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记得上一世 > 第七章 四公子高义
    那人取了上品精华,绕道而行,以免碰到成群的鬼蝠与鬼木。

    当然,也有不想与扬杉碰面的缘由。

    他七拐八拐,猛的豁然开朗,竟在迷雾林中寻得一空旷之地。

    这人楞在当场,怀疑自己走错了路。他与妖兽四眼相对,大眼瞪小眼。

    妖兽匍匐地上,身形庞大,双眼如铜铃,嘴巴微张,便有腥臭之气弥漫空中,它身侧也有累累白骨,人类妖兽混杂。

    这是真正的开窍大妖,实力不菲,在迷雾林中也属一霸。

    “我碰巧路过,你信吗?”那人漏出白牙,发出一个自认为很友善的笑容。

    “吼!”那妖兽也报以笑容,张开血盆大口,腥风阵阵,空旷地带天地灵气波动。

    “艹!”那人发急,做出攻击姿态,浑身穴窍鼓荡,似有大力量。

    妖兽目漏谨慎,觉得眼前生物不好对付,正要蓄势待发寻找破绽,却见那人大喝一声,脚底仿佛抹了油似得一溜烟跑了。

    此人轻功之强,令妖兽瞠目结舌,不由四蹄狂奔,横冲直撞追击而去。

    “运气怎么这么衰!自己明明已经侦查好路线,怎么会有强大妖兽匍匐?”

    “许是进山前忘了敬山,没有祭塔。”

    “导致今日运气欠佳,误闯妖兽领地!”

    “失策失策。下次定要备好三牲五果,以敬九山!”

    ……

    鬼蝠遮天蔽日,从空中俯瞰一切,鬼木横冲直撞,任何敢于挡在鬼木群前的,都被夷为平地,像是巨蟒游弋。

    它们找不到目标,发狠发狂,不少妖兽都遭了殃。

    扬杉伏在地上,一切气息都内敛像是一个死人,一动不动。

    一刻,两刻,三刻……

    鬼蝠与鬼木都早早远离,扬杉还是不动。

    有妖兽前来闻了闻,便嫌弃的走了。

    不是立刻死去的肉,不鲜~

    过了许久,衣衫褴褛满身伤痕的王立才从远处悄悄的走过来,轻声道:“杨老弟?”

    扬杉一个激灵从地上一跃而起,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有些后怕道:“差点死在这里,还真是不能马虎,需要时时警惕。”

    “要不是有人偷袭,咱们绝不会这么狼狈,甚至有生命危险。”王立道,他满脸煞气,咬牙切齿。

    扬杉也冷着脸,将散乱的头发给拢了拢,他脸上有些伤痕与尘土,却为他更添一丝不羁的气质。

    “别让我抓着他,要不然一定让他尝尝被鬼蝠鬼木追杀的滋味!”

    无论是扬杉还是风行何时受过这种气?他又不由得暗骂一声:艹!

    王立倒是没有听见,他叹道:“我们连面都没碰,就算他站在对面我们也认不出来啊。”

    扬杉闻言,更加咬牙切齿,心中又无可奈何:“此人阴险狡诈,上来就偷袭我们,莫非与我等有仇?”

    “不知。”王立摇头。

    二人长吁短叹,正准备远离此处,忽然看见远处丛林晃动,有人影奔袭而来,更有庞大妖兽在身后追击。

    王立正要带着扬杉逃离,忽然听见扬杉低声说:“且慢,你我藏在一旁,看看。”

    话音刚落就见扬杉的气息慢慢消失,随后伏在草丛中,仿佛死了一样。

    王立每次见了都啧啧称奇,也连忙运转隐匿功法,藏在一边。虽然没有扬杉的功效强大,但不仔细勘察,也不容易发现。

    二人都是修炼者,目力惊人,再加上有心算无心,早早的看出在前面奔袭人影身上涂满了鬼蝠粪便与鬼木木屑。

    扬杉恍然大悟,随后对王立道:“他倒有现在光景。王大哥,一会还请出手拦他一拦,让他与妖兽争斗,你我再择机逃跑,寻找精华。”

    “若有机会,擒住他。”

    王立点头,浑身穴窍鼓荡,蕴含磅礴力量,双掌泛白光,隐忍待发。

    那人临近,王立忽的双掌发出,若平地惊雷起,白光闪耀林间,划破了迷雾林的黑暗。

    奔袭之人玩命奔跑,怎么也想不到前方有人埋伏自己。

    他抬掌迎击,仓促应战,力量还没有完全调动起来,就拳掌相撞!

    他竟感觉有排山倒海的力量奔来,咔嚓一声,此人骨头发出声响,倒飞而去。

    这也是开窍的缺点之一,每个穴窍不能圆润如一,调动力量有延迟。

    只有到了归元境界,浑身穴窍归一,元气相融,才能迅速调动,没有延迟。

    那妖兽见前方之人倒飞而来,兽尾一甩,卷起地上落叶,携带爆气声音,狠狠的砸向这人。

    又是一道重击被这人以臂膀硬接,砸向一颗大树。他砸断一颗大树后,凌空一点立在一树下,与王立妖兽,三足鼎立。

    他双手垂下,咧嘴一笑,洁白的牙齿上布满了血沫。

    “咳,四公子可在?何不出来一叙?”他咳嗽一声,对着王立笑道。

    黑漆漆看不见面容的脸庞,露出血牙,倒是有些恐怖。

    妖兽有些懵,铜铃大眼眨巴眨巴,一会看向那人,一会看向王立,不知道这是不是人类的阴谋。

    随后他就看见又一个人类从隐匿处走出,虽然看起来弱小,但谁知道是不是人类伪装?

    人类,狡猾得很,它深有体会。

    妖兽心中已有退意。

    扬杉走出,对那人朗声道:“我与阁下无冤无仇,阁下何以害我?”

    那人左顾而言他:“久闻四公子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今日得见,比之传闻更甚。”

    “不愧是万千少女的梦中常客,第九山的不世之才。”

    “今日见了,死而无憾已!”

    扬杉张张嘴,脸有些微红,此人说的虽是大实话,可偷袭他们在先,却不能不管。

    “多说无益,你已受重伤,前后夹击,逃不了了。”扬杉又对王立点头示意。

    随后扬杉后退三步,不放心,又退三步加三步,让出战场。

    王立见此,心中稍安,准备出手擒住此人,但心中也防备妖兽随时可能发动的攻击。

    刚才的拳掌试探,他已然得知此人的实力弱于他,再加上身受重伤,还不是手到擒来?

    妖兽也有动作,仰天咆哮,林木震荡,无数鸟兽惊慌逃窜,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那人感慨,莫非今日要丧命于此?原本一切都计划的好好的,怎么运气这么衰?

    迷雾林这么大,碰见妖兽不说,又碰见刚刚结下的仇人…

    只是可惜了这木系精华。

    王立脚步放缓,又稍微后撤,警惕妖兽。

    妖兽做攻击状,龇牙咧嘴,腥风阵阵,妖风四起。

    它伏地,四肢强壮有力,倏忽阵风袭来,竟一溜烟跑了!

    “学的真快!”那人叹道:“谁说妖兽傻,那就是真的傻。”

    王立也愣,不知妖兽为何突然跑了。

    扬杉倒是见怪不怪,却也知道想要擒住那人,有些难了。毕竟他在场,王立有些顾忌。还是实力太弱,要他是开窍境,以一敌二不成话下。

    扬杉看向王立,王立摇了摇头。

    刚才有妖兽在旁,还能牵制一二,现在妖兽逃了,倒是不好办。

    投鼠忌器,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扬杉一笑,拱手道:“我与兄台不打不相识,刚才之事,纯属误会,兄台还请自便。”

    那人一愣,眼睛中有大大的疑惑,随后反应过来,深深地看了扬杉一眼,他也想抬臂,却觉疼痛难忍,似乎废了。

    他嘴角抽了抽,错开身后大树,面对着扬杉二人,朗声道:“四公子高义!”

    “刚才多有冒犯,日后相见,定然摆下酒席,自罚三杯,备下厚礼,以赔今日冒犯。”

    他走啊走,倏忽又掉进一沟里,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老弟就这样放过他了?”王立有些不甘心。

    “第九山就这么大,除非他一直在迷雾林,或者前往其他险地,要不然何愁找不到?”

    “不急不急。”

    王立点头,有杨家相助在第九山找个人还是容易的。

    “走吧,鬼木群的精华就不用惦记了。已经被他取走,需要另寻精华了。”

    扬杉转身,王立跟上,叹道:“几日的功夫白费了。”

    扬杉摇头,笑道:“且随我来。刚才逃亡途中,发现一处妙地。”

    王立不解,但也只扬杉并非凡人,曾去过九山塔,见识非凡。

    只是奇怪的是,从来没人听扬杉说过九山塔的话。

    怪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