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五十一章 楼梯?
    一滩烂泥般的凌若渊,一脸茫然,嘟囔道:“怎么走?”

    我皱着眉头,一脸嫌弃:“当然是跳到水里去。跟着大船,只会被拖进旋涡的深处,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我一把拎起凌若渊,将她抛进水里。

    随即,秦松和钟懿也跟着我,一头扎进旋涡里。

    水,那么冰冷。巨浪一个接一个,劈头盖脸地向我们扑过来。

    我拉着凌若渊等人,沉沉浮浮,费力地逆着波浪向前游。

    之所以费力,完全是因为那个传说在河里抓过鱼的凌若渊。

    她死死地抓住我的胳膊,不停地大叫:“完啦!完啦!老子要沉下去啦……”

    我被这个聒噪的凌若渊吵得头昏脑胀,越游越慢。

    我们身后的大船,发出可怕的嘶吼。船身瞬间崩解开来,碎裂的木块,很快在惊涛骇浪中无影无踪。

    看到老朋友的陨落,我心痛得不能自已。

    但是比我的心更痛的,是被凌若渊狠狠抓住的,我的手臂。

    我的手臂,简直要被她薅下一层皮来。

    凌若渊没有骗我,他们几人,果然都会游泳。

    看来以前没少在河里抓鱼。

    但是,旋涡的水流湍急,巨大的吸力,就像猛兽一般,要将我们拖入它的腹中。

    我们苦苦挣扎,奋力地抵抗这种追魂般的吸力。

    但我们的挣扎,越来越缓慢,越来越微弱。

    我已经筋疲力尽。

    我甚至强烈地希望,能体验一下随波逐流的轻松感觉。

    浪头一遍又一遍地没过我的头顶。

    我的意识,越来越涣散。

    自诩彭泽水性最好,最有胆识,未来漕帮掌舵人的我,竟然第一个,昏死过去。

    在我昏死前的一瞬间,我只隐隐约约,听到凌若渊的大叫:“楼梯!”

    .

    .

    楼梯?

    真是可笑!

    水中怎么可能有楼梯呢?

    是什么人,修建了这楼梯?

    这楼梯,又是通往何处?

    这些念头,一遍遍在我的脑中回旋。

    既找不出答案,又不得解脱。

    直到我从混沌中清醒过来,这些想法,才消停一些。

    我觉得胸中憋闷,深吸一口气,猛地睁开了眼睛。

    我究竟在何处?

    我不得而知。

    至少,我不是在水里。

    真是奇了!

    我分明记得,自己昏死过去之前,是挣扎在旋涡之中的。

    为何如今我反而不在水里了?

    我仿佛躺在一块冰凉坚硬的石头上。石头上的凸起,将我的背,硌得生疼。

    我四处张望起来,却发现,还是弄不明白,自己在何处。

    因为,四周是一片黑暗。

    纯粹的黑暗。

    没有一丁点光线。

    不但漆黑,还有绝对的寂静。

    死一般的沉寂。

    我有点惘然,究竟我身处无边的黑寂?还是我已经又聋又瞎?

    再或者,其实我已经魂归混沌了?

    想到这点,我不但没有觉得失落,反而莫名地有点兴奋。

    这里,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黄泉地府?

    阴冷也就算了,怎么地府会黑暗如斯?

    牛头马面也不见一个。

    我揉着肩,不满地站起来,高声道:“有人吗?……不对。有鬼吗?”

    我的声音,嗡嗡作响,产生隆隆的回声。

    只听到不远处,还有个奇怪的声音传来:“你鬼叫个什么?”

    这个奇怪的声音,听起来好生耳熟。

    凌若渊!

    莫非她也死了?

    我有些欣喜。黄泉路上,竟还遇到个熟人!

    于是,我立即摸索着,想要找到凌若渊。

    正当我努力摸索的时候,周围突然大亮起来。

    只见一个人,举着个火把走过来。

    这个人身材高瘦,面目俊朗,竟是秦松!

    秦松也死了?

    我的心中突然有点遗憾。

    为了个沧浪行,竟然折了这么多人。

    我的眼角蓦然有点湿润,心中感慨万分。

    秦松走到我面前,微笑着说:“你醒啦?”

    “醒了?”我有些迷惑:“不是应该……死了吗?”

    “你死不了。”凌若渊的声音再次传来:“你的命可硬了呢。”

    话音还未落,我的眼前,就出现了凌若渊的脸。

    那张脸,颇有些邋遢。

    她的头发湿漉漉的耷拉着,脸上还粘着黑乎乎的状似水草的不明物体。

    这张邋遢的脸,竟然还满是不屑。她将这张不屑的脸,凑到我面前,阴阳怪气地道:“姬无意,你的水性和胆识被吹得天花乱坠,结果是个绣花枕头。本来还想指望你,哪知稍微折腾两下,你就晕过去了。害得我们还得一路扛着你。”

    说完,凌若渊觉得不解气,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脸上一阵青红交替,却也无力反驳,只能尴尬地道:“原来我没有死啊。那……这里是哪里?”

    “当然是沧浪宫啦。”凌若渊没好气地道。

    “沧浪宫?”我倒吸一口冷气,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们什么也没做,就找到了沧浪宫?”

    “大小姐。”凌若渊恶狠狠地打断了我:“是你,什么也没做。我们,可是历尽了千难万险,千山万水……”

    “也没那么夸张吧。”钟懿从凌若渊身后闪出来,轻笑道:“如果不是姬无意的大船,误打误撞进入了旋涡,我们也找不到这里。”

    我一把拉住靠谱些的钟懿,问道:“快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钟懿微微一笑:“我们在旋涡里苦苦挣扎了不久,就精疲力竭了。就在我们即将沉没的时候,幸亏,凌若渊在旋涡的深处,看到了楼梯。”

    “楼梯?”我终于想起,在我无尽的迷梦中,百思不得其解的楼梯来。

    “没错。是楼梯。”钟懿点点头:“是一段很奇怪的楼梯。”

    “这段楼梯,就孤零零地,突兀地立在旋涡中央。就像一根定海神针。”秦松如是说。

    “这个楼梯吧,实在是又丑又破又磕碜。石头表面上,全是疙疙瘩瘩的贝壳,把我的脚都硌破了!”凌若渊抱怨道。

    “楼梯是用巨大的石头堆砌成的,就像个塔,一圈圈旋转,通向旋涡的深处。”钟懿认真地向我比划。

    “那我们是怎么到了这里?”我还是觉得有些迷茫。

    “我们当然是顺着楼梯走下来的。而你,是被秦松背下来的。”凌若渊瞪着大眼睛:“我们喝了好多水,喝得肚子都要爆炸了。幸亏此时水里冒出个楼梯,所以我们就像捡了根救命稻草般,都跳了上去。我们随着楼梯一圈圈往下走,你猜怎么着?旋涡的中心水位竟然越来越低,露出水面的楼梯越来越多。所以我们就一路往下走,一直走到了这里。”

    “一路走……到了水底?”数千里浩荡彭泽,竟是如此如履平地,我感到有些诧异。

    “那个旋涡,便是沧浪宫的入口。”秦松看我一副不相信的模样,便解释道:“这楼梯,一直通往彭泽最深处。这彭泽的最深处,竟是个炼狱般的存在。千百年来,那些凭空消失的船只,都静静地躺在,这段楼梯的尽头。残破的骨架,折断的桅杆,就了无生机地埋在厚厚的淤泥之下。巨大的旋涡,让这些淤泥和残骨,都被搅动起来。我们的身边,形成了近百米高的如同悬崖般的水墙。而垂直的水墙之中,是飞速旋转的,鬼魅般的千年船骨。这些船骨,互相碰撞,发出可怕的震耳欲聋的声响。仿佛那些水墙,马上就要崩塌,给我们一个灭顶之灾的结局。但是,这些水墙,虽然咆哮,却依旧按部就班地环绕着孤独的楼梯,飞速地旋转。直到楼梯到了尽头,我们才看清,这些水墙的,归宿,原来是个巨大的牌坊。”

    “巨大的牌坊?”此时我已经完全被秦松声情并茂的描述所吸引,脱口而出。

    “不错。”秦松点点头:“一个巨大的牌坊,就立在幽暗深邃的彭泽水底。而水流,源源不断地穿过牌坊,形成方圆百里的旋涡。”

    “原来旋涡是这样形成的。看来所谓的龙族之怒,升仙之道,不过是牌坊作的妖。”我点点头,却又露出疑惑之态:“怎么会有个牌坊?”

    “牌坊年代很久远,造型古怪,不像是中原历代的样式。一时半会,我也琢磨不透它的来历。”秦松露出为难的神色。

    “那,我们如何又在此处?”我抬头环顾漆黑的黄泉之境,有些不解。

    “当然是走进来的。”凌若渊不屑地瞥了一下嘴:“牌坊之后是个巨大无朋的石门。待漩涡将湖底的淤泥和湖水抽干,这个石门就显露了出来。石门至少有数十人高,十余米厚,根本不能由人力打开。”

    “不能由人力打开?”我奇道:“那你们是如何进来的。”

    “门是自己打开的。”秦松解释道:“待湖水褪尽,石门便开启。待我们进入沧浪宫,石门自动关闭,前后不足一盏茶的功夫。我猜这石门是用水下万年石壁凿成,可阻断彭泽百米深的湖水,在沧浪宫中,形成了一方与水隔绝的空间。这漩涡形成,石门开启,很可能一年只有一次。沧浪宫的建造者,有卓绝的胆识和智慧,实在让后人望尘莫及。至于这沧浪宫中的空气,从何而来,我还不得而知。很有可能这沧浪宫有别的通道,与水面相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