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五十二章 两扇门。
    我心中震惊,由衷道:“古人的心智,果然让我们汗颜。听说这沧浪宫中,尽是异域珠宝。沧浪宫的主人,说不定是异域奇人。”

    只听凌若渊一声冷哼:“奇人?你们对这个奇人如此顶礼膜拜,但这个奇人,可是没想对你们手下留情。”

    凌若渊一边说,一边在黑暗幽深的石宫里踱起步来。她一本正经,挥舞着手指,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这个石门,非人力可开。也就是说,我们可能要在这个鬼地方待到明年的此时,石门重新开启,我们才能重见天日了。但你看这里,除了石头,就是石头。难道我要吃一年石头不成?”

    秦松轻笑道:“反正你的牙口好,吃石头也未尝不可。”

    凌若渊嗔怒道“谁说我牙口好?”

    秦松眨眨眼:“去年我们从五师叔那里偷来的核桃,不都是你咬破了壳,我取了核桃肉,最后我们三人吃得昏天黑地,忘乎所以……”

    凌若渊翻了个白眼:“牙,牙口好,我也对石头不感兴趣。”

    这二人的打趣让我有些尴尬。我径直踱步到幽暗的石室中央,坚定地道:“我们不会吃石头的。”

    “为何?”凌若渊听到不用吃石头,大为振奋。她像块膏药般粘过来,眨着大眼睛望着我。

    “沧浪宫虽然九死一生,但也有人成功来回。”我信心满满:“这地宫之中,必定有食物,或者其他出路。”

    凌若渊突然显得很激动:“我就知道,他一定活着!”

    说罢,凌若渊转过身,向着石室深处跑去。她的身影在火把微弱的亮光中,隐隐绰绰,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

    我对凌若渊的喜怒无常感到迷惘。

    但我的迷惘并没有持续多久。

    秦松和钟懿,仿佛早已经习惯了凌若渊的喜怒无常。只见二人举着火把,慌慌张张地向着凌若渊的方向追去。

    黑暗逐渐将我吞噬。

    我心中一颤,赶紧撒开蹄子,跟了上去。

    .

    .

    这神叨叨的三人,倒不是很难追。

    我很快就在石室的深处,看到了三人的背影。

    这三人,正呆立在一面巨大的石壁前。

    看到这三人发呆,我终于有机会好好看一看这让世人为之疯狂的沧浪宫了。

    这个石室,如同一个深渊,静静地注视着我们。

    秦松手中熊熊燃烧的火把,在这个空旷幽深的石室中,渺小得如同萤火之光。

    石室到底有多大,我不得而知。

    我仰着头,瞪着眼,直到脖子酸了,眼睛也花了,也望不到石室的边际。

    沧浪宫虽然在彭泽的百米水下,但这个石室,却异常干燥。石室的地板,被打磨得如镜般光滑,甚至倒映出人影来。

    我们面前的石壁,如同拔地而起的高山。石壁是一块完整的巨石,却被雕刻得动人心魄。整个石壁上,竟刻满了繁复诡异的文字。

    这些文字,我竟然一个也不认识!

    这些文字,密密麻麻,望不到尽头。

    更惊人的是,这些文字,仿佛是用利器凿刻而成,但并不是一刀刀,或者一锤锤凿刻出来的,而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应该,是一个执剑之人,从上而下,在坚硬的石壁上,用剑尖刻出了这无穷无尽的长篇大论。

    可惜的是,这神秘的长篇大论,从千年之前流传下来,却,令人费解。

    那远古的执剑之人,苦心孤诣,用满壁的文字,向后人浅吟低语。如今却是了无知音,落个空荡荡,寂寞冷清的结局。

    我却是看得暗暗心惊:若这千丈高石壁之上的古怪文字,真是被一人,执一剑凿刻出来,那此人,该是何等的轻功和内力?

    传说这沧浪宫的主人,是异域皇族。如今看来,竟还是个绝世高手。

    世人都觊觎沧浪宫的无尽财宝,我却对这神秘的主人,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然而,站在石壁前的凌若渊等人,仿佛并没有对古怪文字或者沧浪宫的主人,产生什么兴趣。

    他们正呆呆地,望着石壁上的门。

    不止一扇门。

    而是两扇门。

    一扇开,一扇关。

    门有十余丈高,黑黝黝的,触之发凉,仿佛是某种坚实的木材,散发出阵阵幽香。

    “沉香。”秦松望着木门,低声道。

    我吐吐舌头。作为商人,这么巨大厚重的沉香,我下意识地迅速进行了估价。单单这两扇门,卖了我无意阁,也是买不起的。

    我不禁有些淡淡的忧伤。

    世上的不公平和不均衡,原来从远古的时候就开始了。

    有人腰缠万贯,有人两袖清风。

    幸好,快乐和财富无关。

    甚至是相反。

    富有的人,得到快乐的成本,往往会更高。

    当然,这些不过是我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想法。

    正当我自嘲地轻轻一笑之时,只听到凌若渊有些急切地发问:“应该选哪个门?”

    我这才开始仔细比较起这两扇门来。

    门上有字。可惜对于我们来说,还是如同天书一般。

    一扇门之所以开,是因为门前堆满了东西,阻挡了大门的关闭。

    而这堆东西,竟然是人骨!

    累累的白骨!

    白骨交错在一起,足有一人高。

    更加可怖的是,白骨个个残缺不全,仿佛生前遭受过极大的痛苦。

    我突然明白了。

    为何那么多寻找沧浪宫的人,有去无回。

    原来是在此处化成了白骨。

    “那扇门的背后,一定有厉害的机关暗器。”秦松沉声道:“这些白骨之上,全是折断破损之象,应该是重伤而死。”

    钟懿面色惨白,哆哆嗦嗦道:“我猜,这门上的字,一个是生,一个是死。”

    “不会。”秦松冷静地道:“如果一个是生门,一个是死门,为何这么多人会选择死门?”

    我沉吟数息,朗声道:“这么多人,前赴后继,都要走那扇死门。门上的字,应该一个是宝,一个是武。”

    “不错。”秦松冲着我点点头,应和道:“或者,一个是金,一个是兵。”

    钟懿如同大彻大悟般:“此处主人,是个武功高手。宝或者金指的是财富珠宝,那么兵或者武的意思,可能是收藏了兵器或者秘籍?”

    站在旁边的凌若渊突然高声道:“那他,一定选择了这扇门。”

    说罢,凌若渊竟径直向着那扇关闭的门走去。

    沉香木门,看起来厚重,竟是个外强中干的货。凌若渊走到门前,轻轻伸手一推,那扇紧闭的大门,就徐徐打开。

    大门仿佛是被什么机关带动,发出咯咯啦啦的声音。这种声音,在静谧的石室中,产生嗡嗡的回响,显得异常瘆人。随着大门打开,一股腐朽衰败之气,从门内喷薄而出,让人窒息。

    不但让人窒息,还让人莫名地恐惧。

    我的心,狂跳起来。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地狱的大门,被打开了。

    但我的这种预感,显然凌若渊,并没有感受到。

    她等不及缓缓打开的木门,竟然一个箭步,从门缝中,挤了进去。

    站在我身边的秦松大惊,飞身出去想要拉住凌若渊。

    但是为时已晚。

    凌若渊如同一尾游鱼,嗖的一声就滑进了门缝。

    秦松一抓扑空,却并未落地,而是生生在空中翻了个身,又折了回来。

    秦松的身形矫健,动作利落,在我看来,真是说不出的优美。

    但我对秦松的欣赏,并没有持续多久。

    “快走!”钟懿突然把我狠狠地一拉,紧接着就飞身而起。

    我的眼前一花,就被钟懿扯到了半空中。

    随之而来的,便是钟懿拽着我,在空中连续的几个翻腾。

    我自认为水性了得,在水中打滚,从不皱眉。

    但此时,几个翻腾下来,已经让我头晕眼花,云里雾里。

    不但头晕,我还感到了,刺骨的寒意。

    这种寒意,一丝丝,一根根,从我的耳边、发梢、身边划过。

    甚至,刺穿了我的身体。

    刺骨钻心的疼痛,伴随着寒意,汹涌而来。

    我在百忙之中,抽空看了看刺痛之处,却不由得大惊。只见我的一条腿上,竟已经有七八个窟窿,正在汩汩冒血。

    若不是钟懿那一轮翻腾,恐怕我就不仅仅七八个窟窿那么简单,而是成了马蜂窝了。

    这些窟窿已重伤于我。我根本无法站立,一下跪倒在地。

    而钟懿和秦松也颇为狼狈。

    二人的衣服上,也现出了骇人的破洞。

    但二人气息平稳,似乎并未受伤。

    钟懿一把扶住我,关切道:撑得住吗?”

    我自然不想再一次拖他们的后腿,只能咬着牙道:“死不了。”

    秦松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缓缓打开的木门,显得很是着急:“若渊可能有危险。我先进去寻她。钟师姐和姬姑娘在外面等着即可。”

    说完,秦松将手中的火把递给钟懿,一扭头,竟也一个闪身进了门去。

    钟懿扶我坐下,叹了口气:“一个冒冒失失,一个急急吼吼。”

    我心中内疚,歉意道:“如果不是我,你大概能阻止他们。”

    钟懿拍了拍我的手:“待你好一点,我且进去相助于他们。”

    我低头看了看我汩汩冒血的腿,忧心忡忡:“这是什么暗器?好生厉害。”

    钟懿一边在我的腿上捣鼓,一边道:“没有什么暗器。你的伤口和那些白骨一样,什么都找不到。”

    我奇道:“那究竟是什么伤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