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半生癫狂半生闲终篇顶点小说 > 第四十五章 鲥鱼之恩
    话虽如此,端木华其实,还是心中没底。

    北汉死侍来势汹汹,势在必得。

    而戴天此时,也实在孤掌难鸣。

    当戴天看到从嘉,义无反顾地向着北汉死侍而去的时候,便心中暗道不好。

    自己在这些死侍之中,想要全身而退,自然不在话下。但若要拖着个金枝玉叶般的从嘉,当真是举步维艰。

    于是戴天一把抓住从嘉,沉声道:“从嘉公子,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大丈夫能屈能伸。你且避其锋芒。”

    从嘉一伸手,将自己背上的数支利箭,生生拔了出来。一时间鲜血直流,衣襟湿透。从嘉脸色苍白,冷汗淋漓,却面不改色。他冷声道:“避其锋芒?他们不止一次,想致我于死地。我,已经避无可避。”

    戴天还想苦口婆心,规劝从嘉。可惜,已经再无机会。

    转眼间,戴天二人已经被死侍团团围住。

    这些死侍,显然想要痛下杀手,一击而中。

    手持盾甲的死侍,站在最前方。后排的死侍,则手持长刀,伺机而动。

    死侍们既不言语,也不上前,只是冷冷地围着从嘉二人,仿佛在注视着自己的猎物。

    周围的空气越来越沉闷,仿佛凝固了一般。

    所有的人,也如同凝固了,只觉得胸口憋闷,难以呼吸。

    突然一阵狂风,仿佛从天边卷过来。

    狂风带着清冽的湿气,将凝固的空气一击而破。

    每个人就像涸泽之中的鱼,本来快要憋闷而死,突然又有了救命之水,可以畅快呼吸了。

    所有人都在这清冽的狂风中,贪婪地大口喘气。

    这阵狂风,让每个人的头发衣袖都烈烈生风。

    但除了衣袖飞舞,所有人都纹丝不动。

    死侍们依然严阵以待。

    戴天横剑立在从嘉身前。双方僵而不动,仿佛在等待着一声令下。

    而天上,也是一派剑拔弩张。乌云从天边滚滚而来,如同大军压境。艳阳终于显出颓势,匆匆将光芒一收。刚才还明艳妩媚的彭泽,仿佛是变了脸的美人。巧笑盼兮,突然就成了怒目横眉,狰狞可怖。那一汪莹莹碧色,变成了昏暗发黑的深渊。深渊之上波涛翻滚,黑浪滔天。大浪拍打岸边,发出骇人的怒吼。

    剑拔弩张的死侍和戴天,也瞬时陷入了黑暗。只剩下刀剑,依然冷光闪闪。

    这一声令下,很快就出现了。

    无边的黑暗之中,突然划过一道闪电,将所有人的脸,都映得惨白。

    面色惨白的死侍们,跳将起来,挥舞长刀,以极快的速度,向戴天和从嘉扑过来。

    喊杀声,从死侍们低哑的嗓音中嘶吼出来,很快就淹没在了沉闷的雷声之中。

    戴天将从嘉往自己身后一拉,长剑一挑,便迎着潮水一般的刀阵而去。

    刀剑相击之声清越悠扬,震耳不绝。

    死侍虽人数众多,但戴天身形灵活,剑术狠辣,剑剑击中敌人要害。很快,戴天周围,便躺倒了一圈死侍。

    剩下的死侍有些心惊,知道遇上硬茬。但这些蒙面劲装之人,仿佛没有灵魂一般,只是义无反顾地重复着自己的宿命,一味进攻,从不后退。

    豆大的雨点,稀稀拉拉地砸下来,仿佛也想凑个热闹。

    雨点越来越大,砸在人的头上身上,隐隐作痛。

    随即,大雨倾盆而至。天地之间,变成白茫茫一片。雨声震耳欲聋,如同万马奔腾。雨点逐渐连成水柱,仿佛河流倒悬,想要将满地的污血冲刷干净。

    人影,在大雨中变得不真切。人的五识,在那一瞬间,通通迟钝起来。

    戴天觉得难以睁开双眼,再听不见喊杀之声。自己仿佛如坠混沌。连周身的疼痛,也不知是刀剑之伤,还是雨水的击打。

    但戴天还是拼命地翻动自己手中的长剑,游弋在从嘉周围,替他挡开攻来的长刀。

    这样的舍生忘死,倒不是为了报答那鲥鱼之恩。

    在这一刻,戴天心中记得的,只是儿时师父秦松,对他讲的关于承诺的长篇大论。

    说是长篇大论,其实只有寥寥数语。

    但相对于师父秦松一贯的沉默寡言,这寥寥数语,已经是极少有的长篇大论了。

    儿时的戴天,总是跟在秦松身后,往来于松风崖和醉月崖之间。

    师徒俩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走进那个黝黑深长的冰洞,在那方如玉的石台上,点上一盏油灯。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点上油灯之后,秦松总是陷入长久的沉默之中。

    他会站在那面巨大的冰壁前面,静静地凝视冰中的人影。

    而这个时候,是戴天最为难熬的光阴。

    小小的戴天,总是冻得瑟瑟发抖,或者无聊得磨皮擦痒,不知所以。

    他曾经问师父秦松:“冰中是谁?”

    “故人。”秦松的回答淡淡的。

    “为何要点灯?”

    “洞中岁月孤寂。一盏明灯,聊做慰藉。”

    “为何是师父您来点灯?”

    “这是为师的承诺。”

    “承诺?”

    “承诺,就是终其一生,舍其一世,也要完成的事情。”

    “这件事情很重要吗?”

    “……很重要。”

    “那徒儿将来断不能轻易承诺。”

    “只要承诺,就要倾尽全力实现。这是君子之品,侠义之道。”

    小小的戴天,抬头望了望站在冰壁之前的师父秦松,心中对承诺,充满了敬畏。

    这儿时的敬畏,也让戴天,多年来,不敢轻易给人以承诺。

    没想到今日一顿桂花酿焖鲥鱼,就让戴天,奉上了舍生忘死的承诺。

    此时,戴天死死地握着手中长剑,任凭雨水在脸上冲刷。他的长衫已经湿透,动作变得缓慢起来。但他依旧牢牢地守在从嘉身旁,不曾退却半步。

    上百个死侍,虽将戴天和从嘉围成铁桶一般,却也只能站在原地干瞪眼,不能上前一分。

    手持长刀的死侍,发现无论从哪个方向进攻,都会被戴天的长剑,化解于无形。

    不但刀法被化解,这些死侍,很快死的死,伤的伤,横七竖八躺了一地。

    鲜血,染红了戴天脚下的泥水。

    暴雨让血水越来越深。

    浓重的血腥之气,在瓢泼大雨之中扩散,令人窒息。

    剩下的死侍,发现了进攻的颓势,突然不再上前,只是呆立在原地。

    不但不再上前,持刀的死侍反而默默地向后退去。

    戴天见死侍后退,松了口气。

    但这口气,显然松得早了些。

    只见随着持刀死侍的后退,手持盾甲的死侍走上前来,将戴天二人围在中间。而手持弓箭之人,则冷冷地从这些盾甲之中,现出身影。

    数十把弓箭,箭已上弦,一触即发。

    戴天冷哼一声:“刀不过如此,箭又何足惧?”

    身后的从嘉,全身湿透,面色苍白。刀光剑影过后,他竟无甚致命新伤。生死的考验,对于从嘉而言,仿佛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因此,在刚才的惊心动魄之中,从嘉依然面不改色,一副淡然的模样。

    但此时,从嘉突然一把抓住戴天,双手竟微微颤抖起来。

    戴天感觉到了从嘉的异常,扭过头去,透过雨帘,望向从嘉。

    只见从嘉的一双星目,因为恐惧,而瞪得浑圆。从嘉望着大雨中模糊不清的盾甲和长弓,面目有些扭曲,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怖之事。

    从嘉的身体,在大雨之中,剧烈颤抖起来,几乎站立不稳。

    戴天皱了皱眉,低声道:“从嘉公子,你且放心。这些人虽身手不凡,但万军之中,护你周全,我还是做得到的。”

    从嘉仿佛恢复了一丝神采。但他的脸上,还是一副大势已去的颓废。只听他喃喃道:“北汉机关之术闻名天下。这些不是普通的弓箭,而是震天弓[30]。三箭连发,可及百步,力大无穷。所到之处,皆无活物。最可怕的是,这弓箭之上,铁索相连。箭上有倒刺,一旦刺中人身,便被牢牢擒住,不得所脱。”

    戴天愣了愣,心下黯然。

    弓箭多用在远距离杀敌。而此时死侍们拿出杀手锏,还在这么近的范围中使用,显然是抱了玉石俱焚的决心。

    但戴天仍然洒脱地一笑:“不妨事。虚张声势的玩意儿,何惧之有?”

    话音未落,只听见破空之声四起。

    只见数十支虚张声势的玩意儿,带着刚劲之势,向着圆圈中心的戴天和从嘉而来。

    这些虚张声势的玩意儿,果然不是普通的弓箭。

    每支利箭有三尺来长,手指粗细,箭尾果然连有铁索。

    利箭的力道也是了得。

    利箭穿过暴雨的水幕,竟从水幕中,带出长长的透明水线。长箭仿佛突然暴涨数倍,如同蜘蛛织网般形成箭网。

    箭网密集,将戴天和从嘉困在网中央。

    利箭从四面八方,带着追魂之音,向戴天和从嘉刺来,让人避无可避。

    戴天和从嘉,毫无疑问,会落个万箭穿心的悲凉结局。

    但,这个悲凉的结局,仿佛并没有出现。

    利箭穿过圆圈中心之后,落到对面的盾甲之上。盾甲发出尖利的金属撞击之声。手持盾甲之人,被利箭的巨大冲击力,逼得连连后退。有些盾甲之上,甚至瞬时出现道道裂痕。

    而戴天和从嘉悠然落地,虽然衣衫破烂,却动作轻快,表情戏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