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六十五章 就是严肃了些。
    那几个正准备冲开包围圈之人,听到戴天之声,面露惊讶之色,却更加疯狂地冲撞楚天棍和持刀的兵士。

    很快,包围圈就被撕破。几人呈鸟兽散,向码头不同方向逃去。

    戴天大急,飞身而起,向几人追去。

    正和姬无意对峙的军官,见戴天飞出,不但没有出手阻止,反而毫不犹豫地跟着戴天,向逃散的数人追击而去。

    姬无意看得有些迷惑,她微微一皱眉头,将大红衣袖一甩,竟腾身而起,也跟随戴天的身影而去。

    四散的北汉死侍,三人一拨,身形矫健。

    这些人虽轻功了得,逃散快慢却是不同。其中两三拨人,显然走得颇有阻滞,仿佛拉拉扯扯,很是不顺。

    甚至有三人中,似乎一个小孩身影,拼命挣扎。

    这个小孩,身材瘦削,与敏儿极为相似。

    戴天略一迟疑,却没有向小孩方向追击。反而却拔腿向着其中脚程最快的一拨人追去。

    这拨人,沿着彭泽湖岸狂奔,渐行渐远。

    戴天凝神屏气,与这几人的距离逐渐缩短。

    很快,戴天便拦住了这三人的去路。

    三人中的一个灰衣人,面露惊异之色,沉声问道:“阁下为何紧追不舍?”

    戴天向着三人中间的人一指:“为了他。”

    只见这三人中间一人,身形异常肥胖,更为奇特的是,此人似乎是个驼背,背上一个巨大的驼峰,分外扎眼。

    驼背满脸横肉,颇为油腻。他不解地道:“我不认识你,你做甚为我而来?”

    戴天翻了个白眼,仿佛很不耐烦:“你们费尽心思,做些掩人耳目,声东击西的事。其实不过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驼背脸色一变,一声怪叫,便向戴天抓来。

    戴天脚步一虚,向后晃动,躲过驼背一抓。只见他向侧方踏出,闪到驼背身后。

    戴天一伸手,驼背的衣领就被戴天牢牢抓在了手里。戴天一用力,只听兹啦一声,驼背宽大的外衣,就被戴天撕成了两半。

    奇的是,被戴天撕破的衣服里,竟发出了响动。

    这种响动,像是一种微弱的呻吟。

    仔细一听,竟是在喃喃低语:“从嘉哥哥,可是你来救我了?”

    一边喃喃低语,一边从驼背的巨大驼峰中伸出个小小的头来。

    竟是敏儿!

    敏儿云鬓散乱,一张俊俏的脸庞满是泥渍。她那双忽闪闪的大眼睛,此时显得有些木然。她小小的身躯,正被五花大绑地,牢牢固定在驼背的背上。

    原来北汉死侍,打算偷天换日,用驼背来隐藏敏儿。

    戴天有些心酸,高声道:“敏儿妹妹,我是从嘉公子的朋友。你莫要害怕,我来救你了。”

    敏儿的双眼,仿佛有了一丝神采。她声音嘶哑,却提高音量道:“从嘉哥哥,他,他可还好?”

    戴天叹了口气,突然觉得自己和敏儿有些同病相怜。他柔声道:“从嘉公子他很好。你是个好姑娘,我今日一定护你周全。”

    驼背打断了二人的交谈,冷笑一声:“休要在此逞英雄。想要救人?你不过是痴人说梦。”

    说罢,驼背跳将起来,便向着戴天踢过去。

    这个驼背虽然肥腻不堪,背上还背着敏儿。他的动作却异常灵活。他一双又粗又肥的小短腿,交替着向戴天扫去,竟然虎虎生风。

    戴天见驼背巨大的身影袭来,面色一沉,便向后连退数步。

    忽然,疾风之声从戴天身后传来。

    戴天一扭头,正是灰衣人,一双鹰爪般干巴巴的双手,正交错向戴天后背抓去。

    戴天将背上的长剑蓝伽一横,便挡开了灰衣人的一抓。他一个翻身,便将蓝伽擎在手中,反手向灰衣人刺去。

    灰衣人见戴天剑法凌厉,不敢大意,收回双爪,向后退出三、四米远。

    戴天见灰衣人后退,却心中一沉。他环顾四周,果然发现驼背和另一个方脸的大汗,也停止了进攻,悄悄后退数米。

    不等戴天琢磨,只见这三人,纷纷从怀中掏出个巴掌大小的古怪物件。

    这个古怪物件,通体乌黑,并且,发出一种,追魂般的凄厉尖啸。

    这种尖啸之声,戴天太熟悉了。

    震天弓!

    这三人手中的震天弓虽小,却威力不减。

    三支半尺来长的震天箭,如同三道闪电,向中心的戴天劈来。

    戴天心中有些发怵,腿上的旧伤还隐隐作痛。他眉头微皱,飞速挥舞蓝伽,护在身前。

    蓝伽剑光微青,形成一个光罩,环绕在戴天周围。

    光罩异常坚固,震天箭打在光罩之上,立即折断,发出尖利刺耳的声响,

    但震天箭如同附骨之蛆,连绵不断,似乎想将戴天埋葬在那一波又一波的箭雨之中。

    戴天稳稳地立在光幕之中。蓝伽在他的手中翻飞,青灰色长衫烈烈飘扬,不带一丝伤痕,不着一丝尘埃。

    但他的心中暗暗着急。震天箭虽然不能伤他分毫,他却也不能前进些许。

    尤其是,三人之中的灰衣人和方脸大汉向前牵制住戴天,而驼背正悄悄退后,大有远走高飞的迹象。

    豆大的汗珠,从戴天额头滑落。他将手中之剑,狠狠地一攥,大喝一声,就要从箭雨之中飞身而起。

    岂知,戴天刚腾身而起,便再次落在地上。

    因为,没有必要了。

    驼背,没有逃走。

    而箭雨,也戛然而止。

    驼背,灰衣人,方脸大汉,面面相觑,面如死灰。

    因为,他们如同垂死之蛇,七寸已别人牢牢钳制。

    灰衣人和方脸大汉将手中的震天弓,悬在半空,却呆若木鸡,神情恍惚。

    因为这二人的肩上,竟赫然出现了一只手臂。

    一只白白净净的手臂。

    这只手臂,分明是女人的。

    手臂雪白如玉,似乎柔弱无骨。

    但又分明很有力。

    因为这只手臂,将灰衣人和方脸大汉,牢牢地锁住了。

    灰衣人和方脸大汉,在北汉也算是成名成家之辈,外功横练,横行无阻。但今日竟被一只手臂,压得动弹不得。

    这二人一脸震惊,却不敢造次。

    因为这只手臂的主人,他们太熟悉了。

    简直如雷贯耳。

    姬无意!

    姬无意笑眯眯地,柔声道:“二位这么着急离去,是不是我无意阁,招待不周?”

    灰衣人冷汗淋漓,颤声道:“听闻姬阁主内力深厚,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姬无意莞尔一笑:“我不过是和江湖朋友学了几招防身的本事,不登大雅之堂。哪能在林仁肇林大人[34B]面前班门弄斧?”

    只见驼背身后,闪出一个人影,正是刚才的阴冷军官。他朗声道:“姬阁主好眼力,竟认得本官。”

    姬无意的语气明显柔和很多:“林大人一双轩辕手,名动天下。老身老眼昏花,也不会不识。”

    果然,林仁肇站在驼背的身后,一只手正牢牢锁住驼背的喉咙。这只手,孔武有力,显然身经百战。更特别的是,这只手上,纹着一只斑斓猛虎,威风凛凛。

    而驼背,喉部已鲜血淋漓。他嘶哑着嗓音,费力地道:“林大人饶命。”

    一边说着,驼背一边麻溜地将自己背后的敏儿放下来。

    敏儿不知被驼背绑了多久,已经手脚麻木,一时站立不稳,软软倒地。

    哪知,她却被另一人扶住。

    敏儿定睛一看,正是端木华。

    敏儿眼圈一红,涩声道:“端木姐姐……”

    端木华微微一笑,握住敏儿的手:“敏儿,好姑娘。”

    林仁肇将手中驼背向前一拍,大喝一声:“速速离去。”

    驼背一脸错愕:“林大人,你不杀我们?”

    林仁肇沉声道:“大家各为其主,无关善恶。是英雄,咱们就沙场上相见。”

    驼背神色一肃,一抱拳:“林大人,后会有期!”

    说罢,驼背、灰衣人、方脸大汉,三人纷纷腾身而起,绝尘而去。

    林仁肇从端木华手中接过敏儿,向着姬无意和戴天道:“多谢几位相助!林某感激不尽!”

    姬无意捂嘴轻笑:“老身早就听说林大人忠勇之名,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只是,林大人年少英武,就是严肃了些。”

    林仁肇阴冷的脸上,竟露出些许不好意思的表情道:“家国动荡,林某不得已多思多虑了些。”

    姬无意哈哈一笑,朗声道:“各位,前尘已了,姬某告辞。彭泽开漕之日,且不能误了吉时。”

    说罢,姬无意大红衣袖一挥,转身飘然离去。

    戴天望着姬无意的身影,有些惘然。

    端木华扯扯戴天的衣袖,嗔怪道:“你又呆了。”

    戴天一副怆然若失的模样:“姬阁主是师父和若渊前辈的挚友,她怎么就这样走了?”

    端木华柔声道:“姬阁主都说前尘已了,你又何必纠结?”

    戴天喃喃道:“我只是在想,若是她,见到以前的旧友,一定会开心的。”

    端木华脸色一白,不自然地道:“若是若渊前辈,知道你这般为她着想,也定是开心的。”

    戴天没有意识到端木华的不自然,反而被敏儿的声音打断了思绪:“端木姐姐,戴天哥哥,多谢你们救我。且随我回去见从嘉哥哥吧。他……他和姐姐一定在惦记着我。”

    戴天点点头,对着敏儿柔声道:“好敏儿,你回去吧。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此道别。”

    端木华也握握敏儿的手,认真地道:“敏儿,有些事情,莫要强求。强求只会让自己身心俱疲。”

    敏儿摇摇头,她面色苍白,却目光坚毅:“我所求的不多。我不过是希望,他一生平安顺遂。”

    端木华一呆,有些释然地道:“敏儿,我竟不如你,想得通透。”

    敏儿灿然一笑,向着端木华二人一福,便随林仁肇翩然离去。

    一时间,彭泽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生机。不远处,彭泽开漕的喧天锣鼓之声,震耳欲聋。

    浩荡红尘,凡人的悲欢离合,又有条不紊地延续开来。

    .

    .

    [34B]林仁肇:人称林虎子,南唐名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