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记得上一世 > 第一章 十六年来方知饱
    杨杉能记得从出生之日到现在的所有事情。

    丝毫不差,未有一点忘记,那怕是十六年来做的每一个梦。

    就算有大能出手抹除他三天记忆,他也蒙混过关,其实丝毫未忘。

    然而就在今夜,他忘了自己做的梦。

    黑夜中,似乎空无一物。

    悉悉索索的声音突然传来,杨杉半是清醒半是眯瞪摸索着自己身边的肉干,随后抓起肉干就往自己嘴里塞,可肉干刚到嘴边,杨杉便醒了。

    他的眼睛在黑夜中闪出亮光,瞬间便将屋子里照亮的如白昼,一闪即逝,随后恢复平静。

    杨杉坐起来,手有些颤抖的摸着自己肚子,那肚子圆滚滚的,似乎还能听见茶水晃荡的声音。

    竟然饱了?在梦中不知经历了什么忽然的饱了?这是前所未有的大事。

    他竟然饱了。

    在第九山,凡是与杨杉熟识的人都知道,杨杉天生吃不饱,那怕是睡觉,也在床头放上几十斤随拿随取的肉干,好在半夜饿的时候吃了。

    可现在杨杉感受到了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饱腹感,甚至饱的有些胀痛,那圆滚滚的肚子做不了假。

    杨杉拍了拍肚子,茶水在胃里晃荡的声音是如此美妙,十分悦耳。

    “原来不止饿时会肚子痛,吃的太饱肚子也会痛。”杨杉的皮、肉、骨、髓已经练好一个月,体内隐隐有气生成,将那气搬运到双眼附近,做到夜里视物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他将衣服穿好,也不点蜡,推开房门走到院子中。

    天空之上悬挂一轮明月,那月有些残,似是被人用一块布给遮住了一部分,剩下的月光如水,轻飘飘的洒在了大地上。

    “真是壮观。”杨杉抬头望月,每一次见到月亮他都忘不了小时候在九山塔看到的那一幕。

    摘星捉月,顷刻纳掌心。

    偷天换日,不过谈笑间。

    这个秘密他一直不敢与他人说,只能深深的埋在心中。

    “呼~!”

    他轻轻的吐出一口气,那气翻滚往地上涌去,似有清风袭来,将地上浅浅的尘土卷起,最后又静悄悄的落在院子中,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梦中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将我十六年未曾饱过的肚子给填饱了,似乎是茶或是水?”

    杨杉闭目想要回溯梦境,竟然感觉恍恍惚惚,不知是在现实还是在梦中,十六年从未失手过的天赋,竟然不起作用了。

    “一梦了无痕~”

    杨杉睁开眼,不知道刚才自己做了什么梦,只知梦醒之后自己的肚子前所未有的涨,竟是饱了。

    “或许是无上者梦中赐福?”

    他怅然若失,最后对着院子四处都拜了拜,算是表达自己心中的谢意。

    “不知是那位前辈,让衫十六年终于一偿饱腹滋味,此乃大恩。若日后前辈有需,尽可差遣衫,衫,义不容辞。”

    虽然只是让一个人吃饱,但这对杨杉的意义不亚于让聋子听见,瞎子看见,意义重大。

    那怕日后这种饱腹状态不再存在,杨杉也曾经是一个吃饱过的人了,也算了了此生的一个遗憾。

    杨杉,第九山的一位名人,说不上他修为有多高,但在他这个年纪,也算一个小小的人才了,练了皮肉骨髓,初步凝练了气,下一步就是寻找五行精华,化元气冲穴窍,成为开窍者。

    要知开窍者便是在第九山也是中坚力量,不容小觑。

    但真正让杨杉出名的不是他修为,而是他被九山塔带走过。

    九山塔高高在上俯视一切,是真正的超脱势力,能让九山塔带走,是亿万人中的一份殊荣,整个第九山也只有杨杉一人。

    他在十岁那年,便被九山塔接引而去在里面呆了三天,研究他怎么也吃不饱的体质。

    三天之内他不知吃了多少天材地宝,可依旧吃不饱,让九山塔也不知眉目只能放他回来了。

    他一回来,整个第九山都震动,各大家族蜂拥而至前来他家要聘任他为客卿,给予了很大的好处,就为结一善缘。

    仅仅十岁的杨杉就这样成了香饽饽,最后选了一个杨姓家族,这才平息了第九山的动荡,如此六年已过,杨家也隐隐约约快成为了第九山的第四家族,几乎快要与三大家族并列。

    杨杉现在的居所便是杨家给他建的,让杨杉一家三口居住。

    杨家还想给杨杉安排第四个家人,被杨杉婉拒了。

    他一日三顿不知饱,而且随着修为的增长想要保持他日常活动生存的食物底线也越来越高,说不定哪一天他就饿死了,只能婉拒了杨家家主的三女儿。

    “难啊难。”杨杉又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竟然感觉此时此刻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候。

    “半个月。”

    忽然杨杉福灵心至,心中明悟,自己这个饱腹状态能维持半个月!

    而且半月之后,会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

    这就是一种凭空生出的感觉,没有道理依据,杨杉却深信不疑。

    “真是不可思议,那梦境中我到底经历了什么?要知道就连九山塔也没有抹除掉我的记忆,从出生到现在每时每刻都被我记录下来,现在竟然忘了一个梦?”

    “难道那梦中经历的比九山塔还要可怕?”杨杉心中闪过荒谬的念头,随后又将那念头挥出脑海,实在是难以置信。

    他在九山塔只有三天,可九山塔的强大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脑海之中,只是最后九山塔要抹除他三天的记忆没有成功,被他蒙混过关,但这只不过是一时失误,瑕不掩瑜。

    九山塔的强大,依旧深入人心,至少在杨杉这六年旁敲侧击之下,依旧难以琢磨那些人的修为。

    可以说是如神如魔,无所不能。

    啪!啪!啪!

    杨杉又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回房间休息去了,还有半个月的饱腹状态,不急,不急。

    一夜无话,天边渐亮,杨杉的小院就开始忙碌起来,七七八八的人从外面涌进,蹑手蹑脚,抬着一个低级妖兽尸体,似有几百斤重,要生火做饭准备杨客卿的早餐。

    这种场景延续了六年,几乎每一个人都习以为常了,等饭做好,杨杉出来吃上半个时辰然后去修炼。

    厨师们开始准备午饭,等他们将午饭准备好后,杨杉也会适时的停止修炼。

    如此到晚上他们才休息。

    今日他们正想与往日一样,却看见杨杉早早的醒来。

    “少爷可是饿了?”领头人立马上前问道:“我那里还有几十斤肉干,这就给少爷拿过来。”

    杨杉摆摆手,笑着说:“还不算饿,你照常做就行了,我先起来走走。”

    那领头人应道:“若是饿了,少爷使唤我就是了。”

    杨杉点点头,披着清晨的薄光走出了院子。

    一袭白袍,清瘦的身材与面庞,倒是让杨杉显的有些秀气。

    他在院前站立,举目望去,以他惊人的目力也只是模模糊糊的看到极远处的房子与人群渐渐下沉,最后与迷雾海融为一体,不见了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