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记得上一世 > 第四章 咱们一起去爬山
    杨杉一夜未睡,在床边一直静坐,黑暗悄悄的笼罩了过来,将整个‘雕塑’都覆盖。

    十五天的饱腹时间,给了杨杉十六年前所未有的感受,这种感受,荒诞而又真实,给人一种虚假感。

    仿佛这种饱腹感随时都要退去,也果如杨杉所猜测的那样,在十五天的最后一夜,饥饿汹涌澎湃的袭来,要不是他早有准备,兴许就直接饿昏过去了。

    杨杉静坐许久,才将脑海中的记忆给逐渐吸收。

    他又兴奋又恐惧,兴奋自己十六年的饥饿竟有如此大的秘密,恐惧这是天赋还是一种诅咒?

    杨杉脑子乱如麻,像是一团浆糊,良久才从那庞大的记忆中找出一丝头绪来。

    饱腹之后,他的身体机能得到极大的补充,继而发挥他那过目不忘的本领,从灵魂本源中窥探出了上一世的风景。

    他仿佛在短短时间内就经历了一遍人生,似旁观者,也似经历者。

    ……

    他的上一世,风行。

    第八山的天才!

    少年出名!

    任何一个第九山的天才与他相比,就如萤火与皓月,在杨杉现世的记忆中,除却九山殿之外,无一人能与他相比。

    就算是杨家家主杨武,都不行!

    风行有大机遇,大机缘。

    十岁之前,他皮肉骨膜都炼化完毕,正想在家族高手的陪同下前往险境寻找极品五行精华,却有五只仙鹤从天而降,背托极品精华,金木水火土,跪地献宝。

    风家大喜,传扬风家有麒麟子。

    二十多岁,风行就来到归元境。在五大极品精华的作用下,再加上开窍境的神功相助,风行在百寿境愈发精深,最后竟然沉迷于此境。

    风行曾放言:要打破归元百寿限制,将百寿变成千寿!

    他不仅说出来了,还做到了。

    风行功成之日,有许多大能前来围观,超脱归元境的不知凡几,就连九山塔都派下使者,要围观这一壮举。

    九山塔也言:若是风行此举成功,九山塔就会为他敞开大门,解除一些修为限制,破格录用。

    杨杉细细回想,发现九山塔的使者竟是自己十岁时,带自己去九山塔三日的那个人。

    “命运真是荒诞奇妙。”杨杉喃喃自语。

    然天妒英才,风行在第八山之巅,众目睽睽之下,天降神雷,浩瀚雷霆似乎要将整个第八山都笼罩湮灭。

    第八山之下的迷雾海都隐隐震荡。

    风行灰飞烟灭了,以一种豪壮而又悲情的方式离开人世。

    风行的记忆也在此刻消逝,只留下一个念头:我真是傻叉。

    ……

    “确实是一个傻叉。”杨杉心中做出了对上一世的评判。

    当然,自己脑海中多出的记忆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上一世还有待商榷,冥冥之中的感觉却让杨杉不由自主的去相信。

    只一会,杨杉就胡思乱想起来,不在纠结记忆的来龙去脉,反而信以为真。

    对杨杉而言,上一世记忆中对他最有帮助的不过是开窍功法,以及一些修炼隐秘,免得他不知不觉的会走错路。

    “第八山的精华炼化之法也胜过杨家许多,同样的精华,不同的炼化秘诀,所产生的效果也会有差别。”

    “杨家还是太小,底蕴不行啊!”杨杉感慨,倒也没有什么其他想法,只是有感而发罢了。

    不论是风行记忆中第八山的强大修炼者,还是九山塔中那如神如魔的存在,都不是小小的第九山强者多能媲美的。

    这些都距杨杉太遥远,他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炼体镜,评论这些强大存在实在是不自量力,他也就想一想,整个思绪都沉寂下去。

    他静静的躺在床上,犹如一个死人,呼吸极慢,消耗也降到极低。

    杨杉一边仔细翻阅风行的记忆,一边不由自主的想到:若是再有饱腹机遇,会不会觉醒上上一世的记忆?

    还有那个梦。

    自己连灵魂中隔世的记忆都能记起,那个梦又是什么?竟然会被自己忘记。

    夜慢慢的深了,月亮却越来越明亮,悬挂于九山塔上,照遍整个第九山。

    ……

    翌日,他早起狼吞虎咽了几百斤肉才算离了饭桌,与自家父母告别。

    杨家所请的供奉已在外面等着了。

    “王供奉。”杨杉静悄悄的来到王立的身后,笑道。

    那王立闻声明显吓了一跳,随即才扭过头,拍了拍胸膛道:“杨客卿可吓死我了。”

    “我竟然没有发现客卿的到来,不愧是少年天才。”

    杨杉腼腆的一笑,道:“供奉说笑了。”

    二人这才相互拱拱手,并排往山脚迷雾林的方向而去。

    这次二人前来,杨家家主可是花了大代价。

    王立带的东西之中,就有辟谷丸。

    此丸产自第八山,杨家存货也极其稀少,每一颗都能让常人一个月不进食,无论是炼体还是归元,都可服用。

    这常人中,自然不包括杨杉。

    在杨杉体内,这辟谷丸只管半个月,还不是饱腹,而是半饱状态,属实诡异。

    二人一路奔驰而行,直到第二天傍晚才来到平原与迷雾林的交接之处,夜不入林,二人谨慎的没有此刻入林,而是在交接处修整,以求明日达到最佳状态。

    篝火处,王立对杨杉道:“客卿,等明日进入迷雾林中,听我指挥,以免惹到了强大的妖兽,你我身处险境。”

    “我自然晓得。”杨杉笑着点点头:“明日还要多多仰仗王大哥呢。”

    “我也并非贪得无厌之人,若是寻不到极品精华,碰见上品的也是可以的。”

    王立满意的点点头,他就怕这少年客卿热血上头,寻不到极品精华不罢休,耽搁时间不说,就怕在迷雾林中遇见危险,二人殒命于此。

    “王大哥可喜欢爬山?”杨杉抬头望月,忽然问道。

    王立不解其意:“咱们不就是在山上吗?”

    杨杉微微一笑,语气中有些憧憬:“迷雾林,平原,长河,雪峰,九山塔。”

    “五个地方依次往上,长河阻断了一切。雪原更是死地一片。”

    “小弟幼时侥幸登山一次,立于第九山山巅,九山塔之前。”

    “往下俯瞰,万物皆小,唯迷雾海广阔无垠。”

    “在极其遥远的迷雾海之间,更有庞大山体横贯。”

    “隐隐约约,让人看不清楚。”

    杨杉沉默了下来,像是在回忆。

    王立感慨,倒是换了称呼:“杨老弟好机缘,听得让人心潮澎湃,向往之。”

    “哈哈。”杨杉笑道。“到时候。”

    “咱们一起去爬山。”

    “你站在第九山山巅,我给你画画,记录这一切。”

    王立更加向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