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二十二章 不一样的护理工作(四)
    邱霞耐心听完了这个病人的抱怨,才同样小声的说:“徐阿姨的情况有点特殊,她除了感染****外,还因为脑梗导致了半身不遂,影响到了神经功能,这才经常会对大小便没有感觉,或者是在排便后才能意识到。同样也是因为半身不遂,她无法下床,所以没有办法自行处理这些问题……当然,这也是我们工作上的缺失。之前因为人手不足等原因,我们没能及时过来查看徐阿姨的情况,帮助她完成排便。不过现在我们得到了四川医疗救援队的支援,后面会加强对徐阿姨的照顾和护理,尽量避免你反应的这些情况再次发生,也请你帮我们注意徐阿姨的情况,如果她在我们没来的时候排便了,就及时的通过呼叫器感知我们。至于你说的更换病房,实在没有办法满足。现在我们这里的床位非常紧张,没有一张多余的,只能请你多理解、多体谅了。”

    “这……好吧。”这个病人知道邱霞讲的这些都是实情,并没有敷衍她的意思,虽然感觉有些无奈,却也只能点头答应。

    其实她也知道,现在病房里面的床位很紧张,但还是抱着试试的心态询问。万一正好有个多出来的空床位,她不就能够换过去了吗?其实这个病人已经很不错了,在给邱霞反应情况的时候,还知道要照顾徐阿姨的情绪,没有当着面说这些事,而是拉上帘子、压低声音。

    “谢谢理解。”见她配合,邱霞也松了一口气。

    这个病人紧接着又解释了几句:“其实我也不想给你们添麻烦,更不是对徐阿姨有什么意见,她人还是挺好的……就是有时候吧,徐阿姨拉了自己又没感觉,后面气味散发出来后,实在很臭……如果你们能够加强巡视和护理,减少这些情况的发生,那我没有问题,可以不换病房。”

    邱霞点点头,回应道:“能够理解你的感受,这种情况确实不好受,我在这里也给你道个歉,这是我们考虑不周,是我们工作上的不到位。”

    这个病人闻言,急忙摆手:“没有没有,我没有要怪你们的意思,你们这些天里没日没夜的忙,我们都是看在了眼里的。这个事儿不怪你们,真不怪你们……”

    “谢谢你的理解,以后我们工作上面有什么不到位的地位,也请你们及时指出。”邱霞道,紧接着又问了几句这个病人的情况,便要伸手拉开帘子。

    这个病人见状,急忙小声的说:“护士长,你可别把我刚才讲的那些话,告诉给徐阿姨了啊。”表情还有些尴尬。

    “放心吧,我不会讲的。”邱霞点头,也小声答应。

    虽然这个病人反映的都是实情,可要是讲给了徐阿姨,不仅会对徐阿姨产生心理上的刺激,让她生出自卑、自责之心,从而影响到病情的发展,还会导致病人之间的矛盾产生与升级。

    邱霞又不傻,怎么可能去给徐阿姨讲这些事?她不仅不说,还回头看了眼京墨。

    京墨哪儿会不知道她的意思?轻轻点头,表示自己也不会讲。

    邱霞这才拉开了帘子,对这个病人说:“你好好休息,好好治疗,要对我们有信心,也要对自己有信心,你们一定能够康复出院的。”

    这个病人点头应道:“好的护士长,谢谢你。”

    中间那张病床上的病人,立马朝着这边投来了询问的目光。很显然,她是知道这个病友要做些什么的,只是考虑到徐阿姨就在旁边,才没有出声询问。靠门的病人没有吭声,只是拿起手机,飞快的给这个病友发了条文字信息,把刚才邱霞的承诺向她做了说明。

    住院的这些天里,她们已经加了好友。有时候不方便讲话,就是用的这种方式进行交流。

    中间病床的病人,在看完了病友发来的信息后,抬起头,朝着邱霞和京墨点了点,意思很明白了,显然是在告诉两位,她也同意这个安排。

    邱霞和京墨对视了一眼,没有对此说什么,径直走到了徐阿姨的病床旁,笑吟吟的问:“徐阿姨,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比昨天好一些?”

    “还行吧。”徐阿姨向两人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我给你介绍下,这是京墨,四川医疗救援队的,以后就在咱们这里了……之前查房的时候,你应该见过,但可能印象不深,不过没关系,以后就熟了。”邱霞一边向徐阿姨介绍京墨,一边掀起被子,准备给徐阿姨翻身、拍背、捏腿。

    对于长期卧床,不能自行移动的病人,这一系列的操作非常重要,同样也是非常的有必要。

    它一方面,可以减轻局部组织的压力,预防压疮产生;另外一方面又能促进痰液的排出,保持呼吸道通畅,并且还可以减少其它并发症的发生。

    然而在掀开被子后,邱霞才发现,徐阿姨穿的病员裤已经尿湿了。

    她又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尿了,而且在尿了之后都没有感觉。好在病床上面还铺了一张护垫,才没有把病床尿湿,不过被子上面还是沾了些尿液,好在不多。

    京墨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她没有说话,不动声色的拉上了帘子,准备帮徐阿姨换裤子。

    没有讲话的原因,是怕徐阿姨会感到尴尬和不好意思。许多大小便失禁的病人,在这个事情上面都很敏感,也很脆弱。

    不过,邱霞和京墨虽然没吭声,但她们的这些举动,也足以让徐阿姨明白发生了什么,她表情一僵,随后苦着脸问:“我是尿了,还是拉了?”

    徐阿姨说的是武汉话,京墨有点没听懂,邱霞凑到她耳边,小声的说:“尿了。”然后一边说着没关系,一边飞快的帮着徐阿姨换下湿了的裤子,又帮她擦干了下身沾着的尿液,避免引发湿疹之类的皮肤病。

    京墨也没有闲着,上来帮忙。两人正忙着,却听见徐阿姨忽然低声的抽泣了起来。

    邱霞和京墨都是一愣,手上动作也是一僵,齐齐看向徐阿姨,有些着急的问道:“徐阿姨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京墨更是做好了去叫医生的准备,却听徐阿姨抽泣着说:“我没有不舒服,我只是觉得实在太麻烦你们,也太委屈你们了……这些事情,就算是我的亲儿女,也不见得能够做的像你们这样。”

    邱霞和京墨哑然失笑。

    能够得到病人一声肯定、一句关怀,她们心中暖洋洋的,再累再苦也感觉值了。

    邱霞笑着说:“那你就把我们当作是你的女儿好了,你也别不好意思,更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只要有需要我们做的,就叫我们。”

    京墨连蒙带猜,也懂了徐阿姨的意思,附和道:“是呀徐阿姨,你千万别跟我们客气。”

    徐阿姨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拉着邱霞和京墨的手,流泪的唠叨着:“好闺女啊……你们都是好闺女。”

    在帮着徐阿姨擦干下身,换上了干净的裤子后,又扶着她下了床,用轮椅推着去到厕所,让她尝试排便。

    正因为徐阿姨出现了大小便失禁的情况,所以才需要定时进行排便锻炼,来刺激局部的肌肉和神经,从而让大小便恢复正常。

    这个锻炼与恢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对于病人和陪护人员来说,都是一大考验。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就是因为伺候这种病人,不仅苦累,也很煎熬。

    虽然之前尿湿了裤子,但在锻炼上厕所的过程中,徐阿姨又排了次小便。许多半身不遂的病人,都有如厕次数多的情况。当然,能不能排出,又两说了。邱霞和京墨好一阵鼓励,徐阿姨的情绪也稍微的缓和了一些,但还是感慨道:“真是没有想到,我一把岁数了,还要跟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学习上厕所,哎……”

    邱霞和京墨听她这么说,自然又是一阵安慰,然后把徐阿姨重新扶回到了病床上,给她拍背、揉腿。这样做是为了保持肌肉活性,缓解压疮等问题的产生。等到忙完这些后,邱霞和京墨出了一身汗,都给累的够呛。

    这些活儿,在平时做就很累人,更不要说是在穿上了隔离服的情况下了。

    “你们累坏了吧?”徐阿姨看着邱霞和京墨,目光中充满了心疼,同时还藏着一丝自责。

    这次京墨一下子就听懂了,笑着说:“没有,我们年轻着呢,没那么容易累。”

    邱霞紧跟着道:“徐阿姨,你就别为我们操心了,好好休息,好好治疗,争取早日康复。”

    两人陪着徐阿姨聊了几句,便出了病房。

    回护士站的路上,邱霞对京墨说:“徐阿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对她的护理工作比较繁琐和麻烦,需要一个心细且有不错水平的人负责。我打算把她交给你来照顾,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京墨答应道,一点儿犹豫没有。其实在邱霞叫她过来帮忙时,她便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

    邱霞对京墨的态度很满意,点点头,笑着问了句:“不怕辛苦?”

    京墨也笑了,回答说:“我既然来了这里,就不怕辛苦。”

    这是实话,如果害怕辛苦,也不会报名医疗救援队,在春节期间迎难而上,来到武汉,来到最前线了。

    邱霞深深的看了京墨一眼,没有吭声。

    她没讲话,京墨却想到了一个情况,说道:“徐阿姨的这个情况,除了加强巡视、定时过来帮助她排便外,最好是能再给她用上成人纸尿裤,防止她把大小便拉在床上,影响自己也影响他人。尤其是晚上,如果频繁让徐阿姨起来上厕所,不现实,还会对她的休息和康复造成影响,同病房里其他人,也一样睡不好。”

    邱霞作为护士长,哪里会不清楚这些?叹了口气道:“我们也有考虑过给她用成人纸尿裤,可问题是现在没有这些东西,就连给她垫在床上的护垫,也是别人给的。”

    京墨心说原来如此,嘴上则道:“我们来的时候,带了些成人纸尿裤,我拿些过来给徐阿姨。”

    医疗救援队虽然组建的比较匆忙,但他们这些成员,在出发之前,都有通过各自的关系网,了解武汉这边的情况,知道隔离服一穿就是好几个小时、甚至十个小时以上,期间不能喝水进食,更没有办法上厕所。所以在来的时候,他们都做了不少准备,像成人纸尿裤就是其中一项,雍琴带了不少,京墨也带了一些,正好拿来给徐阿姨用上。

    转眼到了中午,京墨他们给病人发放了午餐。但是劳累了一个上午的护士和医生,却离着吃饭的时间还早的很。

    就在这个时候,京墨收到一个消息:徐阿姨不肯吃饭。

    她急忙赶去徐阿姨所在的病房,果然是看到饭菜放在旁边,一口没吃。她不禁有些诧异和着急,忙问道:“徐阿姨,你怎么不吃午饭?是哪儿不舒服?还是这饭菜有什么问题?”

    徐阿姨见京墨来了,有些不好意思,努力学着普通话的腔调说:“我没有哪儿不舒服,这些饭菜也很好……”

    “那你是为什么不吃呢?”京墨听懂了,追问道。

    徐阿姨支支吾吾不肯说,最后在京墨锲而不舍的追问下,才讲出了不愿意吃饭的原因:“我吃完饭还得上厕所,一不小心还会拉在身上,你们这些护士已经很辛苦了,我不想给你们添麻烦。我少吃一顿不会饿,还能少上厕所,减少给你们添麻烦……放心,我没有事的,你去忙你的吧!”

    徐阿姨故意说的很慢,免得京墨听不懂。而在弄明白了她不肯吃饭的原因后,京墨愕然一愣,心里面是既好笑又好气,同时又有几分感动。因为徐阿姨这么做,本心是在为他们这些护士着想,只是把方法用错了。

    但不管怎么说,徐阿姨有这份心,京墨还是很感动的,受的累受的苦,都觉得值了。

    想了想,京墨劝说道:“徐阿姨,既然你不想给我们添麻烦,那就更应该要吃饱饭才行。因为只有吃饱了饭,才有力气跟病魔作斗争,才能更好的恢复健康。要是因为挨饿,导致病情恶化,又或者是让你的身体出现其它问题,岂不是更给我们添乱添麻烦了吗?”

    “这……”徐阿姨呆住了,她显然是没有考虑这么多。

    同病房里的另外两个病人,也帮着京墨劝说:“徐阿姨,你就好好的吃饭吧,小京护士说得对,只有吃饱了饭,才能更好的战胜病魔!你要真的心疼这些护士,就乖乖听他们的话,好好配合他们,积极治疗,早日康复出院!”

    “这话说得对!”京墨回头,对帮忙劝说的病人点赞。

    在三人的劝说下,徐阿姨终于解开心结,端起饭碗吃了起来。

    “呼……”京墨暗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又解决了一个问题。

    不过这件事情,也让她看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病人的心理需要及时疏导。

    不仅是徐阿姨,还有这里其他感染了新冠病毒的病人,他们除了身体上的疾病外,在精神和心理上面,同样也是受到了刺激与打击的,需要进行疏导和治疗。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势必会在他们心中越积越多,造成更多超出预料的事情发生,影响到正常治疗的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