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五十章 老子掀翻了你的船!
    我笑了笑:“我们能在一个月之内,找到沧浪宫的准确位置,便已是万幸。”

    “沧浪宫,难道还能自己长脚跑了?”凌若渊不相信。

    “这定江王庙水域,非常诡异复杂。一旦进入,如同掉进迷魂氹,进退不得。古往今来,折在这里的船只不下千百。”我很有耐心地解释。

    凌若渊将眼睛瞪成铜铃般大小:“就在这破湖上转悠一个月啊?”

    我翻了个白眼:“还要看运气。”

    凌若渊皱了皱鼻子:“我的运气一向不怎么好。”

    我很快发觉,凌若渊别的本事不出众,这一语成谶的能力倒是惊人。

    随后的日子,我们的运气真的不怎么好。

    简直就是糟透了。

    我们的船,就在定江王庙附近,漫无目的地晃荡了许久。

    每天,我和凌若渊,就是站在大船的甲板上,无聊地吹风。

    彭泽湖面上的风,是乳白色的。

    特别是清晨,湖面上,流淌着浓浓的,暖暖的白雾。白雾之中,万物都是影影绰绰的。在厚重乳白的微风中,人声、水声都变得温柔平和。远远的沙滩和芦苇,被晨曦,镀上一层朦胧的,懒洋洋的金色。人,在浓烈的晨雾中,会产生出,莫名的好心情。

    哪怕头发被浓雾沾上一层水气,我和凌若渊还是每天乐呵呵地粘在甲板上,在浓雾中,眺望远山和沙滩。

    当然,这种好心情,偶尔会被一无所获的困境而影响。

    都说秋高气爽,真不知道彭泽的九月,怎么就这样黏黏糊糊的。

    天上,是化不开的灰色的云层。

    湖面上,是雾气和微澜交缠。

    除此之外,我们一无所获。

    沧浪宫,没有展露一丝痕迹,没有给我们一星半点暗示。

    在最初的几天,和我们一起出发的数十条各型各色的船,还在周围转悠。几天后,这些船只,逐渐丧失了耐性,做了鸟兽散。

    我们变得莫名孤单。

    不但孤单,还有些焦躁。

    尤其是凌若渊,她的焦躁,全写在脸上了。

    她把我的甲板,蹭得蹬蹬响:“我说姬无意,你不是这附近水性和胆识最好的吗?你怎么就带着我在这里转圈圈啊?”

    我没好气地道:“是你自己说运气不怎么好的。谁耽误谁还不一定呢。”

    凌若渊涨红了脸:“我……我是说我运气不怎么好。但是我人品好呀!上天一定不会捉弄我。”

    我翻了个白眼:“凭什么上天就这么眷顾你?”

    凌若渊的神色突然一滞,连声音都不那么聒噪了:“眷顾?上天何时眷顾过我?”

    看到凌若渊难得一见的沮丧,我有些诧异。不过我可不是会察言观色,善解人意的人。我懒得打听别人的辛酸苦辣。于是我赶紧转移了话题,想将这些个愁云惨雾的气氛缓和缓和:“你们到沧浪宫,究竟是找什么人啊?”

    “仇人!”凌若渊斩钉截铁地道。

    “原来你们是去寻仇。”我恍然大悟。

    “寻什么仇?”站在不远处的秦松走过来,有点嗔怪地道:“世上哪有那么多仇恨?大多数所谓的仇恨,不过是自己过于小心眼罢了。”

    “你说我小心眼?”凌若渊仿佛被人踩到了尾巴,蹦得老高。她凶巴巴地瞪着秦松,反驳道:“你心胸开阔。那你尾随我到此处作甚?”

    “尾随?”秦松有些气闷:“你这么横冲直撞的。如果我们不跟着你,指不定你会撞得头破血流。”

    “头破血流就头破血流。”凌若渊狠狠地跺着脚,仿佛要哭出来了:“反正这世上,我就是个没人要的。”

    “有人要,有人要。”秦松立即安抚道:“我……我们都可稀罕你了。”

    钟懿也走过来,拉住凌若渊的手,柔声道:“世上的事情,自有因果。说不定,那些对不起你的人,是有什么苦衷呢?”

    凌若渊抹抹眼泪,吸了吸鼻子,板着脸道:“苦衷?好!我倒是要亲口问一问,这苦衷究竟是什么?”

    说完,凌若渊转过头来望着我,又摆出一副焦躁的表情道:“姬无意!快说,什么时候才到沧浪宫?”

    我忍不住呛声道:“秦松和钟懿把你当成宝贝。我可不吃这一套。你少跟我耍横。”

    “你!”凌若渊一呆,气急败坏起来:“姬无意!你休要耽误了老子的大事!你信不信,老子……老子掀翻了你的船!”

    说完,凌若渊夸张地蹦跶起来,仿佛真想把我的船给掀翻了。

    谁知,凌若渊的内力,异常澎湃!

    她这一蹦跶,我的船,竟然剧烈地摇晃起来。

    我们一时站立不稳,纷纷东倒西歪起来。

    我大惊,疾呼道:“凌若渊!你使的什么妖法?你休要蹦了!”

    凌若渊正抱着一根船帷,委屈巴巴地道:“哪里是老子蹦的?你的船是纸糊的,不禁蹦。休要嫁祸给老子!”

    我定了定心神,勉强站起来,向四周看去。

    这时我才发现,周围的白雾,比平时更加浓重了。

    不但浓重,这白雾,还透出一种诡异的气息。

    这种气息,仿佛是,一种腐朽之气。

    就好像,推开一扇长年锁闭的大门,屋子里的陈旧破败之气扑面而来。

    在浓重的白雾之中,人影看得更不清楚了。只听到甲板上船工们混乱的脚步声和急切的呼喊声。

    我的船工,都是跟着家父打拼闯荡了数十年的,个个见过大风浪,经历过大场面。如今,他们却慌乱如斯,着实让我惊异不已。

    很快,我就明白了,他们慌乱的原因。

    我的宝贝大船,仿佛被凌若渊说中了,竟像个纸糊的,更加剧烈地摇晃,甚至,翻滚起来。

    粗大的船帷,一根根地折断,发出可怕的巨响。

    船上的物件,不管大的小的,都劈头盖脸地向着我们砸过来。

    在剧烈的摇晃中,不断有人被抛出船外。人,如同湍流中的蚂蚁,弱小,无助,不堪一击。

    凌若渊,已经吐得七荤八素,被秦松和钟懿牢牢地拽着,挂在船头的首柱上。

    我毕竟是从小在这彭泽中,摸爬滚打长大的。我攀住身旁的舢板,勉强稳住身形,大喝道:“不要慌!下帆!落桨!避风!”

    我是未来漕帮的当家人,我的话自然是有威慑力的。

    船上仅存的七八个船工,停止了惊呼,开始七手八脚地将船上的大帆卸下,又将船桨准备停当,只等着我的下一步命令。

    在水上的大风浪里,避风是生死攸关的。

    拿准了风向,才能避开风浪袭击,力挽狂澜。

    于是我闭上眼睛,强行稳住心神,努力地寻找风向。

    但是,哪里有风?

    周围除了浓雾,竟然沉闷得可怕,一丝风都没有!

    我心中大奇。

    没有风,怎么会有浪?这大船,又是如何被摇动的?

    我睁开眼睛,伸头向船外望去。

    真是见鬼了!

    水面竟然也没有浪!

    我彻底慌了。

    定江王庙的诡异传说,不可抑制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古往今来,千百条船,沉入湖底的厄运,今日不偏不倚,被我赶上了!

    我一身冷汗,却拼命大喊:“划桨,全力向前!”

    船工们,纷纷撸起手中的大桨,奋力开划。

    生死存亡之际,船工们自然是不遗余力地全力划桨。

    但我却发现,大船竟然,丝毫没有前进!

    我们就像是,被牢牢地吸在水面上,动弹不得。

    不但不前进,还仿佛缓慢后退起来。

    船身不再摇晃,却好像被看不见的绳子栓住,被拉入浓雾的深处。

    浓雾的深处,越来越幽暗。

    不但幽暗,还异常沉闷。

    每个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出声。

    只听见凌若渊突兀地哑着嗓子道:“老子头晕……”

    其实不但凌若渊头晕,船上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强烈的眩晕感。

    天翻地覆,昏天黑地。

    我扶住船舷,双腿发软,很快发现了眩晕的根由。

    大船正在旋转!

    越来越快!

    越来越疯狂!

    我探出头去,看到了水面上的可怖变化。

    一个巨大的旋涡!

    浓雾中的水面乌黑,却翻腾着白惨惨的浪花。水面上仿佛出现了一条大河,急速地流淌。

    这条湍流的大河,像一条蛇一般,层层环绕,首尾相连。

    我们的船,正沿着这条大河,飞速地转圈。

    一圈一圈,一层一层。

    巨大的旋涡,无边无际。旋涡的中心,逐渐崩塌,形成一个落差近百米的深洞。深洞仿佛一个庞然大物的眼睛,幽幽地瞪着我们。

    而我们,正在一往无前地,向深洞的中心滑去。

    船身怪异地扭曲倾斜,发出可怕的嘎嘎爆裂声。

    仿佛大船正在被揉成一团。

    大船的龙骨,出现一条条裂纹。裂纹越来越多,越来越深。

    这些裂纹,好像也出现在我的心上。

    我的宝贝大船,就要毁在这么一场不靠谱的历练之中了吗?

    如果知道代价是如此,当初我就不该,愣头愣脑地答应凌若渊的邀约。

    这个凌若渊,真是个害人精!

    虽然满腹牢骚,满心悔恨,但我还是噌地站起来,义无反顾地走到挂在首柱上的凌若渊等人面前。

    我将奄奄一息的凌若渊一拉,沉声问道:“会游泳吗?”

    凌若渊面色惨白,耷拉着眼皮,有气无力地答道:“在河里抓过鱼……”

    我不再犹豫,狠狠地将一滩烂泥般的凌若渊从首柱上拽下来。我一声大喝:“快跟我走!船就要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