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2209章 帝后争执(1)
    云祯去休闲山庄玩了两天,之后就对休闲山庄心心念念起来。而这话被程定等几人听到数次从而引起了他们的强烈不满,他们觉得云祯再这样下去将会玩物丧志。

    易安知道以后很不高兴,与皇帝说道:“四岁的孩子喜欢玩闹这是天性,怎么就成了玩物丧志了。非得听他们的一天到晚学习让孩子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才好?”

    她觉得云祯已经很辛苦了,练功与上课的时间合起来有四个半时辰。晚上还要练字做功课,一点空闲的时间都没有。

    想她小时候溜须斗狗也一样成才。所以看到云祯这样她非常都心疼,只是云祯身份不一样在心疼她也忍着。现在好了,带孩子出去玩两天就叽叽哇哇的。

    皇上说道:“他们也是为祯儿好。”

    这点易安不否认,但她不认同程定等人的想法:“福哥儿以前太勤奋清舒都担心,隔三差五就带他出去玩,为什么?就怕孩子读书太多变呆了。”

    皇上看她气愤不平的,笑着说道:“有不同的声音是好事,若上下都一样的想法反而危险了。”

    程定的想法不能说错,因为他们是以储君的标准来严格要求云祯。可是易安作为母亲,看到孩子这般辛苦会心疼也是人之常情。

    易安说道:“他们什么想法我不管,但我不想以后云祯变成跟他们一样迂腐死板。福儿以前确实行事有些拘谨话也很少,不过自跟了瞿先生在外游历了一年变得健谈起来。我们不可能让云祯去外地游历,但怎么样也该让孩子安安心心休息两天。”

    皇上笑着说道:“听你的,以后休息的两天不许他们布置功课,只要练功与练字就行。”

    这两样得日日坚持才好。

    易安这才没话说了。

    皇上有继续说道:“今日有大臣上折,说祯儿已经四岁了该立为太子了。我已经挡了一年,这次再挡不住了。”

    云祯是嫡长子,册立他为太子是众望所向的事。只是易安不想让他早早背负储君的包袱,所以这事拖到现在。

    易安问道:“怎么就挡不住了?你正值壮年,晚上两年再册云祯为太子又不妨碍什么。”

    皇上知道她的想法,笑着说道:“他是嫡长子,现在册封与两年后册封是一样的。”

    易安觉得不一样,没册封还只是个孩子,册封为太子那就是储君要以储君的标准要求云祯了。

    见易安怎么都不同意一定要过两年再册封,皇上也不跟她争执,然后第二日晚上符景烯就与清舒说了这件事。

    “有大臣上书册封云祯为太子,皇上已经松口但皇后不同意。”

    清舒一听就知道原因了:“皇后是觉得皇上春秋鼎盛没必要那么早册封太子,想过两年等云祯满六岁了再办这件事。”

    “四岁了已经懂事了,可以册封了。”

    清舒看着他,蹙着眉头说道:“你特意跟我说这件事做什么,别是皇上想让我去劝皇后娘娘吧?”

    符景烯哈哈直笑,说道:“对,就是皇上的意思。”

    清舒有些不明白,说道:“皇上今年也才二十七岁身体也好,晚两年册封太子也可以,为什么这次就顺了大臣的意呢?”

    符景烯很奇怪,问道:“你也不想现在就册封为云祯为太子?”

    清舒嗯了一声说道:“云祯是嫡长子,谁都知道他是未来的储君,但是立为储君与现在还是不一样的。我不止一次听易安抱怨说程大人他们对云祯严苛,这要册封太子保不准两日休息时间都没有了。”

    符景烯听到这话莞尔:“这有什么好抱怨的。程大学士一行人当初还说兵器制造库是劳民伤财上折子要皇上取缔。所以他们的话听听就好,不用太在意。”

    这事清舒还真不知道,她有些担心地说道:“他是云祯的老师,若是孩子被他给影响了怎么办?”

    符景烯觉得她完全是瞎操心:“云祯的老师又不止他一个。兼听则明,偏信则暗,不同的意见都要听这样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这事你不用操心,皇上盯得很紧呢!”

    清舒想想也是,皇上就这么两个儿子肯定不会松懈了他们的教育:“景烯,你说我该不该去劝易安啊?”

    “皇上交代的差事,你想推脱也不行,不过你若不乐意走个过场。册封太子是家事也是国事,大臣全都上折子请册储君不说皇后娘娘,就是皇上也无法阻止的。”

    现在又不是先皇时期,那时候是人选太多不知道挑谁,大臣大部分都站队想自己跟的主子做皇帝。可云祯是嫡长子,且皇帝膝下就这么两个儿子小的还在吃奶,所以大臣的意见都是一致的。

    清舒明白了,说道:“我明日会好好劝劝易安的。”

    听到她这话,符景烯不由笑了起来:”这么说,那钦天监该选择良辰吉日了。”

    “我也没把握。”

    符景烯看着她说道:“你出马这事肯定成,不然皇上为何特意与我说让你去劝皇后娘娘。”

    清舒有些无奈。其他的事皇后娘娘或许会听她的劝,但涉及到孩子却不一定了。不过就如景烯所说这是皇帝的吩咐,她也没权利拒绝。

    吃过晚饭夫妻正准备去花园里散步,小厮过来回禀幕僚有事要与符景烯商议,所以他就去了前院。

    等符景烯出去以后,芭蕉就进来与他回禀了一件事:“夫人,二姑奶奶的公爹入京了。”

    “什么?”

    芭蕉轻声说道:“谭老爷入京了,下午到的。”

    清舒神色有些不好看了。若没有青鸾那一席话谭老爷想来京与他们一起住也没什么,可对方不怀好意就不得不多想了。

    符景烯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她神色不对了,奇怪地问道:“怎么了,脸色这般难看。”

    清舒蹙着眉头说道:“谭老爷来京了。他对青鸾怀有恶意,现在来京,同住一个屋檐下谁知道他会做什么?”

    符景烯笑了下说道:“这还不简单,让谭经纶来京接他回去就是,若办不到就让他将儿子带回去。”

    清舒想了下还是摇头道:“这是谭家的家务事,我一个外人不好插手,让她自己处理吧!”

    对于这个答复符景烯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