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六十七章 一袋莲子!
    这个女子此时,正轻笑道:“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不论如何曲折离奇,难以捉摸,都不过是一场空。你们又何必执着呢?”

    端木华和戴天,见到女子,神色一肃,恭敬道:“杜夫人。”

    杜近兰走近二人,微微一笑:“人心最难揣测。大可不必为此劳心费力。”

    端木华有些沮丧地道:“杜夫人,您的洒脱,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杜近兰点点头,安慰道:“也是。我的所谓洒脱,也是一番痛彻心扉后的所悟。”

    端木华见杜近兰吐露心声,顿时对她大生好感。端木华由衷地道:“杜夫人,如果有机会,我真想向您讨教一下呢。”

    杜近兰微微一笑:“小姑娘,世上的人,对我都避之不及。你还有心亲近?”

    端木华真诚地道:“世俗的认识,并不影响我对人的评价。”

    杜近兰一滞,目光似乎有些飘忽:“我这一生,最是我行我素,最不忌讳的,便是别人的眼光。如今,倒是遇到个脾气相投的人。”

    端木华有些不好意思,便道明了来意:“杜夫人,今日我们冒昧求见,其实是想见见您的儿子肖坤肖掌门。”

    杜近兰一向风轻云淡的脸上,竟泛出了难色。她有些歉意地道:“我这个儿子,大怕是被我误了。他性子孤冷,最不喜欢陌生人。”

    戴天有些着急,提高音量道:“我们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与肖掌门商议。请杜夫人引见。”

    杜近兰瞟了戴天一眼,懒洋洋地道:“你觉得重要的事情,在别人眼中,不过是无足轻重。”

    戴天脸一红,语气明显恭敬很多:“杜夫人,我们真的有要紧的事情。还请杜夫人成全。”

    杜近兰轻叹一声,摇了摇头:“只怕,不是我有心成全,就能成全的。”

    戴天还想继续言语,端木华却一把将他拉住。端木华微微一笑,柔声道:“杜夫人,肖掌门若是确有难处,我们也不便强求。只是,不知道,我们能否讨杜夫人一杯清茶呢?”

    杜近兰一滞,也莞尔一笑:“一杯清茶?自然是荣幸之至。”

    于是,一壶清茶,一缕青烟,柔化了刚才的剑拔张弩,三人仿佛逐渐放松下来。

    杜近兰有些好奇:“你们是情侣?”

    戴天一呆,下意识地摇摇头。

    端木华有些尴尬,没有答话。

    杜近兰轻哼一声,不屑地道:“男人从来寡情薄幸,果不其然。”

    戴天有些不忿,争辩道:“杜夫人,你对男人大概有些偏见。”

    杜近兰冷声道:“自然不是偏见,而是我的感悟。”

    戴天很不服气:“我师父便是重情重义之人。”

    “重情重义?”杜近兰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你师父秦松?他若是重情重义,又怎么会有凌若渊如今的大开杀戒?”

    戴天大惊:“你,你竟认得我师父……和……和若渊前辈?”

    杜近兰仿佛有些后悔,竟脸色一沉,默不作声。

    戴天却噌地一声站起来,提高音量,语气生硬地道:“杜夫人,我敬您是前辈。但您也断然不能抹黑我师父和若渊前辈。”

    端木华将戴天拉了拉,想要阻止他。

    杜近兰却悠悠然地举起茶杯,意味深长地望着戴天:“是不是抹黑,自有公论。世上的事情,表面上纯净华丽的,其实往往败絮其中。”

    戴天还想分辨,端木华却站起来,向杜近兰深深一躬道:“杜夫人,今日我二人前来拜访您的目的,其实便是有心化解昔日恩怨。秦松和凌若渊前辈,是戴天至亲之人。但对于他们的过往,我们其实知之甚少。如果您能指点一二,我们感激不尽。”

    杜近兰眉头微皱,思索良久,才缓缓叹了口气:“也罢。前尘往事,如果就这样尘封,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猜疑。”

    她深深地望了戴天二人一眼,仿佛有些惘然:“这些恩怨,要从我与莲花的纠葛讲起。

    .

    .

    那时的我,还是花信年华[38]。

    洪州[39]的南丰[40],对于我来说,是个极有吸引力的地方。

    因为我,自幼便极爱莲花。

    我不但出落得窈窕如莲花,还一直以莲的高洁品行自居。

    我爱莲花,简直到了入魔的程度。

    饮水需要莲叶做引,餐食必有莲子,每每作画,也是各种形态的莲花。

    按理说,我自幼在云梦湖边长大,应该对莲花,是见惯不怪的。

    但是,我总觉得,天下不同地方的莲花,有不同的风韵情态。真真要赏尽天下莲花,才能慰我平生。

    于是,这有莲乡美誉的洪州南丰,一直是我魂牵梦萦之处。

    可惜,一直未能成行。

    未出阁之前,女子,要恭顺在父亲的威仪之下。

    家父是远书楼楼主,一直按照知书达理,来培养我。

    我的家教极严。我的坐卧行走,皆要一板一眼。举止要端庄,行为要稳重。

    可惜知书达理,对我来说,就是个金丝雀的牢笼。

    我多么希望,我能放肆地大笑,肆意地奔跑,去我想去之处,做我想做之事。

    我满心以为,出了阁,嫁了人,便能飞出这牢笼。

    哪知,出阁之后,女子不过是从一个牢笼,飞进另一个牢笼而已。

    夫纲,如同一座大山,将天下的女子,压得喘不过气来。

    我的丈夫,是个极其传统的人。

    虽然,不能否认,他是个好人。

    他唤作邢轶,是个读书人,被我父亲看中,入赘到我家。父亲有意让他接管远书楼,大小事务,都交给他打理。

    但是,邢轶和父亲一样,是个极古板的人。

    我每次兴高采烈与他分享那些开心的事情,他的冷漠和无趣,让所有的开心变得索然无味。

    他将他的一腔热情,都放在了远书楼上。

    这对父亲来说,可能是个天大的好事。

    但对于我来说,却是个悲剧。

    我仿佛,成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我不过是个父亲传承远书楼,邢轶实现自己抱负的,工具罢了。

    即使是个工具,也是个颇憋屈的工具。

    从待字深闺,到三从四德的贤妻良母,我长年累月,看到的,不过是头顶上四方的天空。

    而南丰,对我来说,是个遥不可及的地方。

    人,大概是世上,最矛盾,最复杂的。

    做不到的事情,往往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于是,我的一生,基本上,都在奋力挣扎,试图摆脱束缚。

    年少时,我便经常顶撞父亲。

    据说不能让女孩做的事情,我都想方设法地去尝试。

    出阁之后,我更是间歇性地与邢轶争吵。

    一面是发泄我内心的憋闷,一面是,我仿佛找不到,其他与邢轶沟通的方式了。

    与其说死气沉沉,倒不如发出点响动。

    哪怕这种响动,让我和邢轶越来越陌生。

    邢轶仿佛对这种响动,颇为头痛。他更长时间地将自己关在远书楼。

    冷落,让我陷入了不能抑制的,想要逃离的冲动之中。

    终于,这个机会竟然出现了。

    有人送了我一袋莲子!

    其实我远书楼,虽算不得富甲天下,也是衣食无忧。

    一袋莲子,对我来说,应该不算是稀罕之物。

    不但不算稀罕,简直就是平凡至极。

    但是,我却视若珍宝。

    送我莲子的,是家父的一个故交。

    此人,便是当时赫赫有名的凤翅镗肖成。

    说起来,这个肖成,是远书楼的老顾客。

    我与他相识已久。

    这个人颇高大,宽额方脸,模样很是忠厚老实。

    他在江湖之中,颇有美名。

    正直好客,及危解困,便是江湖中人给他的评价。

    他把大量的时间,毫不吝惜地消耗在了呼朋引友,推杯换盏之中。

    虽然如此,我对他仍颇有好感。

    虽是习武之人,这个肖成,却是个温润有礼之人。

    每次他来远书楼拜访家父,便会给我捎来许多小礼物。

    他最喜欢送的,便是各种各样的书。

    也不知道,我是不是长得很像个书呆子。

    以至于他认为,送我书,我会满心欢喜。

    出于礼貌,我故作欢喜地收下了他的书。

    逐渐地,我的房中,堆满了他送的书。我却连一本也没有看完。

    不但送书,肖成还送了我很多美食。

    各地的美食。

    从这些美食,我基本上可以知道肖成的足迹。

    当然,接受别人的礼物,我也不是泰然处之。

    刚开始,我客客气气地百般推辞。

    但到后来,我发现肖成,是个极其固执的人。

    他想要做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阻止。

    因此,我干脆放弃了推辞,心安理得地接受起他的好意来。

    至于肖成的好意,究竟目的为何,却是不得而知。

    彼时我和他,各有家庭。

    他的人品操守,又是公认的高洁。

    我实在不认为,他是怀着非分之想。

    我们之间,大概便是纯洁的友谊吧。

    但作为女人,我又有着谜之敏感。

    我几乎可以确信,他的这么多礼物之中,是含着隐秘的情意。

    女人真是一种奇怪又矛盾的东西。

    就像飞蛾一般。

    那些可以致命的火光,对飞蛾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而情感对于女人,便如同火光之于飞蛾,是个致命又不能或缺之物。

    哪怕这种情感,是荒唐又危险的。

    .

    .

    [38]花信年华:女子二十四岁。

    [39]洪州:今江西。

    [40]南丰县:今广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