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七十三章 我哪里见识短浅了?
    恨不恨他,我说不清楚。

    但我很明白,自己在那一刻,是恨我自己的。

    有多少悲剧,是因为女人不自爱。

    有多少伤害,只是缘由女人不自保。

    我心中厌恶着自己的不堪,下意识地将怀中的坤儿抱得紧了紧,尴尬得想要立即逃走。

    幸亏,我的尴尬,很快被凌若渊的怒吼化解了。

    只听见凌若渊不服气的高声反驳传来:“我哪里见识短浅了?我哪里口无遮拦了?”

    秦松显得比我更加尴尬。

    他无力地安抚着凌若渊:“这只是一种客套和自谦。”

    “客套?”凌若渊显然难以体会秦松的礼节,她思索了一阵,还是显得怒气冲冲:“你那不是自谦,你那是自黑。”

    肖成也懒得与几人计较,只向前一步,打断了二人的谈话:“几位同道出现在此地,可否也是为了河婆而来?”

    凌若渊终于忘记了与秦松的斗嘴,她冲着肖成点点头道:“正是的。那河婆昨夜被我们吓破了胆,大怕是躲进了山洞,不肯出来了。”

    “躲在山洞里?”肖成沉吟道:“既然知道这怪物在何处,那便好办了。”

    凌若渊冷笑一声:“好办?你们是没有见识过那河婆的本事。她在水里,任你的武功再高,也是施展不出来的。”

    肖成没有理会凌若渊的威胁,只是朗声道:“这个怪物害人性命,多造杀孽,我们武林正派,自然要将其除之而后快。即使龙潭虎穴,也要一闯。”

    肖成说得义正辞严。

    我却听得疑窦丛生。

    长贞岛确实是名门正派。而肖成也的确行事端正,颇有侠义。

    但据我对他的了解,他并不是个爱出风头的人。

    尤其沽名钓誉的庸俗之事,他一向不怎么热心。

    河婆做出伤天害理之事不假,但也不至于吸引肖成,千里迢迢,从岳州到南丰,追杀至此。

    再说,南丰出了伤人的怪物,自有官府过问。肖成这些江湖中人,如此热心,所为者何?

    我越发觉得,这河婆蹊跷,肖成古怪。

    但一时间,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反而被嘈杂之声打断了思路。

    只见肖成的背后,陆陆续续出现了好多人。

    这些人装束不一,显然来自不同门派。

    有些人我们在半山潭边见过,而大部分人竟是生面孔。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为肖成的一番豪言壮语,感慨不已。

    “肖掌门果然是正道领袖!”

    “肖掌门年轻有为,是我正道之福!”

    “两年前要不是肖掌门抱憾错过太乙论道,我看如今的武林盟主,定非肖掌门莫属!”

    “.…..”

    一时间,褒扬之声四起,群情激动。

    我皱皱眉头,越发觉得看不明白,这一出拙劣大戏。

    肖成冷静地向众人摆摆手,朗声道:“诸位抬爱了。肖某不过是略尽绵力。”

    说完,他便走到凌若渊等人跟前,问道:“几位同道,可愿随肖某进洞一探?”

    凌若渊虽知名度颇高,但仿佛是不合群的人。她说话行事,总是一副无所顾忌的模样,即使得罪人也不自知,无所谓。只见她翻了个白眼,一副恹恹的表情道:“有些麻烦,真是左避右避也避不开。”

    旁边的秦松大概是习惯了,为凌若渊惹出的麻烦做些补救的工作。他忙不迭地向肖成一抱拳道:“肖掌门,河婆之事,我们九剑门也想知道真相。我等愿意助肖掌门一臂之力。”

    肖成微微一点头,抬脚便向不远处的山洞走去。

    他的身后,跟着数十名武林中人,显得浩浩荡荡。

    凌若渊嘟着个嘴,气呼呼地道:“各抓各的不行吗?非要扎堆,非要凑热闹。听这些人说些互相吹捧的假话,有意思吗?”

    钟懿低声道:“如今我们也没有办法将那河婆引出来。姑且观望一下。”

    凌若渊极不情愿地哼了一声,没有再答话。

    秦松转过头望向我和小羊倌,说道:“待会人多纷杂,怕是顾不得你们。你们且不要进去了吧。”

    经过昨夜,我已知河婆厉害。此时我虽隐隐有些不安,但对肖成,我心中充满了疑惑。我不能就这样离开。于是我又几乎作死般地断然拒绝了秦松:“这河婆作恶多端,我也很想看到她伏法。待会我和小羊倌就远远地望着便是,不会以身涉险。你们且放心,不用再看顾我们。”

    秦松点点头,嘱咐我们了几句,便同凌若渊她们进洞去了。

    见他们走远,我便低头对小羊倌说:“此地不宜久留。你快些回家去吧。”

    小羊倌拉住我的衣裙,有些疑惑:“姐姐,你刚才不是说要同我在洞外远远看着吗?”

    我对他挤挤眼睛:“大人的话,是不可轻易相信的。”

    说罢,我便不再搭理小羊倌,而是抱着坤儿,偷偷跟在人群后面,混进了山洞。

    .

    .

    这个山洞,在外面看来,毫不起眼。

    但一走进去,才发现,山洞之中,竟内有乾坤。

    这山洞的洞口只有两人来高,但越往里走,就越宽大。

    本来只是一缕清泉流出洞口,但越往洞里走,这缕清泉的水流竟越来越大。

    很显然,洞中的泉水,应该形成了地下河流出。

    昨夜凌若渊说洞外深潭之中,有地下河道与洞中相通,果然是有道理的。

    这洞中的水流,大有奔流汹涌之势,在空旷的洞中,形成震耳的轰鸣声,甚是可怖。

    洞中幽黑高深,本来没有一丝光亮。

    如今在众人火把的照映之下,顿时现出四壁的张牙舞爪的怪石,洞顶龇牙咧嘴的蝙蝠,令人胆寒。

    如若在平时,进入这山洞,还真是要考量胆量。

    众人虽人多势众,却也个个露出惊异之态,噤若寒蝉。

    进洞不过两三百米,就看见了一个深潭。

    这个深潭,竟比洞外的水潭还要广大。

    而且深潭不知深浅,在黑黝黝的山洞之中,令人生畏。

    深潭水面在水流的作用下,翻滚如同煮沸了一般。

    众人在潭边站定,便开始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大体意思就是,大家都觉得,这个深潭,大概就是河婆的老巢。

    肖成清清嗓子,高声道:“诸位,这处深潭,位置隐秘,应当是河婆藏身之所。我们且齐心将她抓住,为民除害!”

    肖成的一番慷慨陈词,很快又引来一阵吹捧。

    但吹捧之后,便陷入了谜之冷场。

    众人大眼瞪小眼,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肖成有些尴尬,提高音量道:“河婆虽然水性好,但我们人多。只要在水下形成包围之势,河婆便可手到擒来。”

    见众人仍不为所动,肖成便点起将来:“千绥门掌门晋南,您是威震江湖之辈,可愿前往?

    晋南是个虎背熊腰,方头方脸的中年人。他本就面色黝黑,一听肖成所言,脸色就更黑了。他为难道:“千绥门地处矩州深山。在下的水性不佳,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这边一个形如陀螺的圆胖小个子也嘟囔道:“月华谷远在宁化[43],我詹淇也是个旱鸭子。”

    肖成轻叹一声,转向他身边一个气质颇儒雅的高个子男人,颇期许地道:“陆连山陆掌门,你们宁远派就在彭泽边。陆掌门定不会推辞。”

    陆连山眉头微微一皱,却没有拒绝。他向着肖成一抱拳,朗声道:“既是为民之事,陆某义不容辞。”

    肖成颇有些感动,也抱拳道:“陆掌门此去只需将那河婆赶上岸来。我等便在潭边守株待兔。定让那怪物插翅难飞。”

    陆连山点点头,也不多言语。他将长衫一脱,便招呼门下四五个弟子,一跃而入水中。

    这几人一入水,便没了踪影。

    水面黑浪滚滚,轰鸣声依旧。

    岸边的众人伸长了脖子,都死死地盯着水面,凝神屏气。

    隐在众人身后的我,却看得暗暗心惊。

    长贞岛肖成,千绥门晋南,月华谷詹淇,宁远派陆连山,个个都是当今武林中成名成家之辈。

    这么个小小县城中不起眼的荒山,竟然吸引了这些高手来此。

    这必定不是个小小的河婆能做到的。

    他们到底有何目的?

    他们想得到什么?

    我觉得越来越有趣了。

    我正冥思苦想之时,忽然看到人群骚动起来。

    只见黝黑水面翻滚得更加剧烈,仿佛什么东西要喷薄而出一般。

    “河婆要上岸了!”不知谁高喊了一句。

    众人纷纷拔出武器,准备使出看家本领。

    水面翻腾了许久之后,终于一个人影蹿出了水面。

    此人一上岸,立刻就被严阵以待地众人捉住了。

    但大家很快发现,还未等众人使出看家本领,此人已经奄奄一息了。

    这人并无长发,而是满身鲜血。

    他并不是河婆!

    大家定睛一看,才发现此人竟是陆连山。

    陆连山浑身伤痕累累。细看伤痕,竟像是野兽利爪所伤。

    肖成将陆连山一把扶住,疾声问道:“陆兄,水下情况如何?”

    陆连山气若游丝:“那怪物在水下好生厉害。我们在水下根本连她的身形招式都看不清楚。她不但力大无穷,一双利爪还锋利无比。我拼命挣扎才能勉强逃出,而其他,其他弟子都折在水里了。”

    .

    .

    [43]宁化:今山西宁武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