难地向前挪动。

    地面上全是碎石碎冰,两人根本无法前行。刚走两步,便跌倒在地。

    詹淇哈哈大笑:“两位小朋友,何苦来呢?你们年轻人,就是看不透,人生短短几十年,糊里糊涂过了就算了。干嘛这么较真?纠结那些个身外之物有何用?早点将真言宗交给老夫,你们还少受些苦。”

    詹淇的脸圆圆的,笑容可掬,说不出的和蔼可亲。

    但在端木华看来,简直和地狱的饿鬼一般无二。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