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二十三章 唯愿一切安好
    发现了问题的京墨不敢怠慢,出了病房,立刻就去找到了护士长邱霞,把情况向她做了说明。

    邱霞在听了后,非常的重视,仔细回想了一下,她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这些日子收治入院的病人,在精神上面,或多或少都存在有抑郁、惊恐以及低落和惶惶不安等等现象,确实应该要重视心理上的疏导。等下我们开个短会,我来详细交待这个事,让大家加强对病人心理上的疏导,帮助他们建立积极向上的情绪!”

    讲完安排后,邱霞又夸道:“你很不错,以后再有发现或者建议,也要像这次一样,及时通知我。”

    “是。”京墨点头答应道。

    邱霞想了想,觉得不止是在护理上面,要针对病人的情绪进行疏导、引导,在治疗方案上面,最好也能采取一些相应的措施。于是她找到专家组,说明了这个情况。

    专家组的人听取后,同样很重视:“你反应的这个情况很重要,我们确实应该对病人心理上的情况,制定针对性的方案!”紧接着又感叹道:“邱护士长不愧是在一线待了这么多天,经验丰富,及时发现了这个问题。要是等到这个问题出现爆发再作处理,就晚了。”

    对于这个说法,不少专家组成员都很赞同。心理上的问题,在平时看着好像没有什么,但它不仅会影响到治疗,还会越积越多,到最后‘轰’的一下爆炸,造成难以估计的破坏!

    邱霞没有抢功,摇摇头,实话实说:“这个问题不是我发现的,是今天来的医疗救援队里,一个叫做京墨的小姑娘发现的。”

    “京墨?”专家组里很多人都不认识京墨,微微一愣后,念叨起了这个名字。而与京墨同个医院的专家,在听闻了此事后,则是点头道:“原来是京墨发现的?这便没什么好奇怪的了。京墨在我们医院,是出了名的细心、专业。她会注意到这个情况,一点儿不奇怪!”

    专家组的专家们,很快便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讨论,并且与精神科、心理科的医生进行了会诊,请这些专科领域里的专家帮忙出主意,一同制定了心理疏导的方案。

    对于这些事情,京墨并不知晓。她在向邱霞汇报了情况后,终于迎来了一个短暂的间歇期,可以松口气,稍微的休息一下。

    京墨刚坐下,旁边就凑过来一个‘白胖子’。

    穿上了厚厚隔离服的人,身材都变的‘臃肿’了不少,京墨他们在更换隔离服的时候,就给这造型取了个‘白胖子’的绰号,又或者是叫‘大白’,希望能够像动画片里的‘大白’一样,保护大家的安全,守护大家的健康。

    “是京墨吧?”凑过来的同事,用不确定的语气问,听着是雍琴的声音。

    不怪雍琴没有认出京墨,穿上隔离服、戴上护目镜和口罩后,想要认出一个人来很难。虽然在京墨的隔离服上写着有名字,但雍琴凑过来的这个方向,刚好瞧不见这些字,所以才有了这么个试探询问。

    “是我。”京墨扭头看着自己的好朋友,问道:“忙了一上午,感觉怎么样?”

    “一个字:累。”知道身边的人是自己的好朋友后,雍琴打开了话匣子:“一个上午忙下来,我差点儿累虚脱。以前在咱们医院,虽然也忙,却没有这么累。说起来,在到武汉之前,我知道这边的情况很严峻、工作很繁重,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在来了后才知道,之前我的那些判断和猜测,还是定的太低,小瞧了这边的情况……用咱们同队里,一个姐们的话来说,就是‘知道一线难,却没想到竟是难到了这种程度’!”

    “是啊。”京墨点头,对雍琴的这番话很是赞同。在来武汉之前,他们都做出过无数的猜想,也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过这边的情况。可是在真的抵达武汉、抵达第一线后,才知道这里的苦、累以及困难,远比想象中的要多很多!

    这些是只看电视、只看新闻,体会不到的!只有亲眼看到、亲身经历,才知道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是多么的激烈、多么的不容易,完全不亚于一场真正的战争!

    看了眼旁边的刘护士等人,京墨发自肺腑的的说:“我们还是刚来的,像刘姐、邱护士长他们,从疫情刚开始便坚守在第一线。他们吃的苦、吃的累,甚至遭受到的困难,都比我们现在看到、遇到的更大。和他们相比,我们吃的这点儿苦累,都算好的了。”

    “确实如此。”雍琴点头附和,想到自己来之前看到的那些新闻,刘护士和邱护士长他们,能够熬过最初那段缺医少药的时间,真的是很不容易!

    那个时候的他们,是真的拿命在拼!

    当然现在也同样如此,但至少在防护、在方案等等各方面,都要比之前好出许多!

    短暂的沉默过后,雍琴又开了口,突兀的问了一句:“对了,刚才你送餐的时候,有闻到吗?”

    “闻到什么?”京墨愣了一下,被好朋友跳跃的思维,搞的有点懵。

    “饭菜的香味啊。”雍琴说,明显的咽了口口水,“我看了下,菜不错,应该很好吃。”

    “怎么,你饿了?”京墨哑然失笑。

    “忙了一上午、累了一上午,能不饿吗?不仅饿,还很口渴。”雍琴叹了一口气,她本来就是个好吃嘴儿,何况是在这种又累又饿的情况下闻到饭菜香?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就算心不动,胃也动了……但再怎么心动、胃动,也只能忍着、必须得忍着。

    因为这里是隔离区,他们不可能在这里吃饭喝水,必须要离开隔离区,脱掉隔离服才能进行。而那样做,会浪费掉一件隔离服。现在物资虽然比初期有了缓解,却也不能这样浪费。所以在进来隔离区之前,他们就被告知的很清楚,需要忍耐饥饿与口渴,等到轮换下去休息的时候,才能吃喝东西。

    这个过程,可能是六七个小时,也可能是十多个小时……

    相比起来,之前被众人以为是大问题的没法上厕所,到了现在看,却并不是什么问题。

    因为隔离服里又闷又热,再加上工作的繁忙与疲累,他们全都出了一身的大汗,哪儿还有什么尿意?也没有多余的水分化作尿,全都变成汗排出了。

    京墨还好,今天来的时候没穿成人纸尿裤,雍琴怕自己忍不住想上厕所,穿了一件,但这会儿发现没多大用处,还闷热的很难受,想脱也没法脱,只能继续忍下去。

    雍琴摸了摸肚子,叹了口气后,开始嘀嘀咕咕的念叨了起来:“这个时候,要是能有一碗热腾腾的冒菜放在我面前该多好?牛肉、毛肚、再加排骨和香肠,那味道,真的是不摆了。嗯,再来个干碟子蘸着吃。或者是给我一碗担担面、龙抄手、钟水饺、棒棒鸡、燃面、跷脚牛肉、钵钵鸡、板鸭这些也好啊,还有……”

    “你别念了!”京墨看她没完,赶紧打断了她,不让她继续往下念。要不然,不仅雍琴忍不住饿,她也忍不住。摇摇头,无奈的说:“你跑这里来演贯口了?还要不要蒸熊掌蒸鹿茸啊?”

    旁边其他的同事,纷纷附和:“就是!在这个时候报菜名,实在是太可恶了!你这是想要让大家都不好过啊?”

    雍琴缩了缩脖子,有些不好意思,但紧接着又道:“等到疫情结束,欢迎大家到四川玩,到时候,我请你们吃遍这些好吃的。”

    “好啊。”周围武汉的护士,笑着说:“到时候我们也请你们在武汉吃热干面、三鲜豆皮、牛肉豆丝、糊汤粉、鸭脖……”

    旁边另外一个医疗救援队的护士,听到这里,忍不住讲起了一个笑话:“说到鸭脖,我想起了来之前发生的一件事。在我家楼下有家武汉鸭脖,一直说他们卖的是正宗的武汉鸭。等到疫情爆发后,却立马变卦,说他们用的其实是本地鸭子,承认之前一直在撒谎……”

    众人纷纷失笑,但是在笑过之后,却又忍不住叹气。

    因为这个情况,正是说明了大众对于新冠病毒的畏惧和害怕。想要解决这个情况,就必须要让大家看到治愈****的希望!这个重担,正好是落在了他们这帮一线护士,以及袁志等一线医生们的身上!

    担子着实不轻!

    不过来到这里的人,就没有一个是怕困难大、怕担子重的!

    真怕,就不会来了。

    对他们这些医护人员来说,再大的困难,也要迎头而上;再大的担子,也要扛起来!谁让他们穿着白衣,谁让他们立下过医生、护士的誓言呢!

    “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

    “我宣誓:以救死扶伤、防病治病,实行社会主义的人道主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履行护士的天职;我宣誓:以自己的真心、爱心、责任心对待我所护理的每一位病人;我宣誓:我将牢记今天的决心和誓言,接过前辈手中的蜡烛,把毕生经历奉献给护理事业……”

    “徐阿姨应该吃完饭了,我去帮她进行如厕训练。”京墨在片刻休息,恢复了体力后,起身朝着病房走去。

    途中,她忍不住想到了袁志。

    不知道袁志那边的情况又是如何?累不累?忙不忙?他的那个性格,又会不会惹出什么矛盾?

    虽然她和袁志是在同一支医疗救援队,而且还都是支援的同一家医院。但因为分属在不同的病区,各自工作也很繁忙,连见一面的机会都没有。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一面……

    “唯愿你一切安好!”京墨在心中祈祷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