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七十六章 你的家,在鄯州。
    凌若渊将河婆拉得更紧了,追问道:“吐奚容,你告诉我,慕容行,是什么人?”

    河婆却更加可怕地咳嗽起来,不但如此,她竟一头栽倒,吐出大口的鲜血,面如死灰。

    凌若渊大急,冲上前去,将河婆扶住。

    河婆睁开双眼,冲着凌若渊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哀声道:“你的家,在鄯州[47]。那是个美丽的地方……”

    话音未落,河婆仿佛陷入了混沌,她的眼睛,越来越灰暗。

    凌若渊竟然大哭起来:“你不要死,你不要死……”

    河婆仿佛清醒过来。她抓住凌若渊的衣袖,用尽力气高声道:“求你,救救,救救……我的儿子……”

    还没有说完,河婆竟然气绝而亡。

    凌若渊有些发懵,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秦松走过来,扶住凌若渊的肩膀,想要安慰她。

    凌若渊却突然站起身来,抹了一把眼泪,大声道:“你们听见了吗?河婆她说,慕容行是个好人!那些事情,都是河婆抹黑他的!”

    “是是是。”秦松连连点头:“我们都知道。这些不过是肖成的阴谋。”

    站在我身旁的钟懿,此时也插嘴道:“只是不知道肖成抹黑慕容行,是何意图?”

    凌若渊突然决绝地道:“我现在就去找肖成,问个清楚。”

    说完,凌若渊就要跑出树林。

    秦松将她一把抓住,温言道:“你不要冲动。此事还要从长计议。”

    凌若渊一把将秦松甩开,生气地说:“还等什么等?我现在就去找肖成那个伪君子,我还要去救小羊倌。”

    二人正在纠缠,突然听到一阵厚重的男音,从我的身后传来:“你想找我?正好,我也想找你!”

    肖成!

    那么熟悉的声音,我岂会认不出来?

    我猛地转过身去,果然看到肖成。

    不止肖成,还有晋南,陆连山,以及抓着小羊倌的詹淇。

    小羊倌远远地看到河婆,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挣扎着就要跑上前去。

    但詹淇死死地抓着小羊倌,让他动弹不得。

    凌若渊看见肖成,大怒道:“肖成!你为何要诬陷慕容行?”

    “诬陷?”肖成冷笑一声:“你可有证据?”

    “证据?”凌若渊一愣,指着河婆道:“河婆刚才亲口对我说,是你指使她,诬陷慕容行。”

    肖成用眼睛瞟了一眼河婆,冷冷道:“河婆已死,就是死无对证。你还有何证据?”

    “你!”凌若渊气得脸色发青,话都说不清楚了:“你,你还自称正派。你,你颠倒是非,卑鄙,卑鄙无耻!”

    肖成反而露出个笑容。他望着气急败坏的凌若渊,幽幽道:“凌若渊,你公然放走河婆,你不会是河婆的同党吧?你这么着急,为慕容行洗冤,你究竟是他的什么人?”

    凌若渊想也不想,便脱口而出:“慕容行是我的父亲。”

    一言毕之,众人皆惊。

    钟懿大惊失色,赶忙上前去拉扯凌若渊。

    肖成很快恢复了平静,若有所思地道:“这个外族妖孽,竟是你父亲?”

    凌若渊大怒,厉声道:“什么妖孽?肖成!你休要胡言!”

    说完,凌若渊竟一把抽出背上的长剑,向着肖成一指,便攻了过去。

    凌若渊的身形极快。长剑一转眼便攻到了肖成的面门。

    肖成大吃一惊,慌忙用凤翅镗去挡凌若渊的长剑。

    哪知,凤翅镗还没有接触到长剑,长剑突然银光一闪,不见了踪影。

    肖成有些发懵,慌乱地去寻凌若渊。

    只见凌若渊,如同鬼魅一般,不知何时,腾身到了肖成的头顶。

    而凌若渊的长剑,从正面横扫,变成了从上而下的凌空一刺。

    肖成躲闪不及,只能勉力向旁边快步一躲,却也被凌若渊的长剑,扫到了手臂。

    他的手臂,出现一条长长的血痕,汩汩冒血。

    我惊叫一声,心中隐隐作痛。

    而肖成大怒,大喝一声,反手便将凤翅镗向凌若渊狠狠劈去。

    凌若渊还未落地,忽地在空中一个翻身,避开凤翅镗一劈。

    肖成将手中凤翅镗,连续左右翻转,向凌若渊追击而去。

    数百斤的凤翅镗,在肖成的手中,如同竹棍一般灵活,翻飞自如。

    凌若渊将长剑护在身前,连连翻转,凤翅镗竟然丝毫近身不得。

    肖成见凤翅镗不能接近凌若渊,便干脆停了下来。他手持凤翅镗站定,虽浑身血迹,却威风凌凌,如同天神。

    凌若渊也停下翻转。她紧握着手中的长剑,戒备地盯着肖成。

    但肖成也坦然地瞪着凌若渊,仿佛坚决贯彻敌不动,我不动的战术。

    这二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僵持了好一阵。

    凌若渊果然沉不住气,她冷哼一声,便将长剑一个挽花,向着肖成正面攻去。

    肖成却冷静地看着凌若渊,不躲不闪。

    直到长剑攻到面前,肖成才快速将凤翅镗一挥,将长剑挡开。

    但凤翅镗,依旧没有接触到长剑。

    凌若渊身形一虚,竟闪到肖成背后。

    她长剑一扫,便攻肖成后背。

    谁知,肖成仿佛早有准备。他快速回身,仍旧用凤翅镗将凌若渊的长剑挡开。

    凌若渊一击不中,竟又闪到肖成侧方,将横扫变成了挑剑。

    而肖成只是冷静地翻转凤翅镗,一次次地将凌若渊的长剑挡开。

    凌若渊的身形极快,几乎看不清楚。

    她那看不清楚的身影之中,我却觉得异常优美。

    凌若渊的翻腾跳跃,似乎不是剑术,而是一场舞蹈。

    这舞蹈看起来,不似中原的舞蹈一般,温婉如水。这种舞蹈,显得妖娆而霸道。

    凌若渊的剑术凌厉,再加上这种舞蹈一般的身形,她的进攻,确实让人难以抵挡。

    但,肖成竟定定地立在原地,稳如泰山,滴水不漏。

    他的凤翅镗,或劈或扫,每一次都能将凌若渊的长剑挡开。

    数十招之后,凌若渊停止了出剑。她落在肖成面前,定定地望着他。

    凌若渊皱皱眉头,沉声道:“肖成,我倒是小看了你。”

    肖成得意地一笑:“凌若渊,你号称天下第一剑,以快剑出名。其实只要以不变应万变,你便能奈我何?”

    凌若渊一愣,鄙夷地道:“你一个男人,却如同乌龟一般,有何值得炫耀的?”

    说完,凌若渊突然将长剑一收,只身向肖成奔来。

    肖成见凌若渊收了长剑,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下意识地将凤翅镗一个横扫,就要击中凌若渊。

    只见凌若渊左手一伸,单掌来接,扫来地凤翅镗。

    在场的人,无不惊讶。

    肖成的凤翅镗,以刚猛著称。凌若渊的赤手空拳,眼看就要落个手骨粉碎的下场。

    我心中一惊,几乎要闭上眼睛,不忍再看。

    凌若渊这个人,美则美矣,就是太刚强了些。

    俗话说过刚易折,是不无道理的。

    这刚强的性格,早晚会吃亏。

    但这么个貌美的女子,若是断了左手,真真是太可惜了。

    因此我忍不住大叫道:“肖成!手下留情!”

    但肖成,并没有因为我的大叫,而对凌若渊心生怜悯。

    凤翅镗还是硬生生地扫到了凌若渊的左手。

    但凌若渊的左手,并没有碎裂。

    不但没有碎裂,还异常灵活。

    这只左手,将肖成的凤翅镗一握,再往后一拉。

    而肖成,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凤翅镗,竟然从自己的手中,被生生拔了出去。

    自从肖成的父亲将凤翅镗,传到他的手中,这支凤翅镗,便伴随肖成东征西战,从未离手。

    而如今,凤翅镗,竟然轻轻松松,被一个女子拔了出去,并被随随便便地,扔在了地上。

    肖成大惊,但也心中明了。

    凌若渊能徒手接住凤翅镗一击,她的内力,是如何的可怕?

    凌若渊不是以剑术闻名吗?何时有这样的内力?

    肖成想不通。

    他也来不及想。

    因为凌若渊一个回身,右手中的长剑便已架在了,肖成的脖子上。

    肖成震惊不已,大吼起来:“凌若渊!你用的不是九剑门的剑术!你用的是什么邪门功夫?”

    凌若渊只冷冷一叱:“关你何事?”

    一旁的晋南、陆连山等人,也是面面相觑,神色古怪。

    而詹淇,嬉皮笑脸地将手中的小羊倌放开,向前一推,讨好地道:“凌姑娘,你莫要生气。我们只是吓唬一下这个孩子。怎么会真的对个无辜稚子动手呢?”

    随着小羊倌飞一般地躲到我身后,凌若渊也将架在肖成脖子上的长剑一收。

    但她仍然冷冷地盯着肖成,一字一顿地道:“肖成,你嫁祸给慕容行,是何目的?”

    肖成脸色发青。他的凤翅镗,正了无生气地,躺在不远的地上。

    没有了凤翅镗,肖成再也硬气不起来了。但他冷着脸,也不答话。

    倒是一旁的詹淇,陪着笑脸,冲着凌若渊道:“凌姑娘,你莫要生气。这是一场误会,误会。”

    凌若渊皱皱眉头,还想发问。

    但秦松上前一步,将凌若渊一拉,抢言道:“既是一场误会,那我们也无谓在此纠缠,伤了和气。各位就请离去吧。”

    肖成冷哼一声,捡起凤翅镗,转身就要离去。

    但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转过身,迟疑地望着我。

    我却一眼都不想再看他。

    .

    .

    [47]鄯州:今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