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二十章 不一样的护理工作(二)
    “京护士、刘护士,你们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吧?”孙尧小心翼翼的问,脑海里面浮现出了一个画面:一群护士排着队拿着针,要拿他的手和屁股练习扎针,没过多久,他就被扎出了无数的针眼儿……想到这些,他的脸色就变的很难看,还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刘护士忍着笑,打趣他道:“你不是说,你不怕疼,还让随便扎的吗?”

    孙尧苦着一张脸道:“我吹个牛,开个玩笑而已,你们不会真当真了吧?再说,就算我不怕疼,被你们拿去当练习道具,也是扛不住的,我毕竟还是肉做的。”

    “你猜我们是不是当真的?”京墨笑着说,她已经给这间病房里的病人采血完毕,把写有名字的采血管放好,准备要和刘护士一起离开。

    “我猜你们肯定是开玩笑的。”孙尧说,虽然因为隔离服、护目镜再加上口罩的层层隔阻,让他看不到京墨和刘护士的表情,但两人话里透着的笑音,让他长松了一口气。

    同病房的病友,打趣他道:“孙尧,你不是老说想要为抗击新冠疫情出份力的吗?怎么轮到上场,却怂了?”

    孙尧苦笑着一摊手,叹息道:“我确实想要为抗击新冠疫情出力,可想着一天里要被扎无数针,就实在受不了啊!我不是怂,也不是夸口讲大话,如果是其它事情让我干,我肯定不犹豫、不推辞……”

    病房里面,顿时响起了阵阵笑声。

    刘护士和京墨也在笑,笑过之后,刘护士说:“行了,不跟你开玩笑,瞧不起谁呢?我们的护士都是个顶个的好,用得着拿你做练习,一天扎你无数针?你想,我们还不乐意呢。”

    病房里,另外一个病人听到这话,点头附和道:“这话说得对,咱们这儿的护士,都是这个——”他竖起了大拇指。

    这些日子里,感染了新冠病毒住进到医院里的病人,亲眼看到、亲身感受到了来自医护人员的关爱与照顾。

    尤其是护士,时刻都在为他们的病情、为他们的生活,操心着、忙碌着。

    许多时候,都已经是凌晨两三点,病人早已经熟睡,可护士们还在悄悄的查房,巡视病人的情况,一旦发现血氧饱和度下降,又或者是有别的危急情况,他们立刻就会采取相应的措施,来缓解病人的病情。

    除了治疗他们身体上的疾病,这群护士还对他们的心理情况格外重视。他们这些病人刚来到医院,刚进到病房的时候,心情都很糟糕。有对新冠病毒的恐惧和害怕,也有对未来的惶恐与担忧。同样是这些年轻的护士,给予了他们开导,缓解了他们心中的恐惧与压力,让他们重新拾起了希望与信心。

    所以在这里的病人心中,刘护士等人都是最好的,是真正的白衣天使!京墨等人,虽然是新来的护士,但他们能够盯着危险,不惧病魔,不远万里来到武汉支援,同样让这些病人很感动也很感激。

    孙尧也竖起了大拇指,赞同的说:“大哥你说的没错,咱们这里的护士,不管是刘护士他们,还是新来的京护士等人,都是这个,必须是这个!”

    刘护士和京墨对视了一眼。

    她们心中很是感动,觉得自己的付出、自己的辛苦、自己冒着的危险,全都值了。

    当然,她们并没有把自己心中所想讲出来,只是笑着感谢了病人们的夸奖,然后京墨还对孙尧说:“看在你这么会说话的份上,下次再给你扎针,我保证一针准。”

    病房里的众人,再一次被逗了,纷纷笑了起来。

    孙尧在这个时候,又说道:“刘护士,你帮我问问医院领导,让我做个志愿者,帮着你们照顾这里其他的病人,怎么样?”

    刘护士显然不是第一次听他提说这个事情了,一点不惊讶:“这个事,等你的病情再好些了,再说吧。”

    刘护士和京墨没有在这间病房久待,还有其它的病房与病人在等着她们。

    临走的时候,刘护士絮絮叨叨的叮嘱:“好好休息,积极治疗……孙尧,你少玩点儿手机。”

    “这话说的,怎么跟我妈一样……”捧着手机的孙尧,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刘护士没有听清。

    孙尧哪儿敢把自己刚刚的抱怨再讲一遍,尬笑着说:“没什么,我说闲着没事……我上了王者就不玩了。”

    刘护士闻言,摇了摇头,叹道:“看来你这手机,是放不下了。”

    “嗯?”孙尧呆了一下,很快反应了过来:“你是说我上不了王者?你太小瞧我了!我玩游戏可是高手……”

    话音未落,就听到他手机里面传出一声惨叫。

    “呵呵,高手?”

    这就很尴尬了……

    孙尧想要辩解,但刘护士和京墨已经出了病房。

    在另外一个病房里,京墨看到了一对母女。小女孩叫吕诗灵,才五岁,长的乖萌可爱,跟一个洋娃娃似的,尤其是那一双大眼睛,非常漂亮。

    她和母亲陈雪,是同时发病,被检查出感染了新冠病毒。刚到医院的时候,吕诗灵高烧不退,还呕吐腹泻,情况很不容乐观。为了能够更好的照顾小姑娘,医院特地将她和她的母亲安排在了同一个病房里。

    经过这几天的治疗,吕诗灵的病情大有好转,体温得到控制,呕吐腹泻等症状也消失,人也有了精神。对于她的这些变化,刘护士等人是看在眼里,高兴在心头。

    看到刘护士和京墨进来,乖巧的吕诗灵先叫了一声:“刘妈妈好。”

    几日下来,吕诗灵已经跟照顾她们的护士熟悉了,管刘护士等年纪较大的叫妈妈,叫另外一些年轻的护士做姐姐。

    然后她又盯着京墨看,好奇地问:“姐姐,你是新来的护士吗?”

    因为有隔离服、护目镜和口罩,吕诗灵看不到京墨的脸,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猜出京墨是新来的护士,而不是以前就在这里的那些‘护士姐姐’、‘护士妈妈’。

    “是呀,姐姐是新来的护士,你可以可以叫我京墨姐姐。你叫吕诗灵是吗?真可爱。”京墨笑着说,又安慰道:“等下姐姐给你采血,可能会有点痛,你要忍住哟。”

    “放心吧姐姐,我很勇敢,不怕痛的。”吕诗灵说,乖萌的小脸蛋儿上面,浮现出了坚毅的表情,逗得京墨和刘护士忍俊不禁,都笑了起来。

    吕诗灵以为她们是在怀疑自己的话,有些急了,忙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很勇敢!”

    刘护士说:“我们相信你,小诗灵最棒了。”京墨也道:“我等着看小诗灵勇敢的表现了。”

    “嗯!”吕诗灵用力的点了点头,小脸蛋儿上面写满了认真。在京墨准备要给她采血的时候,她忽然说道:“姐姐,谢谢你们过来帮助我们。你和刘妈妈,还有其他的护士姐姐、护士妈妈,都是最美的逆行者。”

    京墨一愣,看了眼刘护士。刘护士的眼睛里面,也透着惊讶的目光。

    这话要是从一个成年人口中讲出,还没有什么,可一个五岁的小姑娘这么讲,就让京墨和刘护士在感觉欣慰、骄傲的同时,也充满了好奇。

    刘护士先是夸了吕诗灵几句,然后说:“小诗灵不错呀,还知道逆行者,你从哪儿学到的这个词?”

    “在妈妈手机上看到的。”吕诗灵说。

    陈雪也是一脸惊讶,在听了吕诗灵的话后,方才恍然大悟:“我这几天拿手机看新闻、看视频,她也跟着一块儿看,估计是从那里面学到的。”

    “是妈妈说的这样吗?”京墨问吕诗灵。

    “嗯,是的。”吕诗灵点了点头。

    京墨夸了一句:“小诗灵真厉害。”紧接着又嘱咐道:“不过你以后要少看手机哟,因为你还小,看多了手机的话,会伤到眼睛变成近视的。”

    “我知道了,那我听手机的声音可以吗?”吕诗灵问,小心翼翼的模样,让人既觉得好笑,又感觉很可爱。

    “当然可以。”京墨被逗笑了,紧接着又道:“我要给你采血了,你要忍着痛,让我看到你的勇敢哟。”

    “好的。”吕诗灵点了点头,嘴上说着:“我很勇敢的!”不过在京墨扎针采血的时候,她却把头扭到一边,紧闭着并皱眉,小身子也在微微发抖,明显是在害怕,但却没有挣扎哭闹,跟京墨以前遇到过的、一见到打针就大哭大闹的孩子相比,确实是要勇敢不少,让京墨忍不住夸她:“小诗灵真棒!真的很勇敢……好了,结束了,你可以睁开眼了。”

    “结束了吗?”吕诗灵睁开了眼睛,明显松了口气。

    “痛吗?”京墨一边收拾采血管,一边问。

    “不痛!”吕诗灵摇头,一副小大人的口气。

    不过,自己挨针不怕不哭的小诗灵,在京墨给她妈妈采血的时候,却是眼泪汪汪。等到采血刚一结束,便忍不住‘哇’的哭了出来。

    “怎么了?怎么突然哭了?”京墨被吕诗灵哭的有些措手不及,这还有延迟?也延迟的太久了吧?

    刘护士也很诧异,之前她们给陈雪打针、采血,吕诗灵也会在一旁看着,甚至还鼓励安慰陈雪,怎么今天却是突然就哭了?

    “我看到妈妈扎针,我怕她会痛……呜呜……”小诗灵哭着说,模样儿叫人心疼,可那天真又认真的话,却是让人很感动。

    很显然,她担心这个事情不是一天两天,之前那些天真的安慰与鼓励,也都是因为有这样的担心。

    陈雪感动的抱住吕诗灵,轻拍着她说:“诗灵不哭,妈妈不痛,真的不痛,妈妈和你一样,都是很勇敢的。”

    刘护士和京墨看到这一幕,都很感慨。

    这个小诗灵,真的是太懂事了。

    “女儿真的是贴身小棉袄啊。”京墨小声嘀咕道。

    刘护士打趣道:“怎么,羡慕?等你结婚后,也生一个呗。”随后又叹了口气:“这么懂事的女儿,真的让人羡慕……我家那个兔崽子就不行了,不搞事情出来气我,我就阿弥陀佛烧高香了。”