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记得上一世 > 第二章 二八芳华笑嫣然
    太阳从迷雾海跃起,不多时就悬挂在第九山之上,立于九山塔尖。

    杨杉看了一眼,啧啧两声,喃喃道:“神通广大,不外如是。”

    太阳要在空中十二个时辰,普照大地,分秒不差,最后换成月亮,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若是哪天太阳不出,月亮不明,那就是阴天了,在杨杉的猜测下,准是九山塔中的人忘了,或者想休息两天。

    第九山渐渐的热闹起来,若有人从杨杉门前经过看见杨杉,也会打声招呼,唤声‘杨爷’或是少爷。

    杨杉一一笑着回应,等到饭香从院子中传来杨杉才慢悠悠的回到院子内,与自家父母吃早饭。

    他现在还是饱着的,但是为了不引人注意,还是吃下了几百斤的妖兽肉,轻松的如同吃饭后甜点,也不知道那肉被自己藏到那里去了。

    杨杉自己都不知道,更遑论是他人?小小肚子,仿佛能纳大乾坤。

    杨母在一边看了,叹气一声道:“小时候还好,这修炼之后饭量是愈加的大了,要不是杨家,咱们怎么养的起?”

    “此话不假啊!”杨父在一边说,言语中颇为感叹:“这个恩不能不记。”

    杨母点点头,看向杨杉又叹道:“杉儿,你也老大不小了,要不你看看杨家的三小姐?你们也算是自幼一起长大,青梅竹马,该早做决定了。”

    杨杉擦了擦嘴,哭笑不得:“妈,我才十六岁。”

    “十六岁也不小了,我和你爹不也是这个年龄成的亲?只是让你先处处,日后的事日后再说。”

    杨杉哑然,连忙起身告辞:“母上,爹,我修炼去了。”

    话音刚落杨杉就退出了院子,消失了踪迹。

    杨母又叹气,指着院子出口,道:“这孩子~”

    ……

    “皮肉骨髓已练,炼体初境算是过关,下一步就是寻找五行精华,淬炼五脏,凝结元气冲穴窍。”

    “只是这五行精华多在险地,寻常人获得困难无比,甚至会殒命在寻找的过程之中。”

    “这几乎是炼体境的分水岭啊!”

    他摇头,就往杨家大院而去,他也改为淬炼五脏考虑了。

    “衫哥。”杨杉刚刚进入杨家大院,就听的有人叫他。

    杨杉扭头看去,却是杨家的三小姐,杨慧云。

    “慧云早啊。”杨杉笑道,却也悄悄的放慢步伐与杨慧云并肩而走。

    杨慧云二八芳华,一袭红裙,那裙红的像火,与她那亮晶晶的眼眸交相呼应,再配上她腰间别的一个长鞭,看起来十分活泼。

    杨慧云眉眼带笑,稍微与杨杉靠的近了些:“衫哥可是来找我父亲的?”

    “嗯。”杨杉点了点头,说:“修炼上有些疑问,想找伯父问问,不敢一意孤行。”

    “修炼之道,确实需要慎思笃行,不可盲目。一步错,步步错,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杨慧云煞有其事的点点头,随后嘴角又勾起一丝笑容,道:“我已快将火之精华融入己身,修为倒也在你之上,算的上是前行者,衫哥要是有些疑问,我也能解答一二。”

    “不敢说有什么深刻的道理,些许浅薄之道也能说清。”

    杨慧云算的上是第九山的天才,

    “那就有劳慧云了。”杨杉也觉在理,就将自己心中的疑惑讲出一些。

    “练五脏,心肝肾肺脾,从何而始?”

    “就近。”杨慧云答道:“先获得那种精华就先从那种精华所对应的脏器开始淬炼。”

    “心主火,肺主金,肝主木,脾主土,肾主水。”

    “但也要注意五行相生之理。”

    “我打一个比方,若是杉哥第一个脏器淬炼的是心。心主火,火生土。那么下一个脏器就要淬炼脾。那么最后一个淬炼的就是肝。”

    “如此五行相生,源源不断,方可诞生元气。万万不可随意淬炼,轻则走火入魔,重则一命呜呼。”

    杨杉心中一紧,连忙将这些记在心中,唯恐到时候忘了。

    当然他也不会忘,杨杉的记忆力十分古怪,就连九山塔都不能消除,能够随意回溯以往经历时光,一丝一毫都不会错误。

    除了那个不知内容的梦被自己给遗忘了。

    二人说说笑笑,杨慧云就带着杨杉来到了杨家家主所在的书房。

    “我就带你到这了,等回去我就要淬炼火之精华,也不知要多少时间才能再见到杉哥。”

    杨杉心中升起古怪之情,连问道:“为何?你刚才不是说淬炼五行精华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只要开个头,行走坐卧都可炼化,无需操心?”

    杨慧云笑而不语,推了推杨杉,随后稍微红着脸跑开了。

    杨杉不解其意,只能敲了敲书房的门,道:“杨杉拜见伯父。”

    在二人前往书房的途中就有人通报杨家家主,因此杨杉的声音刚落,就听见里面有声音传来:“进。”

    杨杉推门而进,便看见杨家家主伏案写字,旁边有一佳人红袖添香。

    “伯父,十八姨。”杨杉拱手叫道。

    杨武将笔放下,抬起头来笑道:“贤侄近来可好啊。”

    “托伯父的福,好的很,吃喝不愁,倒也胖了二斤了。”

    “瞎话。”杨武从案后走上前来,叹道:“你还是这般清瘦,倒是让人看得心疼。”

    “恰好我前几天狩猎到一个开窍大妖,回头便差人送过去。”

    “无功不受禄,如何使得?”杨杉苦笑,连忙推辞。

    “你入杨家六载,杨家的发展你也有目共睹,贤侄要居首功啊!回头便让人送去。”

    “使不得,使不得。”

    “使得,使得。”

    “那好吧,杉只能谨遵伯父之愿了。”

    杨武面色一愣,随后笑道:“那这事就说定了,不知贤侄前来有何要事?”

    “倒是有些修炼上的问题需要伯父解疑。”

    旁边的十八姨太正俏生生的站着,仿佛一枝花。

    可不是一枝花,看模样也大不了杨慧云几岁。

    她道:“院内还有些琐事,妾身就先告辞了。”

    杨武点头,让十八姨太出去,随后便拉着杨杉坐下,笑问:“贤侄尽管道来。”

    其实,杨武所说与杨慧云说的一般无二,只是稍微深入了一点,涉及到了如何炼化,以及炼化后的禁忌。

    “五脏炼化之后有禁忌,而这种禁忌也导致了大多数修炼者都不在这个层次出来走动。”

    “是何禁忌?还请伯父言明。”

    “常言道,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修炼之道亦是如此。”

    “特别是在练五脏期间,一思一动都会干扰炼化效果与质量。”

    “若炼心,需忌喜。”

    “再次期间断断不能出现在自己喜欢的人或者事物面前,要不然就有可能前功尽弃,所有苦工化为乌有,需要重新淬炼。”

    “这也是淬五脏需静修的原因啊。”

    杨杉一怔,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杨慧云刚才对他说的话。

    这小妮子……

    “贤侄,贤侄?”杨武发现杨杉走神,不由叫道。

    “刚刚想起一些事情,伯父继续说。”杨杉脸上浮出歉意,连忙道。

    其实他认真不认真听是一个样,等回到家中随意回溯便能记得一清二楚,只是对别人十分的不礼貌。

    “那我就讲一讲五行精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