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六十二章 狂妄之徒?
    “钥匙?”我还是一头雾水。

    “不错。”秦松点点头:“钥匙,就是若渊的舞蹈。”

    我突然恍然大悟。

    凌若渊莫名其妙学会的象雄舞蹈,可能正是让我们多次畅通无阻的钥匙。

    我越发觉得,这个凌若渊,颇为古怪。

    但,这个古怪的凌若渊,仿佛对我们的热烈讨论,丝毫不感兴趣。

    她,正直愣愣地立在前方,呆若木鸡。

    我顺着凌若渊凝望的方向看去,正看到一个高台。

    高台有近百米高,被一条长长的水晶阶梯连接。

    高台尽头,赫然端坐着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

    沧浪宫主人!

    他双目紧闭,面容慈和,却正襟危坐,右手一把长剑点地。

    老人一身白色长袍,须发飘动,显得不怒自威。

    他仿佛正要作势站起来,俯瞰下方的数百人。

    但时光,凝固在了这一刻。

    这一刻,如同琥珀一样,定格千年。

    这便是数百里浩荡彭泽之下的秘密。

    这便是层层机关步步惊心的最终结果。

    这便是无数人舍生忘死要探寻的真相。

    这真相,竟是以血雨腥风,万人枯骨作为代价。

    这真相,此时安安静静,云淡风轻。

    我们却难以压抑,内心的惶恐。

    我们面面相觑,不知何言。

    秦松轻咳一声,打破了令人窒息的沉默:“看这架势,好像是某个远古的门派。”

    我点点头:“高台上之人,就是老大。”

    钟懿面露难色:“此人威仪不减,我们,还是不要去招惹他了吧。”

    没想到,钟懿话音未落,这边厢,凌若渊已经踏上了招惹沧浪宫主人之路。

    她,竟自顾自地登上了阶梯。

    不但登上了阶梯,凌若渊还快步跑了起来,仿佛急不可耐。

    我的心中叫苦不迭。

    果真是千里送人头,不亦乐乎。

    罢了。

    反正已经在鬼门关外徘徊许久,哪有地府来一遭,不见鬼王的道理呢?

    古往今来,好奇总是比恐惧,更令人折磨。

    许多人,奋力攀上山顶,只是想知道,山顶上到底有什么。

    哪怕山顶的景色令人失望,爬山者也会心满意足:哦,原来山顶是这样的。

    因此,我一边抱怨着凌若渊的冲动,一边也麻溜地跳上了阶梯。

    百米的阶梯,在凌若渊的带领下,被我们两三下就走到了尽头。

    水晶阶梯的尽头,是一个只有十余米的小平台。

    沧浪宫的主人,正端坐在平台中央。

    但我们此时,根本无心去看,这位不应该招惹的老人。

    因为,我们看到了更加怪异的一幕。

    平台之上,竟然还有另一个人!

    一个死人。

    整个沧浪宫,只有这个死人,最像死人。

    因为,这个人,已经化为了白骨。

    这具白骨,面向沧浪宫主人,盘腿席地而坐。白骨的坐姿肃然,仿佛临死之前正在沉思入定。

    白骨身上的银灰色长袍,已经破烂不堪。但依稀可见,长袍上花纹繁复,颇有贵气。

    奇的是,白骨左手手握一把长剑,同样剑尖点地,与沧浪宫主人的神态颇为相似。而白骨的右手,竟紧握一本书。

    我走近一看,书只有半寸来厚。书皮深蓝,书页不知是何材质,通体暗黄。书名竟是汉文,只有三个字:真言宗。

    “真言宗?”我很是感兴趣:“能被放在此处的,一定是逆天的武功秘籍。”

    说罢,我将那本真言宗拾起来,却是大失所望。

    这本逆天的武功秘籍,除了书名是汉文,其内密密麻麻,全是令人费解的古怪文字。

    我忍不住抱怨:“这里的人,也真是小气。既然有心留下绝世秘籍,却又要这般晦涩难懂。幸亏我是个生意人,对这些争强斗狠的事情,不甚了了。只是不知道秦公子你们会怎样失望呢。”

    说罢,我转过头,想安慰安慰失望的秦松等人。

    怎曾想,我这一转头,竟然吓了一跳。

    只见我身后的秦松等人,表情复杂,神色古怪。

    凌若渊,面无血色,定定地望着白骨,神情呆滞。

    而秦松和钟懿,围着凌若渊,惊慌不安。

    秦松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若渊,大概是我们搞错了……”

    凌若渊的脸上,露出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可怕神色。

    那种神色,就像是三月的料峭春风,不暖反寒,刺人骨肉。

    寒着脸的凌若渊,连声音也是冷冰冰的:“搞错?如果搞错,那他是谁?”

    听到凌若渊发问,我忍不住答道:“他定不是这沧浪宫中的。沧浪宫中有逆天的保存方法,从宫主到灯侍,无一不栩栩如生。而此人腐朽如斯,定是从外面寻了来路,冲着沧浪宫的财宝而来的狂妄之徒。只是这个狂妄之徒,是千年来,唯一一个能走到此处的,倒是身手了得……”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发现钟懿,正冲着我拼命使眼色。

    我有些迷惑,不明就里,只听到凌若渊刀锋般的尖利声音震耳欲聋:“胡说!”

    凌若渊的脸,愤怒得扭曲变形,阴沉得仿佛马上就要落下雨来。她冷冷地道:“狂妄之徒?一派胡言!”

    凌若渊这个人,平时虽然喜怒无常,但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她如此盛怒暴戾的神色。我心中莫名地一惊,哆哆嗦嗦地道:“那,那他是谁?”

    “他……”凌若渊一时语塞,愣在原地。

    秦松走过来将凌若渊一拉,就要走下平台。他边走边温言道:“他谁也不是。他不过就是个来寻宝的狂妄之徒。”

    凌若渊一把将秦松的手甩开,冷哼道:“休要骗我!他是狂妄之徒?那他手中,为何有师叔的霖昆剑?”

    我这才注意到白骨手中的长剑。

    果然是一把好剑!

    长剑通体发青,光泽悠长,凝而不散。

    更特别的是,长剑剑柄之上,有一块四季豆形状的白玉。

    白玉小巧通透,色如凝脂,雕工上乘,绝非凡品。

    只是如此长剑和剑挂,都稍显婉约,似乎是女人使用的。

    但霖昆剑身上,却有累累的破损,触目惊心。

    “霖昆剑是师叔以前行走江湖时所用,声名赫赫,你我早有耳闻,不会不知。这块四季平安玉挂,本是一对,一青一白。青色的如今在师叔所用的玉缺剑上,与如今这块白色的一模一样,难道你们也不认识?”凌若渊冷言道:“师叔说霖昆剑赠与了故人。此人,此人,就是那个故人……”

    我恍然大悟。凌若渊曾说进沧浪宫是为了寻访故人,莫非就是这具白骨?

    我不禁对着凌若渊脱口而出:“我早就说过,这沧浪宫中,怎可能有活人?原来你要找的故人,已经成了白骨。”

    我刚说完,就后悔了。

    因为,我感到了深深的寒意。

    两道寒光,从凌若渊圆瞪的双眼中射出来。

    我将脖子缩了缩,试探道:“这位故人究竟是谁?你们会赴汤蹈火地来寻访他?”

    但凌若渊依然瞪着我,也不言语。

    而秦松和钟懿则低下头,面露难色。

    我见问不出个所以然,便走到白骨身边,细细观察起来。

    “此人身材高大,应该是个男人。”我绕着白骨踱起步来,边走边说:“他的长剑已然出鞘,剑身多有破损。可见此人生前应该是经历过激战。但此人身上并无重伤。我猜,他应该是力竭而死。”

    我皱皱眉头,沉吟道:“此人武功高强,但是运气不好。他能来到此处,可能是历经了平台之下的数百活死人的车轮战。可惜,他一路挣扎至此,却力竭而亡。”

    此话说完,我颇为得意。

    数年的商海沉浮,让我为之仰仗的,便是我的才智。

    这一轮分析,我自认为八九不离十。

    我眨眨眼睛,偷偷地瞟着呆立在一旁凌若渊。

    没想到,凌若渊突然快步走到白骨前方。

    她在白骨前方站定,竟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磕完了头,凌若渊噌地一下站起来,转头就要跑下阶梯。

    这一番操作,行云流水,把我看得目瞪口呆。

    幸亏秦松一把拉住想要跑下平台的凌若渊。

    凌若渊低着头,默然不语。

    秦松拉着凌若渊的手,只是低头叹息。

    而钟懿更是奇怪。她走到凌若渊面前,竟然抹起了眼泪。

    看到这三人的诡异举动,我如坠云雾。

    “这个……”我清清嗓子,想要劝解一二。

    凌若渊突然转过身来,打断了我:“姬无意,你不用瞎猜了。我也不想躲躲藏藏,遮遮掩掩的。这个人,据说是我的父亲。”

    我顿时愕然。

    还没有等我回过神来,又听到凌若渊冷声道:“可惜,这个父亲,我没有见过他,他也没有见过我。甚至,他可能都不知道我的存在。”

    一向坚硬如铁的凌若渊,说道此处,竟然眼睛一红:“我自幼,便知道自己是个孤儿。既然要我孤苦一生,我认命便是。可是为何,偏偏又要给我,一丝希望。当我拼尽全力,去追寻这一丝希望,如今却又是一场空。”

    她叹了一口气,语调有些悲哀:“人生真是可笑。起起伏伏,总是不得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